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时尚我不完美,但请你闭嘴

我不完美,但请你闭嘴

2020-11-27 来源:洞见 阅读数 650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你有多久没听过别人真心对自己说一句“你很美”了?

这个世界大多数人,不会直接说“你很丑”,他们善于拐弯抹角地羞辱。

同学起的绰号,旁人眼中的鄙夷,社会对女性的审美……凡此种种,就像是魔咒,不断地攻击着女孩们的自信。

这个世界不断要求女还要有:

巴掌脸,九头身,筷子腿,白幼瘦,有胸有屁股。

在被灌输的容貌焦虑下,很多女孩逐渐变成了失去自我的怪物。

《听见她说》这部女性独白剧里的女主,就是这样一个人。

当她对着镜子说“我觉得自己很丑”时,赵薇也忍不住哭了。

塌鼻子,薄嘴唇,过宽的眼距,还有最要命的头发稀疏。

所以她无比羡慕隔壁邻居家小姐姐有一头浓密的秀发,而她,只能带假发遮丑。

她花大量的时间照镜子,化妆,将自己原有的样子通通藏起来。

浓妆,假发,滤镜,美颜,像陷入魔怔。

自拍一拍就是几百张,最后才精心挑选出三张照片发朋友圈。

一个月以前,她参加了同学聚会。

这是她毕业多年来,第一次去参加。

为了这个聚会,她花了整整三个小时打扮自己,终于把原来的自己,打扮成亮眼的模样。

同学们接连不断地夸她貌美肤好,女同学的羡慕嫉妒,男同学的眼神暧昧,让她沉醉其中。

她觉得自己是一个胜利者。

后来,她喝醉了,差点摔倒,当年的暗恋对象关心地问她:

“要不要送你回家?”

他越是温柔,她越是愤怒。

她忘不了,当年就是这个人,给她取了个羞辱的绰号——打狗棍,让她被羞辱了三年。

所以她抓到了“报仇”的机会,反唇相讥:

“你考虑过植发吗?”

大仇得报。

可是,一回到家看到镜子前的自己,她就慌了。

因为她的双眼皮贴已经掉在眼角,假发也后移了。

她不断回想,不断问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问题?

想起聚会的时候,似乎有人窃窃私语,她觉得,那些人当时一定发现了她的伪装和丑陋。

懊恼,羞耻,委屈,愤怒……所有的负面情绪瞬间涌向她,几乎要把她杀死。

为了一劳永逸,她去整容医院咨询整容项目。

割双眼皮,开眼角,垫山根,丰唇,垫额头,垫下巴。

似乎只有做完这些,她才能和美挂钩。

导致她焦虑的原因,其实来自于这个病态的社会。

他们用各式各样的框架,企图将每一个女性都打磨成同一个模样。

每个人本身的美,统统都被抹杀了。

就像影片中的她知道自己四肢细长,五官清秀,平直的肩膀,穿衬衫很好看。

但是,没有社会给她呈现真实美的机会。

对女性外貌的傲慢与偏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深植我们的文化土壤。

“女人就得要化妆!”

“女人必须穿高跟鞋!”

没有这些,女人就不是女人,而是怪物。

生活真人秀《你怎么这么好看》,就用一整套刻板的社会准则,限定女性的美。

一个女博士,在德国留学多年,沉迷学术,生活朴素。

聪慧,独立,自信,大方。

可是,节目中,只用三个标签代表她:

“没有口红,没有化过妆,没有高跟鞋。”

三句话,直接把女博士原有的美好大气通通抹去。

改造团里,有人也因为这三句话,直接下定义:

“是男的。”

对于女博士,他们只看她有没有化妆,脸上的毛孔粗不粗大。

而且,到女博士家后,他们除了对女博士生活上的全盘否定,再无其他。

当谈到化妆,女博士表示自己连一支口红都没有时,吴昕震惊地瞪大眼睛,仿佛这是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吴昕不停地问:

“那你用口红吗?”

“知道什么是气垫吗?”

“BB霜总该有吧?”

