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外资来华证券投资大增93%!外汇局最新披露,跨境双向证券投资更加活跃

外资来华证券投资大增93%!外汇局最新披露,跨境双向证券投资更加活跃

2021-01-22 来源:手机和讯网 阅读数 609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图源:国新网(焦非 摄)

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市场愈发成熟。

1月22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外汇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介绍2020年我国外汇收支情况,并就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值对国际收支的影响、去年跨境资金流动性形势和外资投资境内金融资产情况等作出回应。

王春英表示,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经济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冲击,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剧。但是中国的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市场的运行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表现出了“韧性增强、更趋成熟”的总体特征。观察结果显示,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值,对国际收支的影响在正常范围内,没有改变我国经常账户保持合理顺差的格局,没有改变我国跨境资本流动有进有出、总体均衡的局面。

去年外资持续流入我国证券市场投资备受市场关注,但实际上,境内资金对外证券投资规模亦有明显增长,相关数据显示,境内居民投资港股热情较高。外汇局数据显示,从国际收支平衡表来看,7-11月各类外国来华投资净流入2700多亿美元,国内各类对外投资3400多亿美元。从主要项目来看,首先是跨境双向直接投资平稳增长,延续了小幅顺差,7-11月顺差是400多亿美元。其次是双向证券投资更加活跃,7-11月双向证券投资顺差700多亿美元。其中,外国来华证券投资比2019年增长了93%,主要是外资增持境内债券;境内对外证券投资也表现出了比较高的增长,增长幅度是40%。

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值对国际收支有何影响?

2020年以来,随着国内外宏观环境和市场情绪的变化,人民币汇率波动增强,年初有所升值,关于汇率升值不利于我国出口、对跨境资金流动产生不利影响等声音再起。对此,王春英回应,观察结果显示,人民币汇率阶段性升值,对国际收支的影响在正常范围内。

一方面,汇率阶段性升值没有改变我国经常账户保持合理顺差的格局。去年第三季度的顺差规模922亿美元,与GDP的比达到了2.4%,预计四季度大概还维持在相近的水平。所以,近期人民币回升并没有影响到国际收支相对良好的发展势头。

从微观个体来看,人民币汇率升值对企业进口、对外投资和个人用汇来说是有一定好处的。部分出口企业对人民币升值的感受可能会强一些,但不同的企业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异,很多企业表现出了比较强的适应能力和应对能力。具体来看,当前中国还在弥补全球的产出缺口,有一些出口产品涉及到原材料和半成品进口,人民币汇率升值影响在企业内部可以部分对冲。有一部分外贸企业进行了套期保值,可以规避汇率风险。出口企业中有一部分是以人民币或者欧元等非美货币做结算,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对这类企业的影响是有限的。

另一方面,汇率阶段性升值没有改变我国跨境资本流动有进有出、总体均衡的局面。从国际收支平衡表来看,7-11月各类外国来华投资净流入2700多亿美元,国内各类对外投资3400多亿美元。

王春英还表示,从汇率弹性看,2020年人民币对美元的一年期历史波动率是4.2%(通常可以通过历史波动率来看汇率弹性),同期欧元和日元的历史波动率是8%,英镑是11%,和其他的主要货币相比,人民币保持了基本稳定。2020年人民币弹性4.2%与2019年比提高了0.4个百分点,与欧元、日元、英镑这些主要货币相比,人民币还是保持了相对稳定,像巴西雷亚尔波动率是21%。

“无论是从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情况来看,还是从国际收支基本平衡的格局来看,我们可以发现一个事实:当前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均衡区间,既不会只升不贬,也不会只贬不升,这也是主要货币的共同特征。”王春英称。

此外,从外汇市场的交易情况看,人民币汇率的阶段性升值并未扰动外汇市场理性有序交易,市场主体预期基本稳定。王春英称,2020年,从境内外远期以及期权市场来看,人民币汇率预期总体稳定。远期外汇市场价格比即期贬值,基本符合利率平价。这说明市场主体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是趋于中性,没有形成一致性的单边预期。从外汇期权市场看,衡量市场预期的风险逆转指标保持基本稳定。

