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拉丁裔特朗普支持者:“社会主义者曾夺走我们的一切”

拉丁裔特朗普支持者:“社会主义者曾夺走我们的一切”

2020-10-24 来源:澳洲无忧网 阅读数 504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口红与红色脚趾甲油完美搭配,在凉鞋中与绿色的草地形成鲜明的对比。卡布雷拉·莫里斯(Cabrera Morris)正在大型砖房的前院设置标牌,金发在闷热的风中轻柔地飘动。在热带午后阵雨袭来之前,停在房屋前宏伟车道上的两辆大型SUV汽车已经亮了,标牌上写着“特朗普与彭斯”和“拉丁裔支持特朗普”。

莫里斯在生活了50多年,当年她和母亲不得不逃离祖国古巴时,她才14岁。“我们的一切都被夺走了,一切。我父亲被送进劳教所,只因为他不想屈服于社会主义者。”那是1967年,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担任政府领导已有八年之久,没收了古巴富人财产,保障了自己的权力,古巴距离墨西哥湾大陆约170公里。

今年总统大选前,她竭尽全力确保特朗普总统可以连任,并阻止拜登与贺锦丽操纵命运。过去几周里,我们在各个角落与许多人交谈过,不同于许多特朗普的白人支持者,她的辩论更为谨慎。拜登不是社会主义者,贺锦丽也不是,但是他们周围的人可能会引导国家朝向拉丁裔不愿看见的方向发展。左派政客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就是其中之一,特别是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他自称为社会主义者。

古巴人的典型论点

身为古巴流亡妇女,莫里斯的论点是古巴人的典型代表。革命后,富裕的古巴人想离开,因为他们的财产全被夺走了,他们希望在开始新的美好生活:“我相信梦,他们让我相信了梦。“莫里斯最初逃往西班牙,她的母亲为自己和女儿成功申请了绿卡,然后合法地进入了。这对她来说很重要,因为她不希望让非法移民进入,就算他们来自洪都拉斯或瓜地马拉等拉丁美洲国家,逃亡的人不应该要一边担心自己的财产,还要担心自己的生命。“我们可以是很好的例子,但是不能拯救世界上所有的人。”

除了特朗普的经济财政政策,使像她和她的丈夫这样的自雇人士生意很好之外,也因为特朗普采取的限制移民政策,获得了她的支持。大家可能没想到,特朗普反复对拉丁美洲人使用的苛刻话语并不使她感到困扰。“他批评墨西哥毒贩的时候,他不是要贬低墨西哥人。相反的,他是想制止犯罪。”

治安是重要问题

人身安全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大问题,不仅在墨西哥边界上,还有境内。对此,她也看到了特朗普的明确论点。“贺锦丽希望减少警察的预算,我倒希望为我的五个孩子和孙子们提供安全保障。”像波特兰或基诺沙这样的城市,可以看到自由主义者把政治导向了何处,人们身在恐惧中,商店和房屋被燃烧。

莫里斯热爱,作为全国性组织“拉丁裔支持特朗普”的成员,她努力确保自己的生活可以保持原样,她和她的母亲为此共同努力着。“一开始我们什么都没有,母亲在头几年以每小时65美分的薪水工作,只为了给我未来。”她的花园是一个让人想起古巴的小天堂,香蕉挂在茂密的叶子之间,满是茂密植物的露台上排列着迷人的座位区,苔藓任意地生长。

得来不易的天堂

这座花园是莫里斯努力建构的天堂,她会定期组织募捐活动来支持政客:“我帮助过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佛罗里达参议员)当选。”是他们的家,他们没有回头路,谈到古巴的夜空和夜晚的气味和噪音时,她的声音碎裂了。

圣诞节,她会让自己来一趟回忆旅行:“这是我的古巴日。”然后会有传统古巴烤肉,米饭和豆类。到了午夜时分,会有圣诞弥撒。“我支持特朗普,也是因为他非常反对堕胎。”

如果她只能有一个说服选民支持特朗普的理由呢?她表示:“我不想重温已经经历过的事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朝房子旁的湖边望去,对面是1911年开始营业的高尔夫俱乐部,她和她的丈夫已经是多年会员。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无忧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