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汽车有赞八年:未来版图日渐清晰背后“活着”成时下核心命题

有赞八年:未来版图日渐清晰背后“活着”成时下核心命题

2020-11-27 来源:手机和讯网 阅读数 1018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编者按:有赞“敢为引领者”的八周年发布会上,有赞CEO白鸦透露,2020年前三季度,有赞服务商家的交易额已达723亿元,2020年全年交易额将破千亿,由此不难看出有赞的成长与进步。与此同时,白鸦表示,目前有赞已打通微信、QQ、百度等流量平台,将从私域经济、生态布局等维度发力,将帮助商家“把生意做到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这也彰显了有赞的使命与内核。但就目前来看,帮助商家是未来的远景与使命,眼下,“活下去”才是有赞核心命题。

成本居高不下、亏损持续 有赞需找寻长久之计

白鸦及有赞相关负责人在发布会中提到,交易额高速增长的同时,有赞的生态布局也已逐渐完善。除了结盟多平台,有赞还在不断扩展开发者、服务商的“朋友圈”,为商家提供更完善的产品体系和成长生态,有赞将从“独木”走向“森林”。

但比起战略布局来说,如何解决亏损,一直是有赞绕不过的问题。

据统计,2017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有赞营收分别为1.74亿元、6.00亿元、11.71亿元、13.07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42.25%、245.17%、95.21%、58.40%,虽近两年以来营收增速有所下滑,但增长比例仍算强劲。

据悉,有赞目前主要营收来源为SaaS业务及延伸服务,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有赞SaaS及延伸服务营收分别为3.13亿元、7.44亿元、9.25亿元,占当期营收比分别为52.17%、63.54%、70.78%,呈现着结构越发单一趋势。

不过营收增长的同时,有赞却难以脱离亏损的困境。2017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有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94亿元、-4.41亿元、-5.92亿元、-1.79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51.10%、-370.25%、-34.21%、34.36%,呈现净利润增长不稳定态势。

而究其亏损原因,或许与有赞居高不下的成本有关。同期,有赞销售成本分别为1.52亿元、3.97亿元、5.63亿元、5.18亿元;行政开支分别为1.34亿元、1.94亿元、2.37亿元、1.83亿元;其他支出分别为0.18亿元、4.42亿元、4.77亿元、3.51亿元。

现金流方面,截至2020年上半年,有赞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的期末余额为18.49亿元。而根据上文提到,有赞2020年前三季度仅销售成本、行政开支、其他支出就累计高达10.52亿元,换言之,有赞需要不断提升帐上资金以作开销补充。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有赞负债总额分别为1.47亿元、27.99亿元、66亿元、62.64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1.49%、41.88%、62.86%、55.67%,呈现着不断拔升态势,虽2020年上半年有所下降,但负债率仍高于50%。

但向好的是,同期,有赞毛利润分别为0.22亿元、2.02亿元、6.08亿元、7.88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82%、827.56%、200.21%、132.37%;毛利率分别为12.56%、33.75%、51.90%、60.33%。换言之,有赞的盈利能力正不断提升。

B端商户流失较多、C端业务尚未成熟 有赞将走向何方?

2020年Q3财报发布当天,有赞CEO白鸦曾发布内部邮件称,未来有赞将不断丰富完整产品和服务,从一个SaaS为主的解决方案公司,到运营数据的智能商业服务公司。由此不难看出有赞积极求变的想法。但就目前来看,这条路仍布满荆棘。

首先是自身定位方面,有赞自身工具类产品的定位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其亏损。据了解,有赞的SaaS业务更多给予商家技术支持,赚取服务费用,这直接导致了有赞营收来源的局限性。

此外,有赞依托于微信等社交生态起家,其业务主要借助微信等平台开展。换言之,有赞实际采用的是“去中心化”式的商业模式,这决定了有赞对于社交平台有较大的依赖性。若微信不予以哟有赞流量及入口支持,有赞的业务将大打折扣。且腾讯目前已上线“微信小商店”等产品,这也会导致有赞的竞争加剧,或许难以得以此前的资源倾斜。

值得一提的是,有赞目前的商家流失率仍处于较高状态,2018年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量为58981家,2019年新增付费商家54702家,2019年存量付费商家为82343家,流失31340家,流失率达53.1%。截至2020年9月30日,有赞的存量付费商家数为97875家,2020年前三季度新增付费商家数为45328家,流失29796家。

上月底,工信部公布2020年第五批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有赞旗下C端业务“有赞精选”因违规收集个人信息与App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而遭通报。随后,“有赞精选”因未按照要求完成整改,工信部于11月10日对其进行下架处理。

遭到下架只是表象,更深层次是有赞直面C端产品的不成熟,而其面向B端的业务也长期处于增收不增利的亏损状态之中。如何爬出泥潭,寻找新的增量,已成为有赞掌门人白鸦目前最重要的命题。

在此之下,有赞意欲从直播带货和增加流量入口进行布局,寻找新的增长点。首先是直播带货,2020年4月,酷狗直播与有赞合作,推出“吃援湖北,为鄂下单”为主题的湖北公益直播带货专场。6月,有赞收购电商播购物平台爱逛,正式涉足直播电商板块。

其次是寻找新的入口与合作方。9月,有赞先后与支付宝小程序和QQ小程序达成合作,帮助线下商家接入新平台;10月有赞接入小红书,有赞将支持旗下有赞美业店铺接入小红书企业号。对此,有业内人士称,有赞与小红书的合作意在打开本地生活的大门,实现“种草+引流”的变现模式。

但目前市场中,不论是直播带货、本地生活还是SaaS行业,市场竞争都较为激烈,各平台都相继构造从技术扶持、流量入口到变现的完整商业链条。在此之下,有赞无疑面临着较大的挑战。虽说成功上市让有赞有了一定的“输血来源”,但只有展现出核心竞争力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现阶段,白鸦或许亟需交出一份有赞的盈利时间表以证明自己。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手机和讯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