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亿忆专访】这个澳洲大头老外,凭什么从华人圈“出圈”成了网红?

【亿忆专访】这个澳洲大头老外,凭什么从华人圈“出圈”成了网红?

2020-12-02 来源:亿忆网 阅读数 5833 分享
除了早年论坛上的网文作者,人们记忆中的网络红人,无论是博客时代的芙蓉姐姐、网络小胖;还是微博时代的凤姐、王思聪……大多是靠着标新立异甚至哗众取宠而出位的。



对那些与社交流媒体较远的人来说,“网红”这个词好像从诞生之初就带着一点负面味道。

当我问大头,你怎么理解“网红”这个词的时候,我一时忘了他其实并不是一个以中文为母语的人。



大头是谁


在小红书上搜索“悉尼大头老外”,一张搞笑又精神的澳洲脸就蹦了出来。他是51岁的Steven Greig,一个土生土长的澳大利亚人。然而,粉丝们亲切地称呼他“大头”。


大头最早的几个视频发布于2020年1月中旬,那时国内疫情刚刚开始,谁也不知道世界接下来将会面对的局面。大头和妻子Mei听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选择足不出户,外出吃饭成了他们不能实现的奢望。

就在这时,大头“品尝自己亲手做的家常豆腐”的视频火了。

有人留言说:会说中国话的老外很多,但是能把中国菜做好的外国人可不多。

会说汉语的大头以前经常给悉尼本地的活动做双语主持,在悉尼华人圈早已小有名气。但那是大头第一次得到远在中国的网友的称赞。

他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辐射向远方。

大头从此持续上传自己做饭的视频。他那颗光秃秃的大脑袋、爽朗的笑声、和发音并不标准却表达地道的中文,让处在疫情隔离中的国人找到了一丝慰藉。

“到现在我还会回去看年初的时候大家给我的留言。他们说,大头啊我今天特别抑郁,听到很多不好的消息,但是我一看到你,我就变得开心了一点,觉得生活还是有希望的。”

这些回复让他十分动容。那时他想,武汉人民太苦了,我要录一些好玩的东西让他们在家里乐一乐。

大头上传视频的频率更密集了,账号里的内容很快就丰富起来。

不到4个月,账号有了10万粉丝。如今这个数字是14万,累计40万个点赞。

大头和妻子都没想到,当初一个无心之举会给原本毫无交集的人们带去深远的影响,也彻底改变了他们自己的生活。

为什么没有在别的社交平台上开账号呢?我问。

大头的妻子Mei坦诚地说:“因为我不会用其他的平台呀。也有很多平台邀请过我们,但顾及很多平台就太费精力了……小红书可以传5分钟的视频,比较简单。我们原本就是想找个简单好用的平台当成存视频的地方,没想到会突然火起来。”

和其他平台上买粉的情况不同,大头在小红书上的14万中文网络世界粉丝全是真情实意被大头的幽默真诚吸引来的。为了不辜负这些在疫情期间信任他的朋友们,大头拒绝了找来的很多商业邀请,也拒绝了平台给他买粉的提议。

“我最讨厌虚假的东西。大家喜欢我,就因为我表现出真实的一面,不能辜负他们。”

大头记得在最艰难的时刻给他留言的网友们。

有人说:等世界疫情情况都好了,我们就来悉尼找你玩!

有人说:我从来不做饭的,可看着你做饭就突然有了自己也做一做的冲动。

还有看了大头做草莓酱视频的妈妈留言说,我从来没有给我5岁的儿子做过这样的小零食。每天和他的互动就是他回家盯着他做功课或者带他去朋友家玩。这是第一次,我俩看着你的视频一起做了草莓酱。从那以后儿子每天都吵着要吃一点,我才发现原来儿子对制作食物居然很有兴趣。谢谢你的视频 ,让我发现了儿子的兴趣。

留言最后还附上了儿子和草莓酱的照片。

也是这款草莓酱,有人做好了以后在家门口摆小摊做邻里售卖,起名“大头草莓酱”。

于是,大头干脆把他的做饭频道正式命名为“大头欢乐厨房”。


“最重要的就是欢乐。”

向湖水投掷了欢乐,他当然也想看到水面回应他的涟漪。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影响这么多陌生人的生活,没想过我会和那么遥远的人产生关联。我喜欢听他们给我反馈。我和网友们的快乐是相互的,我让他们开心了,他们也让我开心。”

