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一文看懂,土耳其如何脱亚入欧?| 地球知识局

一文看懂,土耳其如何脱亚入欧?| 地球知识局

2020-10-24 来源:地球知识局 阅读数 637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与地理

地球知识局——一文看懂,土耳其如何脱亚入欧?

NO.1687-土耳其脱亚入欧

作者:中年维特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孙绿

东罗马帝国最后一个王朝,巴列奥略王朝的王室将双头鹰作帝国的徽标,象征帝国在领土上和文化上横跨欧亚两大洲的特点,宣扬东罗马皇帝(理论上)统治帝国东西两大部分的皇威。

拜占庭最后一个王朝仍然维持着双头鹰的面子

然而和曾经强盛时代的拜占庭相比

已经萎缩到不成样子了▼

而随着东罗马覆灭,双头鹰标志被一众希望继承罗马正统的国家继承,比如俄国,俄国人在北方创造了一个超大的陆上双头鹰,并一直延续至今。

然而,真正在地缘上继承了欧亚枢纽这一关键内涵的,却是灭亡了东罗马的奥斯曼土耳其。土耳其统治者在族裔和文化传统上不同于伊斯兰教正统的阿拉伯人不同,随着不断东征西讨带来的领土扩张,奥斯曼帝国愈发多元化,以至于出现了君士坦丁堡征服者穆罕穆德二世这样,一面宣称拥有哈里发之位、一面自称罗马皇帝的君主。

继承了一座城市,同时继承了一个帝国

(图片:Tacettin Ulas / shutterstock)▼

即使在奥斯曼解体后,现代土耳其仍然在更小范围内继承了其领土的特质,一直是游离在欧洲与亚洲之间的存在。

有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欧共体时代的努力

1924年,凯末尔稳定了战后土耳其的政局,确立了共和制,开始着手进行大刀阔斧的社会改革,改革内容包括解放妇女,废除一夫多妻,将服饰西化,废除伊斯兰教历。

凯末尔及其妻子,可以对比下21世纪的阿拉伯酋长们▼

随着改革深入,凯末尔政府废除了伊斯兰教法,关闭宗教法庭转而以西方法律为蓝本重构法律体系,在文化方面推动了激进的文字改革,用拉丁字母代替了原本的阿拉伯字母,取缔宗教学校,振兴现代教育。

凯末尔在开塞利地区介绍新式土耳其字母▼

这类激进改革固然会导致与传统割裂的诸多弊端,但是凯末尔改革追求的就是与寿终正寝的奥斯曼帝国划清界限,将垂垂老矣的伊斯兰文明与土耳其民族剥离开,以争取在欧洲占据绝对优势的时代成为强国,甚至脱亚入欧的可能性。

凯末尔与希腊总理在安卡拉商讨巴尔干条约▼

如此改革并非没有基础的冒进。毕竟土耳其历史上通过战争、外交与贸易和欧洲人交流频繁,曾经占据了大量东欧领土,一度甚至部分同化了当地民众,也同样被欧洲民族深深影响。土耳其的大城市中、军营里,已经有一部分人率先一步出现了思想现代化的萌芽,而他们在这一时期占据着经济和政治的优势地位,保证了改革的持续进行。

不论地理上还是心理上,土耳其都是中东诸势力中,最接近欧洲的。

土耳其的大城市和经济活动集中在西部沿海

这个国家的内陆与沿海,东部与西部,差异很大

(图片:Anton Balazh/shutterstock)▼

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土耳其和欧洲已经形成了相当程度的互补性。1958年,《建立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刚刚生效,第二年英国尚在观望之中,土耳其就尝试加入,旋即被拒绝。经过持续的外交努力,1963年成为欧共体联系国,似乎很有希望被吸纳进欧共体。

