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回应关于中国公民“外国干预行为”一事

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回应关于中国公民“外国干预行为”一事

2021-03-16 来源:Emma_Zhang 阅读数 10万+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综合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亿忆网立场


3月16日更新:

11:30更新:

ABC News中文频道对莫里森的采访中,莫里森表示他对此知情,且并不同意AISO的猜测。

WechatIMG594.jpeg

问:近日,澳媒报道有中国公民在澳参与了构成“外国干预行为”的活动,并称其与中国领事馆存在合作关系。请问总领事馆对此有何看法?

 答:我们注意到了澳媒有关报道。总领事馆发言人已于1月4日作出表态,对此前相关报道澄清了事实真相,阐明了中方立场。总领事馆与当地志愿者机构就中国公民领事保护协助工作进行合作合法合规,光明正大,有力开拓了当地中国公民获取救助信息的渠道,受到广泛好评。

今后,总领事馆将一如既往依法依规与当地志愿机构开展合作,继续通过志愿机构了解中国公民在当地遭遇山洪、暴雨、火灾等自然灾害以及其他突发性公共安全事件时需要帮助的情况,继续为国内家属寻找当地失联人员与当地志愿者机构牵线搭桥,继续不遗余力为中国公民提供更高质量的领事保护和协助服务。

同时,总领事馆鼓励遭到恶意攻击、诋毁和抹黑的中国公民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总领事馆将履职尽责,继续为中国公民提供必要领事保护和协助。

我们再次重申,中国政府历来奉行不干涉内政原则。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干涉任何国家的内政,我们也不接受任何对中国的无端指责。

3月12日更新:

abc.png

    据ABC中文报道,联邦法院的文件显示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ASIO)去年将中国商人刘辉峰(英文名字:Haha Liu)视为国家安全风险的原因。

ASIO做出决定后,刘辉峰面临被驱逐出境。刘辉峰对这一驱逐令提出异议,对ASIO和移民局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

法院文件显示,ASIO发现中国公民刘辉峰“曾参与构成‘外国干预行为’的活动,以及存在参与该活动的危险”。

刘辉峰向法院提交申请说,ASIO称发现他从事了未指明的“外国干预行为”,并在他为中国政府官员所做的工作和关系上撒谎。

刘先生对ASIO的调查结果提出质疑,称自己被剥夺了公正的程序,无法证实按照澳大利亚法律他的行为如何构成“外国干预行为”。他还声他声称一名官方翻译在他的签证被吊销两天后进行的ASIO安全评估面谈中犯了“重大错误”。

刘辉峰是自由党的捐赠人,但是自由党与他保持了距离。

刘辉峰多年来与助理财政部长迈克尔·苏卡(Michael Sukkar)和联邦后座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建立了联系。

刘辉峰是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Australian Emergency Assistance Association Incorporated,AEAAI)的会长。

该协会颇具人气,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向其超过5.5万名微信会员宣传自己是一个基层社区平台。该会会员主要是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华人。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曾得到廖婵娥的公开鼓励,她曾帮助刘辉峰与维州警察局建立联系,而且根据刘辉峰的说法,在与国会议员和商业领袖的活动中廖婵娥为他做过翻译。

助理国库部长苏卡曾邀请刘辉峰到国会大厦与他同桌参加2017年的政府财政预算晚宴。苏卡在2016年至2018年的一系列只有特定人士才能参加的活动中与他合影留念、拥抱和喝酒。


1月20日更新:

20210120174640.jpg?x-oss-process=image/format,png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20210120173652.png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1月8日更新

16:37更新:

就ABC news日前的新闻报道,前互援会会长刘先生在澳大利亚你紧急互援会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文回应。

以下为声明全文:

On 4 January 2021, the ABC News Media as well as Sydney Morning Herald presented astory regarding my Visa refusal in September of last year. The story was airedon television as well as both online and printed media with follow on storiesby other media outlets.

2021年1月4日,ABCNews 和SydneyMorning Herald 发布了关于去年9月份我签证拒签一事的报道。这些报道也同时在电视、网络和其他书面媒体平台上出现和转载。

I am now making a statement based on the way the story was unfairly portrayed inmy name but more importantly its portrayal on the Association of AEAAI and itsmany volunteers who have dedicated tirelessly to their community. All of the AEAAIand its association’s good deeds can be found by following WeChat ID SOSAUS

鉴于这些报道对我个人和对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描述有失偏颇,也是对众多无私奉献的协会志愿者的不公。我在此发出以下声明。关于协会过往善行,可关注微信公众号查看:SOSAUS

First of all, the story was told in a way which implies my visa refusal was due to Australia and China tensions and or that myself and the association acted as pawns of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Melbourne. This is simply not true as the association and I never had any links with political parties, nor did we receive any funds or financial support from the consulate.

