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中国厄齐尔:被英超弃用的德国球星还是中国因素的牺牲品?

厄齐尔:被英超弃用的德国球星还是中国因素的牺牲品?

2020-10-24 来源:澳洲无忧网 阅读数 500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曾是世界杯冠军队成员的前德国足球员梅苏特·厄齐尔(Mesut Ozil,奥斯尔)被排除在英超球队阿森纳(Arsenal,阿仙奴)的英超联赛以及欧罗巴联赛(Europa League,欧霸杯)参赛大名单。消息传出后,厄齐尔在当地时间周三(10月21日)表示,“忠诚在这个年头已经很难遇到。”

“枪手”(阿森纳队外号)的主教练米克尔·阿尔特塔(Mikel Arteta,阿迪达)表示对此负责。他说,他对于这名德国中场组织核心球员调教“失败”,他被排除出球员名单之外纯粹是“足球层面上的决定”。

然而,一些阿森纳球迷指出,厄齐尔目前被“打入冷宫”的处境,与他在2019年12月有关中国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受到不当对待的言论有关。

在周三社交媒体上发表的声明中,32岁厄齐尔写道:“我会继续尽我最大的努力训练,也会在任何可能的地方用我的声音去对抗不人道,为公义发声。”

事件背景

2018年,BBC的调查报道披露证据,有大约100万人——大部分来自中国的维吾尔族穆斯林社区——被认为在没有审判的情况下被拘押在防卫森严的拘留营中。

去年12月,作为穆斯林的厄齐尔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维吾尔族人为“抵抗压迫的战士”,同时批评中国以及对此沉默的穆斯林群体。

阿森纳俱乐部与厄齐尔的言论划清界线,表示俱乐部“作为一家足球俱乐部一贯坚持不涉及政治的原因”。

中国一直否认不当对待维吾尔族穆斯林群体,声称他们是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接受教育,以应对暴力的宗教极端主义。

在他的帖文发布后,厄齐尔在中国版的《Pro Evolution Soccer 2020》游戏当中角色被删除,球队此后与曼城的比赛原本要在官方中央电视台播放,亦被取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当时指,厄齐尔发表言论之前已经“被一些假新闻蒙蔽了双眼”。

作出此番言论后,他出场比赛过吗?

有。

厄齐尔是在前任主教练乌奈·埃梅里(Unai Emery,艾马利)手下沦为非主力,在2019年12月初又在临时主教练弗雷迪·永贝里(Freddie Ljungber,龙格保)手下重回主力阵容。

当月稍后,也就是在厄齐尔最初作出该言论的同一个月,在阿尔特达上任为正式主教练之后一直到3月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迫使比赛停摆三个月之前,这位德国人在球队的全部10场英超比赛当中首发上阵;不过在那之后,他没有再身披阿森纳球衣出场之后。

七年前, 厄齐尔在从皇家马德里加盟阿森纳,为“枪手”在各项赛事中上阵254次,攻入44球。

他在周三表示:“此刻,我对于自己没有在英超赛季得到注册感到深深的失望。”

“在2018年签订我的新合约时,我表达了我对阿森纳这家我所爱的俱乐部的忠诚,但没有得到回报,这令我伤心。”

“在一周接一周的时间里,我总是试图保持积极,或许不久就会回到球队阵容里。因此,我才一直以来保持沉默。”

分析:“厄齐尔应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

- 欧洲足球专家吉列姆·巴拉格(Guillem Balague)

“我觉得说厄齐尔是因为他的政治立场而被冷落的说法是有意转移视线和非常想当然的结论。 他针对中国和维吾尔穆斯林发声后,有上过场比赛,也由被召唤进球队。你必须从(在足球层面上的)大局来看。”

“为什么最近的两任主教练都觉得很难找到方法将他融入到球队当中?毫无疑问,他是有才华的球员,但是在精英层面,有才华是不够的。”

“你必须身体力行,必须投入,在场上听从指挥,在训练和比赛下苦功,不管有球无球,都对团队和领导曾有信心……所有这一切都是必须的。”

“声称这当中隐藏着其它动机的说法,能非常轻易地影响到阿森纳的球迷,但是为什么两任主教练都不选厄齐尔,难道是为了让自己球队做不到最好吗?”

“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他们需要提高球队标准,而这些是厄齐尔所达不到的呢?我的印象是,厄齐尔应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诚实面对他所看到的。”

“厄齐尔没能持续地在比赛发挥作用,现在主教练感觉在英超和欧罗巴联赛当中放弃他,才是对团队最好的做法。”

为什么拿中国说事?

在他被“流放”之后,一些阿森纳球迷认为,厄齐尔是因为他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支持而被排挤。

在周三的言论之后,“中国的穆斯林”这个说法随即在社交媒体上成为流行语,一些人也表示,担心阿森纳未能与它的球员站在一起。

BBC体育部联系球队的时候,阿森纳就重申了阿尔特塔的回应,坚称这“是且只是一个足球层面上的决定”。

本月较早前,厄齐尔再次在社交媒体上提出了政治观点,呼吁解决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而持续发生的暴力冲突。

他的合约将在本赛季结束后到期,而他在本赛季将只能和23岁以下预备队球员呆在酋长球场度过最后的合约期,同时每周领取据报有35万英镑的薪水。年长队员偶尔因受伤或其它原因留在预备队和年轻队员一起比赛。

厄齐尔在德国国家队的生涯也同样是在争议当中结束——2018年,他退出国家队,声称自己因为他的土耳其血统而在德国受到“种族歧视和不尊重”。

前阿森纳前锋球员伊恩·赖特(Ian Wright,伊恩·胡礼)表示,他对于厄齐尔将无法比赛感到“伤心”,并指目前的状况是一种“悲哀”;前阿森纳中场球员杰克·威尔谢尔(Jack Wilshere,韦舒亚)则补充说:“他是我合作过最好的球员之一,他肯定为此很沮丧。这是多么好的一个球员。”

“这对于他来说是艰难的时光,但是我肯定,如果不在阿森纳的话,他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贡献。”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无忧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