大头的粉丝年龄段横跨老少中,有全家老小一起看大头的,俨然把大头当成了家庭一份子。粉丝的地理分布也很平均,一二三四线城市和海外城市,哪里的人都有。

网络的神奇就在这里,身在悉尼的大头,与八千公里之外的中国人们,每天都保持着密切的交流。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晚上睡前最后一件事——”大头夫妻俩异口同声,“回复粉丝留言。”

大头从来没把这些粉丝当成普通网友,而是他重要的朋友。朋友的意见、感想、疑问都是不能无视的,一定要好好答复。

“有时候我在公司上班,Mei就发信息问我,粉丝问做披萨的芝士怎么买,粉丝问面要怎么和,我回复了Mei,Mei再赶紧发到网上回复大家。”

Mei说:“大头总是考虑食物制作的便利度。”

“我教大家做吃的,必须是中国朋友在家里就能做得出的东西。食材一定要方便购买,厨具也不能太西式了。有些西餐需要的调料在中国很难买到,我就不做那些食物的视频。做视频不是为我方便,而是为了看视频的大家方便。我做的东西,都是我妈妈和姥姥曾经在家里给我做过的。”

亲民,大众,家常,这些都是大头在粉丝心中的印象。

正是这些粉丝,让大头不知不觉地成了一个“网红”。



网红又是什么


数据显示,中文网络世界里有5亿人是网红的粉丝。

我问大头,你对“网红”这个词是怎么理解的?

“网络上的红人,对不对,KOL嘛……”

大头第一次被人这么问,一边想一边回答。

妻子Mei在旁边补充:“起初我挺不喜欢’网红’这个词的,听起来很轻浮,有些贬义,很多人跟我说’你家大头是网红啦’,我心情都特复杂,哈哈,不知道怎么说。”

网络世界中的大量“红人”的确容易让人对这个词产生偏见。就好像所有依靠网络走红的人,一定都是哗众取宠的,一定都是浮躁没有内涵的。

然而追根溯源,与“网红”对应的英文词“influencer”,直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影响别人的人”。

大头如今就是一个影响着无数陌生人的人,我问大头,你觉得自己有什么特质能成为这样的人?

大头摸着自己的光头笑道:“我脸皮厚,爱嘚瑟呗。”


大头非常自信,不怕出丑,热爱自嘲。年轻时他在西安留学,和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乐队。队里两个美国人,两个中国人,加他这个澳洲主唱,五个人在钟楼饭店里唱摇滚,谈不上有多专业,就是图个痛快。乐队还小火了一把。

“我嘛,从小到大都爱在人多的地方表现,从不怯场。”

Mei也笑,说,“何止不怯场,别人笑话他,他还乐。好多人说大头丑,他就特别不在乎,还喜欢拿这个事儿自嘲。”

大头在旁边哈哈大笑,说:“哎,我镜头里是挺丑的,但其实我现实生活中看着还行,不太丑。”

曾经,一个在北京的朋友见到了大头的儿子惊讶地说,天啊,你孩子的头这么小,你的脑袋这么大,你俩就叫大头爸爸和小头儿子吧。

“大头”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中文里经常说傻大头、冤大头,很多中国朋友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让我换一个,但我不介意,我就觉得大头挺可爱,说我傻没关系,开心就好了。”

大头代表公司去中国开会,个人的介绍词赫然写着“大头”两个字。当时的市场总监赶来跟他确认这个称呼要不要改。大头乐呵呵地说,这就是我嘛,我就是大头,头大脸皮还厚。

当然,要成为一个influncer,只有“脸皮厚”可不够,还得足够拼。

要让网上的人记住自己,必须保持高密度的内容输出,这对于还有全职工作的人来说实属不易。

大头一周要做2-3个视频。他在跨国公司做主管,每天早上8点去公司上班,晚上7点半才回到家。不工作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视频的选题,还要回复粉丝的流言。

甚至有粉丝说,大头是小红书上唯一一个几乎回复所有粉丝留言的博主。

这种忙碌让大头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我必须要尊重这些喜欢我的人,才能赢得他们对我的尊重。全靠大家的留言和反馈,我也想及时回馈大家。一想到这件事是有意义的,就有力气坚持下去了。”