而欧共体正是欧盟的前身

如果当时入了,现在恐怕就是一家人了▼

然而土耳其的内部并不稳定。

60年代末期,土耳其沉默的大多数开始了政治表达。这些人在过去几十年的改革里,依然饱受贫穷的折磨,被剥夺感强烈,思想激进,或是倒向右翼宗教保守主义,或是支持左翼暴力革命。到1971年,政府终于无力掌控国内涌现的激进势力,发生军人政变。此举打断了土耳其入欧的进程。

这次政变并非第一次,更不是最后一次

一个可能“变色”的土耳其,欧洲人怎么敢放行

(伊斯坦布尔,2016年7月)

(图片:IV. andromeda / Shutterstock)▼

这些变化被欧洲人看在眼里,叠加上并不美好的历史记忆,给土耳其脱亚入欧平添了更多困难。即使是以宽容著称的法国,也对吸纳土耳其后,劳动力流动导致国内涌入大量穆斯林持负面态度。法国前总统席德斯坦的话就很有代表性;“土耳其是一个与欧洲有不同文化、不同处事方法、不同生活方式的国家,土耳其的加入将是欧盟的死亡。

法国人的想法未必没有道理

有些东西可以讨价,有些东西无法调和▼

越来越难达成的目标

世界局势的变化也没有站在土耳其这边。

土耳其靠近苏联和南斯拉夫,连接着地中海与冷战时普遍同情社会主义的中东,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是冷战时期西方阵营的桥头堡。然而,苏东剧变后,土耳其外交重要性降低,欧共体便更没有必要降低标准拉拢土耳其。

虽然仍保留在北约大家庭内

但这也不妨碍土耳其和俄罗斯眉来眼去

美国人的不满更是写在脸上的

(图片:Alexandros Michailidis / Shutterstock)▼

1993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生效,欧盟正式成立,签约国内部一体化程度大大提高,相关制度与维系欧盟的组织变得复杂。为了保证这种一致性,欧盟同年制定《哥本哈根标准》作为加入欧盟国家的资格审核,从稳定的民主制、尊重人权、保护少数族裔,到经济层面市场经济,再到法律层面与欧盟法律的适配都做了要求。

光是保护少数族裔这一点

土耳其估计第一个不答应▼

《哥本哈根标准》本意是为欧盟扩大做准备,日后欧盟也确实加快了东扩的步伐。但是,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这都不包括土耳其。

且不说土耳其长期存在的库尔德人问题,这一阶段土耳其的人均GDP和泰国处在同一水平,仅仅相当于欧盟平均水平的七分之一。结合高增长率的庞大人口,一旦加入会成为欧盟沉重的经济包袱。

目前仍然是德国的五分之一

是欧盟平均值约四分之一

(图片:google.com)▼

更直接的问题则在于,土耳其与希腊因爱琴海领土纠纷问题长期不和,塞浦路斯岛领土争端问题背后也有希腊和土耳其的影子。只要希腊在欧盟一天,土耳其想入欧必然麻烦多多。

领土问题比文化问题更加无解...

希腊作为欧洲门户,可不想真的门户大开

(底图:shutterstock)▼

不过,欧土双方互补性依旧存在:土耳其有大量劳动技能尚可的青壮年劳动力剩余,如果能吸引外资建厂,或者让年轻人肉身入欧,就可以让这些原本的不安定因素创造可观的经济收益。对欧洲来说,在这样的新兴市场投资,低成本获得更多收益的同时,还可以更好地开发当地市场,缓解国内劳动力匮乏的问题,一举多得。

而且上个世纪的大量土耳其人已经融入欧洲社会

作为一个世俗国家的土耳其和欧洲经济互补性很强

(图片:Marek Szandurski / Shutterstock)▼

显然欧盟国家看重的是与土耳其的经济联系,土耳其便退而求其次,在1996年与欧盟实现关税同盟,试图曲线救国。然而,一年后欧盟重申人权、少数民族问题、与希腊边界争议,导致土耳其感觉受辱,入欧计划一度停止,直到美国出面支持,才终于在1999年获得了候选国资格。

