澳洲亿忆网文化4.5亿美元《救世主》,缘何缺席卢浮宫达·芬奇纪念展?

4.5亿美元《救世主》,缘何缺席卢浮宫达·芬奇纪念展?

2021-04-15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573 分享
被认为是达·芬奇画作的《救世主》以4.5亿美元天价打破了拍卖纪录。但此后,这件作品再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据几位法国官员获得的一份有关《救世主》真伪的机密报告显示,早在2018年,沙特王储就已秘密将《救世主》运抵卢浮宫。法国卢浮宫筹备了10年,在2019年秋推出“达·芬奇逝世500周年纪念展”,但展览拉开大幕,最受关注的作品之一《救世主》(又名《萨尔瓦多·芒迪》,Salvator Mundi),却不见踪影。

2017年,《救世主》以4.503亿美元的价格成交,打破了拍卖纪录。但此后,这件作品再未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部分学者认为,卢浮宫得出结论认为这幅画并非达·芬奇作品,买主(据报道是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但他从未承认过)是否由于担心受到公众审视而拒绝展览?这个观点激发了书籍、纪录片、艺术八卦专栏的写作者,甚至还提议推出一部百老汇音乐剧讲述这件作品的故事。

存在争议的《救世主》一组法国科学家,采用了目前可获得的最先进的技术,对画布进行了为期一周的检查。在尚未公开的报告中,他们以更科学而权威的方式宣布,这幅画似乎出自达·芬奇之手。

《救世主》细节,画作出现在佳士得拍卖前的预展中一些怀疑论者认为,沙特人从未真正想将这幅画纳入卢浮宫的展览,而是想在未来沙特文旅计划中挖掘其商业潜力。但这个想法很快被推翻,因为现任和前任法国文化官员都表示,如果把沙特人刚刚获得的“奖杯”放在世界最著名的画作旁,他们是乐意的。但法国人却认为与《蒙娜丽莎》并排的要求不合理,也不可行,因此拒绝公开对作品真实性的正面评价,除非沙特人允许《救世主》在展览中由卢浮宫主导。

《救世主》细节“坦率地说,我认为所有这些杂念都会随着时间蒸发。”英国剑桥菲茨威廉博物馆(Fitzwilliam Museum)馆长卢克·西森(Luke Syson,2011年伦敦国家美术馆举行的《达·芬奇:米兰教廷画家》策展人,画作《救世主》首次展出)说,“应该就作品论作品,让公众可以通过作品自己感受。”

《救世主》也登上了全球新闻的头条,后来这件作品的匿名买家是沙特阿拉伯王储,还是另有其人的讨论,又给这件作品添上了传奇的一笔。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巴德王子为其代标人如今,对于这件作品的争论再次烽烟四起。上周,一部新上映的法国纪录片“待售救世主”试图拨开其中谜团。在影片中,法国马克龙政府的高级官员断言,科学分析表明,尽管这件作品确实来自达·芬奇工作室,但达·芬奇本人只做了有限的贡献。片中两位匿名的法国政府官员称,沙特王储不会把这幅画借给法国展览,因为卢浮宫拒绝将这幅画完全归于达·芬奇。

卢浮宫博物馆馆长让·卢克·马丁内斯,他在一份未公开的鉴定报告中写道,《救世主》是列奥纳多的作品,归沙特文化部所有。法方称,虽然卢浮宫非常希望将《救世主》列入达·芬奇纪念展览中,甚至计划《救世主》作为画册封面。但沙特方面坚持要将《救世主》与《蒙娜丽莎》结为一体,这一要求无法满足。因为《蒙娜丽莎》特殊安保措施,使这幅画难以从位于德农馆(Denon)的拱形众国厅(Salle des ?tats)中央的特殊展墙上移开,而专为《蒙娜丽莎》设计的、普鲁士蓝的独立展墙上,再并排挂一件作品的需求难以达成。

卢浮宫拱形众国厅(Salle des ?tats)中央的特殊展墙上的《蒙娜丽莎》。为此,时任法国文化大臣弗兰克·里斯特(Franck Riester)进行数周的调解,并提出《救世主》在开幕热潮过后,再接近《蒙娜丽莎》。

2019年10月24日,游客们来到卢浮宫观赏《蒙娜丽莎》。据介绍,展览期间每天都有3万人经过挂有这幅达·芬奇画作的展厅。《救世主》的代标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的朋友

巴德王子(后被任命为沙特阿拉伯文化部长)到访巴黎时,法国文化大臣兼卢浮宫馆长还为其进行了私人游览,试图说服出借这件作品。但对于法方的描述,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拒绝置评。

《救世主》细节最终,在展览正式对外发布之前,删除了展览目录中有关《救世主》的部分,所有相关研究报告也均不对外公布。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浩然文史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留学移民培训类赞助商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