“市场主体保持了’逢高结汇和逢低购汇’的理性交易模式。”王春英称,从上下半年的结汇率和购汇率来看,变化也是比较平稳的。结汇意愿下半年比上半年下降1个百分点,购汇意愿上升1.5个百分点。可以看到,我国外汇市场的成熟度明显提升,市场预期更加理性,外汇交易既没有单边的买入,也没有单边的卖出。

去年下半年来跨境双向证券投资更加活跃

随着近年来我国深化金融业对外开放,加之疫情冲击全球下,人民币资产的避险属性凸显,去年以来,外资持续流入增持人民币资产。外汇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从国际收支平衡表来看,7-11月各类外国来华投资净流入2700多亿美元。其中,外国来华证券投资比2019年增长了93%,主要是外资增持境内债券。2020年外资净增持境内债券规模1861亿美元,年末余额达到5122亿美元。

“中国中长期经济发展前景良好,这是外资青睐境内债券市场的主要原因。”王春英称,在疫情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基本面率先实现了修复,货币政策保持了稳健,我国债券的收益率在全球主要国家中表现相对突出,人民币资产在全球范围内表现出一定的避险资产属性,这都是吸引外资进入境内债券市场的最主要因素。前属于外资增配建仓期,所以会看到外资流入多一些,未来会进入到稳定发展期。

对于外资持续流入我国债券市场是否会带来安全风险一事。王春英认为,王春英表示,一方面,境外央行等稳健型投资者是持有境内债券的主力。2020年全年境外央行类的投资者净持境内债券是471亿美元,近五年平均值是411亿美元。从存量看,到去年底,境外央行类的投资者持有境内债券余额2637亿美元,占比51%。所以,稳健型的投资者占比是过半的。

另一方面,外资投资表现出追求稳定收益的特征。境外投资者追求稳定的固定收益,以购买低风险债券为主。去年外资净增持我国国债936亿美元,年末余额是2910亿美元;净增持境内银行债783亿美元,到去年底的余额是1846亿美元,二者存量的合计占外资持有我国债券总量的93%。

王春英强调,中国金融市场持续对外开放,债券市场仍然是相对稳定的外资投资渠道,全球投资者也需要配置人民币资产。从风险和发展角度来说,外汇局会继续加强监测,持续开展结构化分析,提早对跨境资金流动作出预判和政策准备。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双向证券投资更加活跃,7-11月双向证券投资顺差700多亿美元。这其中除了有外资大规模流入外,境内资金对外证券投资也显著增长。王春英表示,我们对外证券投资表现出了比较高的增长,增长幅度是40%,境内居民投资港股热情较高。

可见,近期市场关注的南下资金大规模涌入港股市场的此轮行情,实则早在去年就已开始。

我国继续深化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步伐不会停。王春英透露,今年将继续推进资本项目双向开放。比如,开展跨国公司本外币一体化资金池试点,继续推进QDLP、QFLP试点,扩大QDLP试点范围。完善QDLP投资报告制度,健全常态化QDII额度发放。另外,持续推进外债登记管理改革,完善境外机构在境内发行股票、债券资金管理。

“总的来看,一个更有韧性、更加成熟的外汇市场已经渐渐形成,未来外汇市场将进一步巩固和呈现总体平衡、双向波动的特征。”王春英称,从国际环境来看,今年全球经济有望稳步复苏,但不稳定不确定性的因素依然较多,疫情冲击导致的衍生风险也不容忽视,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可能还会存在,可能会加大中国外汇市场的波动。在这种情形下,外汇局将坚持底线思维,强化对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市场双向监测以及风险评估,改进和完善与更高水平的开放相适应的外汇管理体制和机制,切实维护国际收支平衡和外汇市场平稳运行。

来源:券商中国

*以上内容转载自手机和讯网,千龙迁徙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Quan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