他身后的那个人


大头的车牌号是520MEI,这串告白一般的号码令人过目难忘。Mei总是收到朋友的信息,说大头今天开车经过了xx路被看到了。

大头笑着说自己根本不能做坏事,去哪都会被发现,马上就会有人告状。
说着不能做坏事的大头,脸上掩饰不住自己对Mei的深情。

Mei在传统的中国家庭长大,打击教育让她成长为好强和理智的人。大头则刚好相反,他在典型澳式家庭的鼓励和爱护中长大,乐观天真。夫妻俩形成了性格上的互补。

Mei的本科专业是英文,大头则是中文;Mei的职业是老师,大头的爸爸是老师,自己也师从教育学,两个人又有很多不谋而合的缘分。

Mei曾在哈工大工作,特别享受在讲台上给学生传道授业解惑的感觉。来到澳洲后,她不能再做老师了,偶尔还会感到怀念和惋惜。然而大头的意外走红让Mei仿佛又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人能够影响别人,真的是很特别的感受和经历,是很宝贵的、可以让人快乐的成就感。”

大头在小红书上的14万粉丝都不知道Mei的存在。

他们也不知道,网页上所有的大头视频都是由Mei拍摄、剪辑和上传的。夫妻俩会一起商量本周拍摄的视频主题、拍摄内容,甚至帮大头在工作时间回复网友的,也是Mei。

“你有嘚瑟的资本,你就去。我在后面支持你。大家只要喜欢你就好了,不需要知道我。”

Mei乐于做大头背后的支持者。有些重要的事,虽然Mei不能再做了,但大头可以做下去,他可以继续传递她的热爱和希望。

“我认为上帝把他留在我身边,一定是有原因的。”

Mei提到的是2013年的事,那一年大头差点死掉。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在中国人看来是大凶之日。当时大头44岁,小中风(TIA)住院。医生要求立刻执行脑搭桥手术。Mei紧张地询问可否等到周五再做。医生告诉她,如果不立刻手术,大头随时有生命危险。

那个早上,大头临进手术室时躺在床上,抓住一直哭的Mei的手,说,自己活到现在没有一点遗憾。

“我虽然还不到50岁,但我已经做了比很多100岁的人还多很多的事。谢谢你这么多年陪着我。如果我今天出不来,也不要为我哭。你要相信,我会回来的,你想着我就会见到我。”

7个小时的手术结束后,大头幸运地活了下来。这场疾病完全改变了夫妻俩对待生命的态度。康复后的大头更加珍惜生命,做事只求不留遗憾。他觉得活着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一定要去做有意义的事。

对Mei来说,世上能有大头陪在她身边,比什么都重要。

“4已经是我俩的幸运数字了。”她笑道。

大头会在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急切地想要分享快乐,也是因为这次经历。

死神没有带走大头,却留下了一道印记。在央视的《汉语桥》录制现场,大头一身黑衣,光头上有道现眼的刀疤。主持人蒋昌建总玩笑地问他,“老大,你怎么看?”

小红书上的粉丝们也注意到这道疤痕,说如果大头不是黑帮大佬,怎么会“光头配刀疤”。

还有人因为看了电视剧《完美关系》,发现大头就是和佟丽娅对戏的光头老外,好奇地问他身为厨师怎么会去演戏,头上的疤是不是做饭留下的伤痕。

大头每次都笑哈哈地含混称是。

“大头生病的事儿,让我对生命有了更深的理解。世界上的worry太多了,看到他让很多人快乐的时候,我特别骄傲特别欣慰。”Mei说。

做完手术第一年,大头受邀去主持歌剧院的春晚。大头看着主持词,抬头就全忘了——他的脑部受损严重,记忆力锐减。

大头从此开始了练习脑部肌肉的艰难恢复期。

两年后,歌剧院的大型活动再次邀请他担任主持人。主持词有中文和英文,参加活动的都是名人。大头决定接受挑战,顶着巨大的压力展现出了最大的自信。


一场严肃的中文活动被大头变得活泼生动。在座观众都惊艳于这场妙趣横生的庆典。

“那次活动一做完,我就相信我已经完全好了。以前的大头回来了!”



