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在文物中跨越千年“寻找夜郎”:重构秦汉帝国的边疆

在文物中跨越千年“寻找夜郎”:重构秦汉帝国的边疆

2021-01-25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799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寻找夜郎》展览序厅

用于套头葬的饰虎铜釜 战国末期至西汉前期 赫章夜郎故地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区,西汉末期,汉成帝河平年间,夜郎王兴造反,被牂牁太守陈立剿灭,夜郎国亡。夜郎作为国家在西汉以后不复存在,但其族群及文化并未就此消失。

牛头形铜带钩 战国至西汉 威宁中水7号墓出土贵州境内分布着呈南北走向高耸挺拔的乌蒙山,位处乌蒙山东缘的赫章可乐遗址,最独特的是发现了目前国内仅见于可乐土著墓的“套头葬”。展览中展示了用于套头套脚的铜釜,盖脸、垫手的铜洗等套头葬器具。

展厅场景威宁中水遗址则位处乌蒙山西缘,有“多人二次合葬”的独特葬俗,墓内多陪葬青铜器、陶器等,部分陶器带有各种刻划符号。

铜柄铁剑的剑柄部 战国晚期 赫章可乐25号墓出土在汉王朝的开发下,夜郎地区的青铜文化面貌发生了变化,汉文化系统青铜器广泛流行,青铜容器以及铜车马、摇钱树等模型明器数量明显增加。

“武阳传舍比二”铁炉 东汉 赫章可乐58号墓出土魏晋以降,因中原管控式微,汉族移民也主动与当地族群融合,地方族群文化回归复兴,崇尚装饰和铜鼓重器的风尚在夜郎故地重新流行。今天夜郎故地上生活的少数民族,仍以装饰繁多为尚,其服饰各具特点,染布、刺绣等制作技法高超,加以白铜、银饰等装点,形成多彩贵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贵州的许多少数民族迄今仍自称夜郎竹王后裔,推崇“竹王传说”。

展厅场景一个展览最重要的是主题。在构思主题的过程中,主题的产生、主题与科研、主题与结构、主题与展品、主题与博物馆、主题与观众等六组问题是比较重要的。为贴近观众观展需求,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在“汉代诸侯王系列展”中对展览的衍生进行了不同维度的尝试。以“寻找夜郎”为例,博物馆在展览宣传上抓住观众对“夜郎自大”这一成语的好奇心,从汉语词源入手,除传统媒体渠道外,还着重依托新媒体平台,在开展当天进行专场讲座直播及专家导赏直播,更在开展之后定时安排特展讲解直播,既适应当前抗疫形势需要,也更好地提升了博物馆工作人员的业务水平。此外,为配合展览宣传,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接连推出“寻味贵州”、“云手工”等互动活动,从美食、服饰等方面对展览进行延伸解读,在丰富展览的同时也实现了和公众的良性互动。

玛瑙、琥珀、料串珠 南北朝 平坝出土“寻找夜郎”作为西汉南越王博物馆推出的原创临时展览,实现了第一次整体推出夜郎考古文化,也是充分通过广州这一国际化大都市平台,宣介贵州夜郎文化的重要举措。秦汉时期,“岭南百越”与“西南夷”在经过中央王朝的军事及政治手段后最终被纳入帝国的版图,同属边缘地区,比起中原腹地的诸侯国,夜郎国所代表的“西南夷”与南越国有着更为千丝万缕的联系。秦汉帝国的南疆不仅存在于史籍文献的记载中,也在考古出土的遗址和文物中展现出了更为纷繁复杂的面貌。基于此,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在临时展览工作中提出“序列性”的概念,不断深化展览,以期更好地解读及展示秦汉时期“中心”与“边缘”的多个立面。接下来,西汉南越王博物馆还将继续举办诸侯王系列临时展览,实现以展览为纽带推动区域文化研究,为探索新的历史条件下博物馆所承担的社会功能作出有益的尝试。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