首先,这些报道暗示我签证拒签源于中澳关系紧张、亦或我或者协会是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的棋子。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无论是我还是协会都不参与政治,也没有接受过总领馆的任何资金。

My visa was refused due to an individual person or small minority groupreporting false information to ASIO about the association and myself based onthe fact that I have co-founded and acted as the president of the association.In my belief this led the ASIO to form an opinion that it is possible that Imay have the ability to have foreign influence here in Australia and in thefuture. There was no evidence at all on any grounds that myself or theassociation have done anything illegal or anything to affect foreigninterference but because the way the law is, the speculation itself can besufficient to lead to the determination by the DIBP to refuse my visa.

我签证被拒签的实际原因,是由于某人或者某一小撮人,用虚假的信息向ASIO举报了协会和作为协会创始人之一兼会长的我。我认为这些虚假的信息误导了ASIO,导致其认为我在澳洲是一股有影响力的海外势力,并且会干预澳洲政治。无论是我本人还是协会的行为,在澳洲都是合法合规的,也没有任何迹象证据可以显示我们是有影响力的海外势力。可惜的是,这种捕风捉影的猜测使得移民局对我的签证申请作出了拒签决定。

Currentlymy lawyers are hard at work in appealing the matter at the Federal Court and Iam confident that we will have a fair trial to rectify and restore thedecision. My lawyers have also filed a defamation claim against my former businesspartner.

在此,我已指示我的律师上诉至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我相信法律会还我公正。对于举报我的人,也就是我的前生意伙伴,我已就他的行为向法院提起了诽谤诉讼。

My lawyers at WB Legal have sent a concern notice to the ABC legal department onthe date of the publishing of the story and other media outlets regarding theway the news was portrayed, and numerous false allegations fuelled by someonewishing to cause harm to me and the association. A substantive response was received on the morning of 8 January 2021 whereby they haverectified some issues with an editor’s note with other imputations still undernegotiation. We do however require a formal apology in addition to the address   of themisleading imputations of which I will also take the opportunity to list below:

我的律师 WB Legal 在上述报道当日,已向ABC  News 的法务部门发律师函,警告报道中的不实之信息,和举报人抹黑我个人与协会之恶意。我们已经收到ABC法务部门的回信,他们对文章中部分不实内容已经进行了更正,其它进一步信息我们还在继续跟进中。我已要求 ABC News  就下述诸多不实报道作出正式道歉。

The comments reported in the storyby Sean R and Echo are not verified by me as they turned up to my home on 15December 2020 without any prior announcement. They advised that they sought tospeak to me on the story they intend to cover based on a statement written by aprevious committee member of the association who wrote a statement within theassociation’s wechat groups. I was asked to share my side of the story giventhat this person intended to push harm against me by providing untrue events toABC media. I was provided a chance for an interview and also a list of questionto be answered but soon discovered that all questions were not relating to myvisa but were political questions tended to have the story used for andtherefore I refused to taken an interview or answer the questions. ABC Newsalso proceeded to provide my lawyers a list of questions for me to answer inrelation to the association which were also political in context as well asquestions related to the court proceedings which I was advised by my lawyersnot to comment. The association itself was not formally requested for aresponse. 

由记者Sean R 和Echo 报道的事情是未经我本人核实的。在2020年12月15日,他们突然来到我家,试图就一名协会前成员的书面声明来采访我。由于举报我的人有陷害我的意图,记者让我讲述从我的角度来看的事情经过。我从记者那边曾拿到一份他们想要问的问题清单,看过这份清单后,我发现记者感兴趣的不是我的签证拒签,而是几乎都是政治倾向的问题。很明显他们是想要通过对此事的报道在政治问题上做文章。因此我拒绝了他们的采访。我的律师也收到过一份类似的问题清单,都是一些关于协会政治倾向的问题,由于这些问题涉及在联邦法院正在进行的诉讼,在律师建议之下,我同样拒绝回答。记者没有正式要求协会本身作答。

The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association and the Chinese Consulate General inMelbournewas officially publicized and reported by the generalmultimedia in 2017. In addition, there was never any economicsupport or transactions which the Chinese Consulate General in Melbournehas confirmed in their statement dated 4 January 2021 which clarify thetwo sides have never had any financial dealings. The Statement is available by clicking the attachedConsulate-General of the PRC in Melbourne Spokesman Statement of 04 Jan 2021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和中国驻墨尔本总领事馆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是公开透明的,在2017年被多家媒体报道过。而且协会和领事馆之间从来没有任何金钱支持或者往来。领事馆2021年1月4日的声明中也确认了两者之间没有经济关联。。