布鲁塞尔的亲库尔德群里发起示威,脚踩埃尔多安

(图片:Alexandros Michailidis / Shutterstock)▼

另一条道路

其实,土耳其国强烈希望入欧的民众只是集中在西部沿海发达地区的部分国民,真正认同欧盟原则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在安纳托利高原中,生活着土耳其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观点在温和化、体系化之后不断发展壮大,埃尔多安上台便是其中的标志性事件。

他来了

(图片:thomas koch / Shutterstock)▼

埃尔多安执政初期的外交政策,仍意在努力推动土耳其的入欧进程,终于,在2005年,土耳其迎来了土耳其入欧谈判。

谈判内容一共涉及30多个章节,每个章节开启谈判都有相应的要求,谈判过程也会牵动众多利益相关方。为了推进谈判,土耳其先后颁布了涉及经济、法律、政治、少数民族在内各个方面的改革计划,但是谈判进度依旧迟缓。

欧盟经济的运转离不开周边国家的资源和市场

但前提是仅限于经济合作,要加入是很难的

所以他们往往以各种“特殊伙伴关系”的形式存在▼

01-08年之间,土耳其对内经济改革、推进基建、开发东部地区,对外韬光养晦,与欧盟经济往来日益密切,获得了大量外资。经济高速发展,埃尔多安政府支持率也得到了保证。

凯末尔并未远去,埃尔多安已经到来

(图片:Alexandros Michailidis / Shutterstock)▼

08年以后土耳其经济受挫,但是中东、北非各国的治理失败也制造了大量权力真空,为土耳其创造了百年难遇的战略扩张契机。这场赌局的奖励过于诱人,以至于土耳其不顾实力四处出击,短期内也确实让土耳其有了中东小霸王的气象。

相比门槛苛刻且遥不可及的欧盟身份

眼前的地缘政治利益是实打实的

不出手,怕是再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叙利亚战乱中的反对派背后是土耳其支持)▼

国力变化也自然带来国民心态的变化。特别是依靠农业和重工业迅速兴起的中东部人,在意识形态上本就没有那么亲欧,宗教氛围也更浓厚,他们对于土耳其的认知不是欧洲国家,而是突厥语国家或伊斯兰国家。加之欧盟对土耳其的严苛标准,有些伤害民族感情,民众对于入欧的热情多少有些退却。

既然欧洲人不认我们是欧洲人

那我们就坚定不移只做土耳其人!

(图片:Orlok / Shutterstock)▼

迎合上述意识形态的正义与发展党,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也在追随社会意识形态趋于保守。

这种令人直呼内行的内政操作,看在欧盟眼中,却是严重的价值观背离。所以现在,欧盟内部对土耳其的顾虑也在增加。

土耳其这颗星,距离欧盟那颗星

怕是要保持这个距离不动换了

(图片:Alexandros Michailidis / Shutterstock)▼

何况,欧盟内部的童话般的美好年代已经过去,从经济危机,到欧债危机,再到难民危机,英国脱欧,欧盟呈现出相对衰落的景象。此时一个日益膨胀的土耳其一旦加入,会成为经济上的拖累,领导权上的挑战者,和部分欧洲穆斯林的精神故乡。

欧洲前几年对难民的欢迎态度,如今已大大降低

而希腊和土耳其都不想背负难民负担

欧洲的边疆已事实上证明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欧洲在世纪之初适当放宽标准,也许土耳其会被纳入到欧盟体系中,选择不一样的道路。然而欧盟高傲的态度和放风筝般的操作却把土耳其越推越远。

如今一个与欧盟越来越异质的土耳其,只会更难被欧盟接纳。20年10月6日,欧盟在报告中指出“土耳其离加入欧洲比任何时候都远”。

至于土耳其政府,大概也越来越不在乎欧盟是否接纳自己。比起高攀不起的欧洲人,西亚北非的焦土才是埃尔多安总统的星辰大海。

广阔中东,大有可为

(图片:sefayildirim / Shutterstock)▼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地球知识局,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