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中石油前员工杀害4人后自杀,陪他举报的父亲称“以为他已放下了”

中石油前员工杀害4人后自杀,陪他举报的父亲称“以为他已放下了”

2020-10-23 来源:手机和讯网 阅读数 515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李晓飞多年来一直对原单位进行举报

北京青年报消息,李晓飞与原单位多年的纷争,最终以一场命案收尾。10月19日,他在杀害包括前单位领导在内的4人之后,跳楼身亡。

案件发生后,西安市公安局经开分局通报,经初步侦查,犯罪嫌疑人李某某与原单位长期存在矛盾。通报中这句话背后,是李晓飞与中国石油集团西部钻探工程有限公司玉门钻井分公司(以下简称玉门钻井公司)之间,持续数年的举报与官司。

在李晓飞的举报信中,列举了原单位数十项违纪违规问题,并称以此敲诈了40万元。但玉门钻井公司则表示,这40万是借给李晓飞治疗精神疾病的,还因此诉诸法院,要求追回这笔款项。

在双方最近一次官司宣判后近一个月,李晓飞独自走出了家门,父亲不知道他的去向,直到第二天才看到了命案的消息。在这之前,他以为儿子即将放下这持续数年的纷争,回归到正常生活。

警方在血案案发现场处置

“他不让我再插手这些事了”

据西安市公安局经开分局通报,10月19日辖区内发生两起凶杀案,犯罪嫌疑人李某某系中国石油集团西部钻探工程有限公司玉门钻井分公司原职工。第一起案件中,致嫌疑人原单位张某某夫妇两人死亡;第二起案件致嫌疑人原单位办公租住地两名物业工作人员死亡。李某某作案后跳楼自杀身亡。

通报中的犯罪嫌疑人即是玉门钻井原职工李晓飞,他从2017年起举报公司贪腐问题,并称自己从中敲诈获利40万元,三年来,李晓飞与原单位的矛盾积怨不断加深。

深一度记者从一名知情人士处得知,19日中午,第一起案件发生后,李晓飞给他发微信称自己杀了人,并配有案发照片,说之后“要么去自杀,要么去自首”。过后,李晓飞表示要去找另一个玉门钻井公司的工作人员。但这次他没有找到,在李晓飞发来的图片中,躺在地上的是两名物业工作人员。在知情人与李晓飞最后一段联系中,李晓飞说了句“要走了”,就再没了音信。

李晓飞的父亲李海平告诉深一度记者,近几年,儿子一直和他们夫妻俩及奶奶生活在一起。李海平夫妻俩的工作早出晚归,和儿子交流不多,“最近一年的交流就更少了。”

李海平透露,今年初,李晓飞曾跟他说不要再插手自己与公司之间的纠纷,此前李海平多次陪同李晓飞举报、协商。李海平推测,可能自己有些话说的不到位,把本来有把握的事弄砸了,“所以他不让我再插手这些事了。”

10月19日事发当天,李海平和妻子照常7点多出门上班,此后李晓飞独自外出后一直未归,家人一直不知道他的去向。直到第二天早上,李海平在手机上才看到儿子制造了命案的新闻,他不理解儿子为什么突然行凶,“之前这段时间,看着都挺正常的。”

李晓飞收到40万元转账的截屏图

部分被证实的举报

在一封李晓飞写给上级纪检监察部门的举报信中,他称这是一个“一步步滑向深渊的故事”。

举报信中,李晓飞称自己最开始在钻井队工作,2015年起转到乌鲁木齐总部担任秘书,担任秘书期间工作量大,几乎每天加班到深夜。李海平证实,那段时间儿子有时候晚上11点、12点给自己打电话,诉说工作压力大。李晓飞在举报信中表示,担任秘书以后,工作关系仍然挂靠在钻井队,造成了工作奖金不到位等问题。