Despite the claims of 1 or 2committee members which wish not to be named, at no times did we made anydonations to political parties which were illegal. Everything was public, mypersonal donations were all at public party events. As a legal taxpayer inAustralia, I once sponsored 20,000 Australian dollars through public channels toattended a public dinner event organized by officials at the Australian federalgovernment, the particular event hosted for more than 1,000 people; apart fromthat I have attended another public lunch event organized by the Governor ofNew South Wales, that total cost of lunch was 1,125 Australian dollars. Thiscost was shared by me and two other friends who also attended the event. Eachof us paid 375 Australian dollars for the meal. The above spending is made toobtain a seat at events to promote my products, and all payments are supportedby formal receipts issued by the event organizers, therefore, I am extremely shockedto see the story from ABC news indicating these were from foreign politicalpower intending to influence Australian political party.

协会从来没有给任何党派不法政治献金,这不是仅凭一两个不具姓名的协会成员的误导暗示就可以被恶意揣测的。我作为澳洲合法纳税人,曾经通过公开的渠道赞助2万元澳币并参加了一个由澳洲联邦政府各级官员组织的超过千人的大型公开晚餐活动;以及参加了一个由新南威尔士州州长组织的午餐会,期间发生的总额为1125元澳币的午餐费用,此费用由我与一同与会的另外两位朋友共同分担,我们每人支付了用餐费用375元澳币。参加这些活动是为了更好的推广我的产品,每项支出都有活动主办方开具的正式票据佐证,竟然被ABC News 扭曲为海外政治势力对澳洲政治政党之侵蚀,令我非常震惊。

 At no times was I underinvestigation by either the state or federal police, this was also confirmed bythe update by ABC when the police advised them that this was not correctlydepicted in their articles and they subsequently amended this at 7:04pm on 4January 2021. (again this shows the lack of research and reliance on peoplethat do not wish to be named for their sources).

我从来也未曾受到过澳洲联邦或者州警方的调查。这一点在澳洲联邦警察发出声明之后,ABC News 已在2021年1月4日下午7:04对报道进行修改。(这表现出ABCNews 未有对报道事实进行尽责调查,而是盲目依赖于一两个不具姓名的人提供的不实信息)

Overall, I do not wish tothe innocent members of the association who have done so much to be affected bythe false and misleading imputation which is why I am so eagerly at work withmy lawyers to pursue the defamation claims against those who have misled thepublic against myself and the association. I have received previous deaththreats for the work we have done for the public from criminals which we havehelped to arrest but I have still fought on, but this time I cannot allow theassociation’s name to be destroyed by one or two persons who are too afraid tobe named.

我不希望协会的成员被无辜的卷入这些不实的诽谤之中,因此我和我的律师团队,正在就这些对我个人和紧急互援协会名誉的诋毁言论追究法律责任。在过去协会取得的成绩之中,我们曾协助警察将犯罪份子抓捕归案,我也因此曾收到过死亡威胁,但我从未妥协,这一次我也不会妥协,让协会名誉被一两个不愿意出具姓名的人抹黑。

Signed Mr Liu      刘辉峰


9.05 更新:

ABC News 发布了关于早前报道的一个更正和解释声明:

ABC Investigations: On Monday 4 January, stories on ABC News Digital, the AM program and ABC radio news stated that an 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 (AFP) spokesman had confirmed that it was investigating Melbourne-based Chinese businessman Huifeng ‘Haha’ Liu as part of the joint ASIO-led Counter Foreign Interference Taskforce. The ABC was advised later that day that this information from an AFP spokesman was incorrect and has corrected the stories. The taskforce is not investigating Mr Liu. He was separately assessed as a risk to national security by ASIO last August. The digital article has also been supplemented to provide further information that the consular funding agreement for the AEAAI was intended for the reimbursement of transportation and accommodation expenses.

