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文化张幼仪晚年,被侄女问爱不爱徐志摩,张幼仪的回答尽显人生大格局

张幼仪晚年,被侄女问爱不爱徐志摩,张幼仪的回答尽显人生大格局

2020-12-03 来源:历史李老师 阅读数 770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张幼仪,徐志摩原配,他是一位坚强的女子,有着“民国第一弃妇”之称。1922年有身孕的张幼仪远赴英伦寻找丈夫,换来的却是徐志摩的一句话,“你愿不愿意做徐家的媳妇,而不做徐志摩的太太?”

深感失望后,张幼仪去了德国柏林寻找哥哥张嘉森。在德国医院生下次子彼得不久,徐志摩再次出现,他带着一纸离婚协议书,没有看次子一眼。那一刻,张幼仪绝望了,她含泪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祸不单行,不久彼得夭折了。张幼仪无比痛苦,多年后她说:“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找到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成长。我的人生大概可以一分为二,去德国前与去德国后。去德国后,遭遇了人生最沉重的创痛,与丈夫离婚,心爱的儿子死在他乡,那是人生最黑暗的时光,一切都跌倒了谷底。所以,不再害怕!”

张幼仪决定彻底改变自己,她拼命读书学习,很快那个“传统”形象不见了。从德国回国后,张幼仪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当时这家银行亏损严重。张幼仪在借助家族的人脉,以及过人的金融风险管理能力,使得这家银行很快扭亏为盈。

张幼仪遭到丈夫抛弃,应该痛恨徐志摩,可她却是最爱徐志摩的人。侄女张邦梅不止一次地问张幼仪:“你爱过徐志摩吗?”起初张幼仪一直没有回答,最后一次她缓缓回答道:

“你总问我爱不爱徐志摩。你晓得,我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对这个问题很迷惑,因为每个人总是告诉我,我为徐志摩做了那么多,我一定是爱他的。可是,我没办法说什么叫爱,我也没跟人说过‘我爱你’。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的家人可称为‘爱’的话,那我大概爱他吧。在他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

很多人看到张幼仪这番话后,被她的格局所折服。张幼仪终于活成了自己的样子,她终于不再唯唯诺诺,终于成为另一个层次的女人。徐志摩失事时,徐家不允许陆小曼参加葬礼。张幼仪如同一位忠贞的妻子,一手操办了葬礼,这让徐家大为感动。

其实徐志摩父亲徐申如一直把张幼仪看作媳妇,而张幼仪离婚后也将公婆送终。自从1922年和徐志摩离婚后,张幼仪独居很多年,直到1953年在香港遇到了医生苏纪之。两人相处几年后,苏纪之向张幼仪求婚。

张幼仪虽喜欢苏纪之,可她还是写信远在美国的儿子徐积锴意见。徐积锴接到家书后回信,“母孀居守节,逾三十年,生我抚我,鞠我育我。综母生平,殊少欢愉,母职已尽,母心宜慰,谁慰母氏?谁伴母氏?母如得人,儿请父事。”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历史李老师,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