被他影响的那些人


虽然大头在小红书上教人做饭,可大头并不是专业厨师。

“有的是比他厉害的厨师,他也绝对不是西餐做得最好的,但只有他在教做饭的时候,给我们带来了快乐,”Mei说,“我欣赏他的生活态度和生活观。不仅是我,连我在中国的家人也被他影响了。”

Mei的父亲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大家长,一生没有进过厨房。Mei的姐夫也是心无旁骛的事业型男性。两人前后来到澳洲探望Mei,都被大头的生活热情折服了。

大头带着大家一起进入了一种热情质朴的生活氛围中。两个男人每天看着大头亲自去超市挑选食材、和Mei一起讨论餐点的主题、唱着歌烹饪、早上上班前一定亲手做好早餐送到Mei的床头。

Mei的父亲一回国,立刻给母亲下厨掌勺,有生以来第一次亲手做了一顿饭。虽然做得并不好吃,母亲这样取笑着,却还是感动地吃完了。姐夫也从超市门在哪都不知道的人,成了超市采购达人,。他们发现了以前没有注意到的乐趣——真正的生活快乐就藏在无数个细节里。

大头的粉丝留言说:“我老公自从看了大头的视频,就开始亲自下厨房了,还专门给孩子做亲子餐,大头太有感染力了!”

132万人观看,4.8万个收藏,一想到仅仅一个大头做披萨的视频就能影响如此多的人,Mei感到无比欣慰。

我问大头,他是如何练就有这样乐观的性格的。

大头激动地说:“因为我的姥姥。”

他像中国北方人一样,把母亲的妈妈称作姥姥,听起来朴实又亲切。

姥姥绝对称得上是“做饭大师”,而儿时的大头就被姥姥放在厨房的台面上,大头就坐在那儿看她做饭。等大头长大一些,姥姥就让他动手帮忙。大头因此学到了各种家常菜的做法。到了周末,两人还把丰盛的饭菜装在盒子里,带去教堂分享给陌生人。

Sharing is caring,那是姥姥教给大头的第一课。

童年的记忆让大头喜欢友善互助的氛围。

“以前澳洲每户人家的阳台都在门前。我的家人就会坐在阳台上,和路人打招呼。大家彼此都认识,是朋友。如今每户人家的院子都在房子后面,只有熟人能进来玩。我想把以前那种陌生人之间互相尊敬又友爱的感觉找回来……”

姥姥教给大头的第二课,是“Worry about something when you REALLY got something to worry about.” 姥姥的意思是,不要杞人忧天,要活在当下。

相比起大头的豁达,妻子Mei现在偶尔还会做关于高考的噩梦。大头理解这种状态,说中国人因为工作和学习的压力长期活在非常紧张的状态中。而澳洲这种大大咧咧的“lay back”,其实也隐藏着他们对生活细节的爱。

“生活上的小细节,就是情趣,就是爱的具象化。这种爱是真实的,是我们平凡人的每一天。”Mei说。


谈到中澳两国最近有些“剑拔弩张”的关系,大头和Mei都无奈地摇头。

“我们是一个小家庭,但同时又是个国际大家庭。有时我想,我们需要站在更高的位置来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我们想要让大家看到实实在在的人的生活。”

这也是大头一直在小红书上发布生活视频的原因。他热爱澳洲,也热爱中国。他希望能尽自己的力量来融合中西文化,解除误解。

“中澳关系是政府关系,我们作为个人,完全不被这些影响,我们有属于个体的关系。”

大头一直记得当初参加汉语故事大赛时,颁奖结束后一群中国小朋友涌到他身边表达对他的喜爱。

大家抱在一起合影,大头那时就知道,小朋友们喜欢他,并不是因为他是汉语说得最好的澳洲人,而是因为他把快乐传递到了孩子们的心里。

爱与快乐是人类最高级的情感,当大头传递快乐的时候,那份快乐是纯粹的,是跨越国界的。

大头说,如果成为“网红”意味着他能用这种快乐影响更多的人、意味着他能帮助两国之间更多的人消除误解、意味着他能在网上展现最真实的爱——

“那我就做网红。而且要一直做下去。”


-END-



责任编辑:Danica

*以上内容为亿忆网独家采编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广大网友踊跃提供新闻素材,请联系亿忆君 ( 微信号: yeeyijun_au )

热门评论

  • 举报 JaoLai 2020-12-02 19:28:18

    干,网红是celebrities...

    • 举报TopandHill2020-12-02 19:40:52

      兄弟,大头母语是英文

    • 举报亿忆网友27.32.2452020-12-03 13:28:19

      最流行的说法就是social media influencer

  • 举报 亿忆网友_1592795360 2020-12-03 12:53:37

    因为他用的是华为

  • 举报 亿忆网友149.167.6 2020-12-03 12:44:22

    我也关注大头了呢 跟他学了几个西餐 不错 没想到成名了

  • 举报 亿忆网友115.187.1 2020-12-03 17:49:09

    这个名称或许很恰当。因为,老外的脑袋相对小。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