查看原文 点击此处


1月5日更新

12:17更新:

根据《ABC News》,助理财长苏卡(Michael Sukkar)先生的发言人说,尽管部长和刘先生过去曾数次参加过相同的“地方活动”,但“在过去的两三年”已经没有了。他拒绝回答有关具体筹款活动的问题。

这位发言人在给ABC的一份声明中说:“苏卡先生从未与刘先生举行过私人会议或对话,当地都知道刘先生不讲英语。”

声明还说,刘先生收到的圣诞贺卡是苏卡先生每年寄出的约5000张“个性化圣诞卡”之一。

阅读《ABC News》全文,点击此处

11:40更新:自由党议员廖婵娥女士就近日引起广泛关注的刘辉峰相关事件进行了回复。

她在接受采访时说:“永远不会支持不把澳洲最佳利益放在心里的个人或者组织。”

她表示:“我在刘先生担任AEAAI主席时与他认识。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只在这个情况下与他打交道。”

“我从来没有收到过刘先生的任何经济支持。对于刘先生的指控令人关注,应该要全面调查。”

在声明中,廖女士表示:

“刘先生是一个有5万多名会员的组织的主席,其中很多是我的选民。和许多在澳华人社区的人一样,我曾经到访过AEAAI,以支持建设更安全的生活环境。

在媒体提问之前,我并不知道对刘先生的指控。”

阅读全文,点击此处

1月4日

16:21更新:

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发言人表态,全文如下

近年来,随着旅澳中国公民数量不断上升,涉及中国公民失踪失联、遭遇电信诈骗、意外伤亡等事件持续增长。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澳多地还出现一些针对中国公民和留学生的歧视和暴力行为。为进一步做好中国公民相关领事保护与协助工作,我馆根据国际通行做法和澳法律法规,与当地依法注册的志愿者机构开展合作,在职责范围内及时提供领事保护与协助,全力维护中国公民的正当合法权益,取得积极救助效果和社会效应。

近日,澳有关媒体对我馆同有关志愿者机构的上述正常合作进行歪曲报道,污称我馆为相关机构提供经费支持,并影射我馆对澳进行“干涉”,有关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

我馆在职责范围内依法开展领事保护与协助工作,与当地志愿者机构进行的相关合作仅针对需要帮助的中国公民,双方不存在任何资金往来,相关合作严格遵守澳大利亚法律法规。中国政府历来奉行不干涉内政原则,这是中国的外交传统,也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会干涉任何国家的内政,我们也不接受任何对中国的无端指责。我们敦促澳大利亚有关媒体尊重事实和真相,摘掉“有色眼镜”,停止对总领馆和中国政府的故意抹黑。

查看原文,点击此处

10:40更新:

根据澳媒ABC News于1月4日发布的报道,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对刘辉峰(HAHA)进行安全评估后,对其作出了限期离境的要求,目前刘辉峰正在对此事进行上诉。据悉刘辉峰是一名自由党捐助者,与财政助理Michael Sukkar以及议员Gladys Liu有一定来往。

查看原文:点击此处

12月5日更新:

11月29日更新:

今日早晨,互援会理事会成员Em(微信昵称)在微信朋友圈宣布:她已经被从理事会及所有互援会相关群中移出。据悉,该理事在互援会理事会11月16日临时决议中投了反对票。以下图片均来自Em公开发布的朋友圈,如有侵权或不实之处请联系亿忆网。

11月25日更新:

今天下午5时,会长刘辉峰先生称已经向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正式起诉亢震先生。联邦法院已经受理。在联邦法院网站已经公开可查案件相关信息。联邦法院网站页面截图如下,起诉方为:刘辉峰先生、Qiujia Zhang女士、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AEAAI)、澳洲制造直通车国际集团(Aus Made Express International Group)


澳大利亚联邦法院记录截图

晚10点左右,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官方微信账号随后发布了【声明启事|澳大利亚联邦法院已受理亢震诽谤一案】。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官方微信页面截图


11月17日更新:

今天中午12时,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官方微信账号发布声明启事:关于本协会原常务副会长亢震所发布的《重大情况披露》就前日副会长发布的声明做官方回应。完整中文全文如下:

致各位同胞:      

2020年11月15日,本协会原常务副会长亢震(Kenny Kang)先生,因其与协会创始人刘辉峰先生间的个人经济纠纷,在未经协会的授权下,擅自在协会管辖下的140个微信社群内发布了《重大情况披露》一文,不仅针对刘辉峰先生及其家人,还连同本协会一起进行了一系列无端的指责、质疑与批判。 

亢震先生的该等行为在短时间内对协会形象与声誉造成了及其严重的负面影响,引起了本协会理事会所有成员的高度重视,在对该事件进行初步彻查,且理事会多次调解无效后,经投票表决,通过以下两点处理意见: 

1  在事件最终调查清楚之前,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现会长刘辉峰已主动将协会所有管理权暂时移交理事会,理事会成员表决由副会长蔡女士暂代会长一职,在调查期间负责理事会及全澳所有协会管辖下的微信社群管理工作。

2  涉事常务副会长亢震暂停一切职务,不得以本协会任何相关名义对外发声。

有关亢震所发《重大情况披露》一文中所描述种种情况,协会经过去48小时初步调查后认为此等表述为不实言论,并在此作出以下声明:

1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成立与运营始终遵守澳大利亚联邦政府2012年所颁布的协会成立改革条例(Associations Incorporation Reform Regulations,以下称“AIRR”)第128号规定,以及所有其他规范条例。“AIRR”允许协会内应用条例制定的模范规定,同时也允许协会根据协会章程制定自我规则,暨本协会于2016年成立时制定的协会章程。

2  有关文中所述刘辉峰操控协会人事变动一事,本协会运营至今所有表决都遵循协会章程第11条规定,由所有理事会成员进行投票表决,表决记录均有保存。

3  有关文中所述协会账目从未公示一事,本协会运营至今,每年都会根据协会章程第19条规定,遵守国际会计准则,由协会聘请的具备国际认证的会计事务所进行审计,历年审计报告可供所有理事会成员查看,但没有义务向公众提供。

4  有关文中所述巨额经费申请去向不明一事,经所有理事会成员调查后证实,本协会在澳新银行(ANZ Bank)对公账户从开户至今总流水共计3360澳元,而协会曾用的本迪戈银行(Bendigo Bank)对公账户因长久不用,从开户至今账户内的历史流水为零。文中所述的“多项巨额(200万澳元以上)经费申请去向不明”一事,经核查纯属捏造。

5  有关文中所述刘辉峰为打造个人形象对外宣传不实信息一事,本协会表示,刘辉峰个人作为本协会创始人以及协会会长,以个人身份对协会的各类投入均为改善澳大利亚华人社区作出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既定事实。

6  有关文中所述刘辉峰被澳大利亚安全部门多次约谈一事,本协会会长刘辉峰先生作为影响全澳数万华人华侨乃至华人社区的协会创始人,以及协会会长,我们一直有和澳大利亚各个有关部门进行不同形式的交流与往来,刘辉峰作为会长被有关部门约谈实为正常现象,而从澳大利亚国家安全法上来讲,协会内部成员被有关部门,尤其是国家安全部门约谈一事向来属于协会与有关部门间的保密事项,严禁向公众传播。作为约谈知情人的亢震却将此事公之于众,已涉嫌侵犯刘辉峰先生的个人隐私,泄露协会的保密事项!

7  有关文中所述亢震与刘辉峰间的各种利益往来于纠纷属于个人纠纷,均不在本协会管辖范畴内。对于亢震假公济私,将个人纠纷与协会事务混为一谈,且文字中多有误导性与不真实内容的行为,已经对本协会形象以及声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而会长刘辉峰本人也因文中的种种诽谤和虚假陈述饱受舆论非议,且其签证状态及家庭信息等个人隐私被无端曝光。因此,协会以及刘辉峰会长将在本周开始对亢震采取相应的法律行动。

本协会重声:亢震先生因个人纠纷,捏造事实并将他人的个人隐私公之于众的行为,及在协会内部大肆散布与协会工作无关的恶劣内容,违反了协会基本铁则;他还违反澳大利亚国家安全部门与协会间的保密协议,向公众散布相关保密事项;此外,他捏造莫须有的虚假事实,抹黑协会多年来的骄傲与荣誉,甚至盗取协会值班专用微信号进行私自发送不当信息,严重影响了协会日常运营。其《披露》中的种种指控,无论于公于私,截至目前为止没有提供任何可靠的证据支撑。协会数百名志愿者和数万社群成员历年积累的的公正与善行不可估量,这种别有用心的行为有违协会创立初衷与服务理念,亢震是协会从创立初期一同发展的资深理事会成员,协会对亢震破坏规则,抹黑协会一事深感切肤之痛,也对其行为予以强烈谴责。同时本协会禁止任何人未经允许传播协会相关谣言以及保密信息,一经发现并对协会形象产生恶劣影响,协会将采取法律行动。

本协会已经责成专人继续跟进该事件的调查,并将及时更新调查成果,向全体协会成员与社会广而告之。与此同时,协会的日常工作将继续正常进行,值班不会断,互援更不会断。爱心依旧能传递,互助仍然在接力,请广大华人华侨放心,无论发生任何情况,我们一直都在!相信法庭会给大家一个公正的答案!