吴昕的咄咄逼人,让女博士只能礼貌又无奈地摇头。

吴昕再次惊恐地瞪大眼睛,好像站在面前的,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来自外星的乡巴佬。

为了证明自己的审美是正确的,吴昕丝毫不顾女博士的抗拒,不听女博士的诉求,软硬兼施地给她抹口红。

涂上口红后,女博士并不觉得好看,只觉得像是吃了麻辣锅的样子。

女博士的不认可,吴昕急了,反唇相讥:

“你去吃一个试试,你看你能不能吃出这样的?”

女博士拿着镜子端详时,眼里没有任何的惊喜和期待,反而不以为然。

事后的采访里,吴昕对于女博士的抗拒很鄙夷。

“妆发齐全是什么概念,妆发齐全可是大改造,要两个小时起跳的。”

脸上的不屑,言语间的嘲讽,都在用自己对美的定义,去定义别人。

对于女博士不穿高跟鞋,改造团直接就用“没有女人味”做结论。

“没有女人味怎么行?来试下高跟鞋吧!”

昆凌也在旁边说:

“穿上高跟,你整个人就对了。”

高跟鞋等于女人味?

没有化妆,没有高跟鞋,就不配做女人?

对女性美的定义,不应该这么浅薄。

一个丈夫也给妻子报名,报名理由是:

自从有小孩后,妻子就变了,不化妆,穿衣丑。

他拿出妻子怀孕前后的对比照,不是心疼妻子为家庭的牺牲和付出,而是嫌弃她不打扮自己。

丝毫没有想过,他们家是四胞胎,妻子光是照顾孩子的时间,就已经长达15小时。

加上睡觉洗澡,哪里有多余的时间去打扮自己。

试问,谁不想轻轻松松,漂漂亮亮?

还有一期,韩火火去看女孩衣柜,发现里面有两条洛丽塔的裙子,他笑了。

不是因为发现女孩也爱美那种会心一笑,而是带着嘲讽的窃笑。

他还直接拿着两条洛丽塔裙子走到大家面前:

“我没有看错吧?”

其他人的哄堂大笑,就像是一碰冷水,直接泼到女孩身上。

他们的一言一行,无疑是在告诉她:

“你丑得配不上这条裙子。”

他们对不符合他们审美的人,进行一场霸凌。

把他们对美的狭隘理解,强行灌输给他人。

这个社会,存在太多这样的人。

他们把“颜值就是价值”贯彻到底,将女性的价值固定化在一张脸上,让美的标准越来越单一。

也让越来越多的女性被绑架,被迫陷入无休止的焦虑和自卑。

离开社会对美的种种定义,女性就真的不美了吗?

美国摄影师艾尔希娅?康宁汉曾拍摄了一组照片。

照片里的女性全部素颜出镜。

有人脸上的皮肤有小颗粒,

有人脸上有大大的眼袋,

有人脸上不仅有深深的黑眼圈,还有许多雀斑,

有人没有高挺的鼻梁,

如果按照流行的审美准则去看,她们几乎没办法和美沾边。

但我觉得她们就是美的。

总是有人抵抗外貌上的缺陷,但正是那些缺陷,才成就了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美。

前段时间,金鸡论坛首秀,演员咏梅说了一段我很欣赏的话:

“我的图能不能尽量不修,如果非修的话,能不能别把我的皱纹都给修平了,那可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

她接受自己的缺陷,就是在接受自己的美丽。

与其沉浸在包装过的美丽之中,不如接受未经雕琢的真实。

就是影片《丑女也有春天》里的比安卡,为了迎合别人的审美,摆脱丑小鸭的标签,她逼迫自己成为别人定义的模样。

可是那都不是她自己了。

为了摆脱这种扭曲的生活,她决定重新接受自己原本的模样,并重新定义自己的美。

因为, 美的存在,不是为了迎合谁,也不是为了符合大众审美。

而是,勇敢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坦然地接受自己身上美的和丑的。

时尚博主bamboo说:

每个女生都该去好好认识一下自己,发现喜欢自己的那些部分,让它们发光发亮,
而不是竭尽所能去追求自己基因里不存在的却被大众定义成‘美’的东西,
然后在求而不得的纠结里平凡一生。

真正的美,绝对不是把自己变成另一个人,而是让自己身上也有闪闪发光的地方。

点个赞吧,打破外貌焦虑,要相信自己,你一直很美。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洞见,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