2016年12月,李晓飞为了索要奖金和申请病假,找到时任经理也是此次命案被害人之一张玉祥反映问题,但沟通并不顺利。“就萌生了报复这些人的念头”,李晓飞称掌握了公司领导违纪贪腐的证据,决定以此进行敲诈。

根据李晓飞的表述,起初他想敲诈100万,双方协商后定为80万。从李晓飞微博发布的一张截图可以看到,2017年4月14日,他的银行账户收到一笔从个人账户转出的40万汇款。

李晓飞在举报信中,除了称敲诈得到40万封口费外,还列出了公司领导私设金库、公款旅游、受贿、瞒报谎报事故等至少30多项问题。他表示自己在工作几年中掌握了领导违规违纪的证据,但更为严重的贪腐问题没有直接证据。

深一度记者尝试联系到多位举报内容的当事人,除一人拒绝接受采访之外,其余人均否认了举报内容,并称不认识李晓飞。其中一位被指所经营的餐厅成为领导高档用餐场所的老板称,他不认识举报中所提到的前来用餐的领导,食堂只做员工餐。

李晓飞微博发布的一份2018年6月与中石油纪检工作人员通话的文字记录显示,他所举报的几十个方面的问题,经核查有11个属实和部分属实,其中涉及公司人员公款吃喝、住宿费超标、通过变通方式购买贵重物品等。其单位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称,“他反映的情况大部分是失实的,只有11条是,都是小问题,相关人员已经处理。”

李晓飞的诊断报告

“以为他已经放下了”

一边是李晓飞持续的举报,另一边他从玉门钻井公司收到的40万,成为了双方持续纷争的焦点。

李晓飞一直坚称,这是他以举报违纪相威胁的“敲诈”所得,但玉门钻井公司则称,这40万是借给李晓飞治疗精神疾病的。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原钻井公司人事科工作人员表示,当时李晓飞没有打借条,也不愿意在借条上签字。

根据多份材料显示,自2016年开始,李晓飞多次在乌鲁木齐、西安等地入院接受治疗,诊断结果包括抑郁、偏执等问题。一份西部钻井公司发给李晓飞父母的告知书称,李晓飞在医院曾想用针头自杀。

但李晓飞在今年7月的一份诉讼材料中表示,虽然自己之前患过抑郁症,但几次诊断都是神志清醒、逻辑清晰的,不伴有任何精神病性状。

李海平表示,儿子曾想与公司和解,提出包括以未来工资抵扣等多种归还这40万的办法,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相关材料显示,2018年9月17日,李海平在李晓飞员工离职单上签名,离职单上财务资产科一栏注明:“备用金欠款40万,已通知缴款。”对于这一栏的说明,李海平称自己当时口头上给予了否定,“我儿子举报了以后,到现在还没有查证落实,到底是敲诈的还是借的。”

2018年,玉门钻井公司以不当得利为由起诉李晓飞,要求李晓飞返还40万。判决书显示,一审期间,公司表示李晓飞在职期间,以恶意举报、无理取闹、编造谎言的手段骗取40万,二审则明确表示40万是公司给李晓飞用于看病的借款。二审判决书表示涉案40万不符合不当得利的法律特征,驳回了玉门钻井公司的上诉。

2019年,玉门钻井公司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再次起诉李晓飞。由于玉门钻井公司主张40万为借款的证据不足,法院同样驳回了诉讼请求。今年9月22日,这起案件二审宣判,法院再次驳回了玉门钻井公司的上诉。

跟父母生活的这三年,李海平每个月给李晓飞1000多元生活费,需要举报或应诉的时候就多给些。李海平说,没事的时候,李晓飞一般都待在家里,他没有大的开销,生活费大多用来买烟和零食。“他也不会做饭,中午都是奶奶给他做饭。”

李海平表示,在最近这次判决结果出来之后,李晓飞打算去法院申请解冻公积金。两年前离职后,李晓飞的公积金一直无法取出,“我以为他已经放下了和公司的纠纷,打算要回归生活了。”

来源:上游新闻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手机和讯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