11月16日更新:

下午1时,代理会长蔡蔡公布理事会决议更新,协会理事会除去涉事人员总计23人,补充赞成4票,合计赞成票15票,弃权票3票,赞同过半通过决议。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公告

为了公平公正公开的解决互援会突发事件,协会理事会除去涉事人员总计23人,赞成11票,反对1票,剩余弃权,表决通过以下内容:

1. 在事件调查清楚之前,为避嫌,会长HAHA已经主动将互援协会的所有管理权移交给理事会,理事会投票决议将由不涉及此事件的副会长蔡蔡代理会长一职,同时负责全澳所有互援群的管理工作。

2. 涉事常务副会长亢震也暂停一切职务,不得以协会任何相关名义向外发声,以免对协会名誉造成更多损失。

为对得起所有为协会付出过努力的志愿者,对得起所有支持过协会的热心群友,对得起所有关注此事件的人,理事会将秉公调查涉及互援协会的相关质疑,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

理事会已收到会长HAHA提交的相关财务文件,从收到的协会帐户Bank statement显示,账面金额从开户至今只发生$3360澳币的流水,相关人员已进入进一步调查与审计阶段。

理事会昨天第一时间要求声明发出人亢震提供关于协会“多项巨额(200 万澳元以上)经费申请去向不明”的具体证据及经手人签字授权资料,截至目前,尚未收到任何证据资料。理事会已经责成专人继续要求亢震提供证据,并将及时更新调查结果公布给大家。

在一切水落石出前,值班不会断,互援不会断,初心不会变

再次请大家共同维护群规:群内仅限紧急互援信息,违者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移除


亿忆网11月15日讯,今天中午,在澳大利亚著名的华人公益组织,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微信群里,其常务副会长发出9页长文声明,称会长刘辉峰先生在管理互援会期间,违反在澳注册协会法定章程、未公示账目、未经选举私自连任4年、以不实信息及形象对外宣传、以及商务上股东合作的纠纷等。声明发布以后引起了华人社群的强烈反响,互援会会长刘辉峰先生迅速发布了律师函做以回应,其他理事称在充分了解情况后,近期会发布对外声明。

        以下为事件还原及更新:

11月16日上午11时,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发表公告,全文如下:

为了公平公正公开的解决互援会突发事件,协会理事会除去涉事人员总计23人,赞成11票,反对1票,剩余弃权,表决通过以下内容:

1. 在事件调查清楚之前,为避嫌,会长HAHA已经主动将互援协会的所有管理权移交给理事会,理事会投票决议将由不涉及此事件的副会长蔡蔡代理会长一职,同时负责全澳所有互援群的管理工作。

2. 涉事常务副会长亢震也暂停一切职务,不得以协会任何相关名义向外发声,以免对协会名誉造成更多损失。

为对得起所有为协会付出过努力的志愿者,对得起所有支持过协会的热心群友,对得起所有关注此事件的人,理事会将秉公调查涉及互援协会的相关质疑,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

理事会已收到会长HAHA提交的相关财务文件,从收到的协会帐户Bank statement显示,账面金额从开户至今只发生$3360澳币的流水,相关人员已进入进一步调查与审计阶段。

理事会昨天第一时间要求声明发出人亢震提供关于协会“多项巨额(200 万澳元以上)经费申请去向不明”的具体证据及经手人签字授权资料,截至目前,尚未收到任何证据资料。理事会已经责成专人继续要求亢震提供证据,并将及时更新调查结果公布给大家。

在一切水落石出前,值班不会断,互援不会断,初心不会变。

2020年11月15日中午12时,在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微信群里开始转发9页声明。很快在半小时后,会长刘辉峰公示了律师函,声称上述声明所述事实均为捏造和误导,对其本人的名誉造成了侵犯和损坏,并将追求其法律责任。


律师函截图如下: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其他理事也表示,已经在积极联系事件双方的当事人了解和处理问题。在充分沟通和了解之后,协会将对外发布声明,并呼吁大家请勿相信任何未经理事会全体理事表决和签字的声明。


 由于亿忆网和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就发展理念无法求同存异达成一致,亿忆已经于4月12正式宣布和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结束合作正式退出。

关于亿忆网和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停止合作退出的声明


背景介绍:

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英文名称: Australian Emergency Assistance AssociationIncorporated; 英文缩写: AEAAI)是在澳大利亚注册的合法公益组织。作为一个在线邻里守望组织,协会主要职能为给各族裔居民提供在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的紧急状态下相互援助及信息发布的平台。

根据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网站介绍。目前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已协助各方大小安全事件2000余起(各媒体报道约800余次,其中包括澳洲主流媒体澳洲广播公司ABC、SBS的报道),接听各类求助电话数万起,包括但不限于:

*对各类已发生案件协助报警、到场驰援及善后;

*对走失或迷路人员进行全范围搜寻、帮助并保障其安全;

*对各类诈骗案件给予协助并追回被诈骗财物(自成立至今挽回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1500万澳币以上);


