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马孟龙:寻找失落的汉代灵州县

马孟龙:寻找失落的汉代灵州县

2021-01-25 来源:澎湃-思想 阅读数 628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中国历史地图集》对汉代灵州县方位的标绘我从2010年开始关注一份汉代出土文献—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秩律》。这是一份抄写在竹简上的法律文献,上世纪80年代出土于湖北省荆州市张家山247号汉墓。什么是《秩律》?简单地说,这是一份记录汉朝各级官员工资级别的文书。这份文书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把汉朝管辖的所有县名抄写下来,用于标识各县长官的工资级别。当时官员工资以“某某石”的形式标注,前面提到的二千石级别官员,就表明这个官员的年薪是二千石粮食。当时这种工资级别叫“禄秩”,《秩律》因此得名。

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秩律》今宁夏灵武市在先秦时代并不在华夏文明地域范围,一直是西北游牧民族活动的地区。秦始皇统一华夏后,对外开疆拓土,于公元前214年派大将蒙恬从游牧民族匈奴手中夺取了河套地区,才将今灵武市纳入秦朝版图。可惜好景不长,秦始皇死后,中原大乱。匈奴冒顿单于趁乱又把河套地区夺回去了。司马迁在《史记》里明确地讲,西汉初年汉朝与匈奴以“故塞”为界。这个“故塞”就是秦始皇出兵河套前,秦国跟匈奴的边界,也就是战国末年秦昭襄王修建的长城。至于河套地区纳入汉朝版图,要等到汉武帝时期了。吕后初年,汉朝根本控制不到今宁夏灵武市,怎么会管辖“灵州”?

《中国文物地图集·甘肃分册》标绘的环县南部文物遗址分布(图中蓝色图标为汉代“方渠县故城”)2019年初夏,实地踏寻汉代灵州县的机会来了。

考察团一行在庆阳市博物馆参观(从左至右:邓小南、李孝聪、李零、庆阳市博物馆馆长、我)6月20日,考察团一行在对庆阳老城进行简单参观后,即驱车前往环县。车队在庆城县文物工作人员引领下,沿着211国道向环县行驶。在途径马岭镇时,考察团下车参观马岭遗址。不过遗憾的是,这个曾经作为西汉北地郡郡治的县城,已经看不到汉唐遗存,仅残留有一段明代城墙。考察团成员李零先生不无遗憾地感叹,“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

考察团一行在庆城县马岭镇考察明代城墙遗迹在马岭镇,我们与前来接应的环县博物馆沈浩注先生会合,随后与陪同考察的庆城县文物部门工作人员告别,正式踏入环县境内。车队一行径直奔赴此次考察的重点—刘旗古城遗址。

刘旗古城俯瞰照片(左侧为环江,下方为合道川)听到这个解释,未免让人感到遗憾。明清时期的地方志多由当地乡绅牵头编撰,很多方志的质量很成问题,牵强附会的情况非常多见。仅仅根据地方志判定古城时代是不够的,还应该更多尊重考古调查的结论。显然,刘旗古城不是一座汉代古城,更不可能是汉代的灵州县。

李零先生释读瓦当文字(瓦当下方为李建刚先生)李零老师当场作出一个释文初稿,“永建五年,汉德泽弗□,北地县灵州,夷狄族,戎伐休”。考察结束后,我又请南京大学程少轩先生根据拍摄照片辨识瓦当文字,他在李零老师释文的基础上,把瓦当文字修订为“永建五年,汉德隆兴,复北地,县灵州,夷狄族,戎伐休”。

“永建五年”瓦当随着瓦当文字的成功释读,这块瓦当的“身世”也逐渐明晰。它把我们又拉回到两千年前那个血雨腥风的时代。元初三年(公元116年),东汉朝廷终于攻占丁奚城,北地郡境内反叛的羌人部落也陆续平定。朝廷恢复了对北地郡的控制,但是经历了十年的战乱,北地郡已经非常残破,朝廷并未将关中平原的北地郡官民迁回北地郡故地。永建元年(公元126年),凉州羌乱终于平定,但朝廷大臣们都认为,凉州诸郡在二十年的战乱中遭到严重破坏,已经没有恢复的必要。刚刚即位的汉顺帝对恢复凉州诸郡也缺乏信心。眼看凉州诸郡的放弃已成事实,尚书仆射虞诩于永建四年上书汉顺帝,力陈凉州诸郡对东汉边防的重要性。虞诩的上书终于促使汉顺帝下定决心,于是下诏恢复凉州诸郡,命令迁居关中平原的官民返回故地。

考察团成员考察曲子镇残存南古城城墙考察团回到车上后,成员刘未先生在微信群里分享了上世纪60年代卫星拍摄的环江河谷照片。从照片可以清晰地看到,当时依然完整的曲子镇古城形制。遗憾的是,这两座古城并未标绘于《中国文物地图集》,也未在任何文物资料公布,只是在《中国文物地图集》有一段“曲子遗址”的简要介绍。若不是“永建五年”瓦当的意外发现,两座古城将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1969年美国Corona卫星拍摄的曲子镇

曲子镇残存古城遗迹及瓦当发现地点示意图(北城为明代古城,南城为汉代古城)“永建五年”瓦当以及曲子镇古城遗址的意外发现,可以说是考察团此次环县之行的最大收获。于我而言,它们验证了我之前对于汉代灵州县地处今环县曲子镇境内的判断。在考察团离开环县的路上,刘未先生开玩笑地对我说,“我们本来没有打算来环县,你提出要来环县。一到环县就有人抱着一块瓦当现身,验证了你文章的观点。是不是你事先跟环县当地人串通好了,给我们设了一个局?”此话一出,立刻引爆了车里的气氛,大家笑声一片。我之前当然对环县当地情况全然不知。但谁又能说,这不是上天为了酬劳我们这些苦苦追索古代城邑的学者,而设下的一个局呢?

沈浩注先生发来的环县牧区照片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澎湃-思想,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