责任编辑:2020太魔幻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62.107.21 2020-11-17 17:27:57

    整个理事会都像是一堆烂血!睁大你们的狗眼吧!什么kenny给你们惹了腥,让你们挂了彩!好好想想到底谁是毒瘤!难道一个企业主管被人举报贪污 整个企业就形象俱损了??正确的解决方案就应该是承认错误在先!解决事情在后!一群智商不在线的 傻逼玩意!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7 17:29:36

      喔唷,赢得网民支持有什么狗屁用处,有本事上法庭呀,苦于没证据才制造舆论战吧。贪污的证据拿出来才硬气

    • 举报亿忆网友115.70.83 回复 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7 17:32:42

      你这猴子怎么知道人家不上法庭?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 回复 亿忆网友115.70.832020-11-17 17:34:14

      你这傻子没看文章吧,亢震自己说了不上法庭,没钱没时间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7 17:35:46

      真的要上法庭还有时间发动舆论口水战?好笑!没有证据根本上不了法庭,还大言不惭说自己上法庭得不偿失,写了借条给别人说逼他写的,请问用枪还是用刀,报警不香么

    • 举报亿忆网友115.70.83 回复 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7 17:36:58

      此一时彼一时,你帮亢震做以后的决定?这么多华人网友就只有你一只猴子上蹿下跳帮人卖力吆喝,挺可怜的。

    加载更多
  • 举报 亿忆网友147.37.6 2020-11-18 12:45:08

    忆忆网能多报点正能量的东西吗?故意炒作这话题是想撕裂华人?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8 12:45:48

      制造舆论导向,yeeyi的看家本事

    • 举报亿忆网友115.70.832020-11-18 12:49:13

      不要在这里动不动代表华人扣大帽子什么撕裂华人,你不配!把自己当盘菜站澳洲华人的上帝视角呢?你是个什么东西??? 澳洲墨尔本有刘辉峰张秋佳这种垃圾诈骗犯TR是澳洲之耻,揭露黑料是正确应当应分的。骗子滚出澳洲!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8 12:49:55

      这里能吵个胜负,要法官干嘛

    • 举报亿忆网友115.70.83 回复 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8 12:50:31

      你这种英文大字不识几个被限期28天出境的TR就不要凑合什么澳洲华人了,你没身份也不配,垃圾诈骗犯滚回中国去!!!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 回复 亿忆网友115.70.832020-11-18 12:50:39

      你这个瘪三不也跳到现在吗?你是亢震的谁呢?小三小四小五?

    加载更多
  • 举报 亿忆网友223.104.2 2020-11-19 06:09:13

    我看这个事件已经发酵几天了,一直没有发言,今天表达一下几个疑点:1、澳洲的侨团申请经费无可厚非,但所谓申请到的200万澳币巨资不知去向一说到现在连个证据都拿不出来,个人觉得所谓的爆料这里面肯定有猫腻!2、无论两个人有任何私人矛盾,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解决,但爆料人亢震不应该利用公益群发布与违背群规之外的信息,更何况盗用值班号发,公器私用,这一点爆料人的私心就给别人抓住了把柄。3、作为常务副会长的亢震既然说协会各种制度不全,但作为一个常务副会长这么重要的角色难道自己没有责任吗?你给互援会理事会提过修正意见吗?你不应该去和其他管理理事人员一起商量解决完善吗?如果没有,那么可以说亢震早就给互援会挖了个坑!就事说事,这也太阴了!如果提议有,怎么连这个证据都拿不出来?这次爆料把一个好好的互援会也给拖进了泥坑,说的不好听一点,可以说是打着报私仇的旗帜,实属是早卯足了劲想干掉互援会。4、关于爆料刘辉峰签证被拒一事,这种事情按照爆料人亢震说是刘辉峰给他说过,而且也没有给别人说过,那么可以肯定一点是刘辉峰把他当朋友,但现在却是你亢震把这些都给人家抖露出来,刘辉峰也是真傻逼,也真是眼瞎了,我想他本想着你是一个两肋插刀的朋友,结果你却是一个危难时刻背后捅刀的魔鬼,就如同两个人结婚过日子,一个人生大病了,另一个人不仅不帮着想办法一起治疗,反而把生病一方扫地出门,还把对方的裸照全网发送,可以说背信弃义,落井下石,想想以后谁还敢和你做朋友?这一招亢震输大了!5、再说说刘辉峰被国安局约谈一事,互援会做那么大,人家不约谈才怪,看报道记得华人侨团的人很多都被约过吧?而且之前看报道互援会和墨尔本大使馆有领事保护协作,现在中澳关系这么差,互援会的正面影响力又那么高,估计加上有人举报拿了国内政府200万澳币不知去向,刘辉峰肯定成了牺牲品,说句公道话,做几年公益把自己的签证给做没了,也真为刘辉峰感到悲哀!6、这几天看见又有人爆出刘辉峰经济诈骗案,甚至还有2015年的,这么长时间怎么不见法律诉讼啊?连个汇款记录都没有的两个模模糊糊的收款收据截图就能说明是诈骗?一句跨国官司不好打澳洲律师都是骗子之类的话也真有人信,只有有实质证据怎么不喊一个要账公司啊?明眼人一眼看出这是什么套路。7、这几天一直在看评论,几乎一边倒的架势,而且评论是一阵一阵的,突然都来了,又突然都走了,难道网友都整齐划一上下班吗?昨天晚上和几个朋友聊天他们也都已经关注到这一点,不客气的说是有人花钱雇水军在操弄,给水军团队充钱他们就上班,充的钱花没了就下班。如果不是这样,根本无法自圆其说!以上观点仅为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评论同时截图留证,只是不希望媒体成为某些人的操控工具!

    • 举报亿忆网友43.245.162020-11-19 06:20:12

      坐等高人逐条驳斥你的洗白文

    • 举报亿忆网友194.36.102020-11-19 06:28:39

      你看我现在是属于水军的哪一波?是突然来了你是一波还是突然走了那一波?

    • 举报亿忆网友115.64.18 回复 亿忆网友194.36.102020-11-19 06:39:05

      紧张什么?

    • 举报亿忆网友185.203.12020-11-19 06:40:09

      你看我这是哪一波水军,白班还是晚班?

    • 举报亿忆网友185.203.1 回复 亿忆网友115.64.182020-11-19 06:41:21

      这都看不出来,你丫够傻的

    加载更多
  • 举报 亿忆网友115.70.83 2020-11-18 01:36:29

    网友.45已经忙乎不过来了,有这时间收拾一下行李吧!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8 01:38:24

      哟,又跳起来啦,五毛精分?不敢说护照号,你妈怎么就生出你这种怂货。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8 01:38:59

      你不是说就我一个人跳吗?那你是在放屁吗?人不做作鬼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8 01:42:05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在和亢老板申请加一个钟,怂货

    • 举报亿忆网友115.70.83 回复 亿忆网友49.192.452020-11-18 01:42:44

      自己看看网友的评论吧,可悲的诈骗犯骗不到了,跳梁小丑,你的画皮已经被撕开了,等着被驱逐出境。

    • 举报亿忆网友49.192.45 回复 亿忆网友115.70.832020-11-18 01:43:50

      还在嘴硬,拿护照出来pk呀,我公民驱除你这个夜总会pr吧,连护照也不敢放,可能是黑民,怕我举报你啊?

    加载更多
  • 举报 亿忆网友185.128.2 2020-11-18 10:48:51

    我也是和haha有一面之缘的人,没觉得坏,就是很敢说的样子,很忙很热情。除了这样的事儿,是不是背后有人想要渔翁得利也不好说。还有就是交友太广泛也会引来祸端,我的一个朋友也是里面的理事,他说新州一个理事是现役海军,据说所在舰艇去过南海,他还邀请haha去舰艇参观。ASIO安全局没有证据不会轻易调查的,大家自己想吧。

    • 举报亿忆网友49.199.242020-11-18 10:51:59

      哈哈就是这么一步步让人落入圈套的。刚开始很热情,又有所谓公众人物的形象,很容易别人就信了他了。华人又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种,吃了小亏也就算了。

    • 举报亿忆网友49.199.242020-11-18 10:53:26

      真的还要感谢yiyi敢发这个帖子,原来哈哈不只压我们货款,还搞了那么多肮脏的事情!让民众都知道他们的嘴脸!

    • 举报亿忆网友49.165.1492020-11-18 10:54:17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这句话其实还是很有道理的。互援会做了不少实事,大家有目共睹,Haha如果能够低调一些,其实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过人到了那个位置,能不能控制自己对名利的欲望,其实还是挺难的。你看笑傲江湖里的任我行,干掉东方不败以后,被教众一顿吹捧,刚想阻止,可是听着又觉得很顺耳,就默许了,然后很快就飘了

    • 举报亿忆网友49.199.242020-11-18 10:56:48

      问题哈哈不是高调,是真的用骗的!诈骗行为都实锤了。都立案了。

    • 举报nandjia2020-11-18 10:58:09

      这个瓜有点大啊,现役海军还在澳洲华人社团里当理事,真的不怕麻烦啊。

    加载更多
加载更多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