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汽车知名记者周远征不到两个月闪辞A股圣莱达董事长!公司实控人是“天上人间”前老板,占用资金被催款

知名记者周远征不到两个月闪辞A股圣莱达董事长!公司实控人是“天上人间”前老板,占用资金被催款

2020-09-25 来源:手机和讯网 阅读数 569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徐明辉 来源|野马财经

记者当选上市公司董事长,一度被媒体人津津乐道。然而,看似光鲜的职业,周远征干了不到两个月就匆匆离职了。

周远征入职上市公司圣莱达前,与公司实控人、“天上人间”前老板覃辉颇有渊源。本来是欲携手战江湖,如今,周远征却上任不到60天就离职。而作为公司实控人的覃辉,更是直言:“就不该进入圣莱达”。

为何覃辉、周远征都不愿和圣莱达“沾边”?

“名记”辞任A股董事长

“我以当天上人间的老板而自豪。”香港中环中心大厦67楼,覃辉激动的挥舞着手臂。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专访。

显然,他对镜头那边叫周远征的财经记者非常满意。末了,还贡献出了唯一一张手拿雪茄的生活照。

两年后,2020年8月2日,上市公司圣莱达(002473.SZ)发布公告,选举周远征为公司董事长。而圣莱达的实控人正是覃辉。

周远征与覃辉颇有缘分,覃辉发家于重庆涪陵,周远征的媒体生涯也多与重庆有关。资料显示,周远征出生于1976年,比覃辉小8岁。

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前,周远征是业内知名的调查记者,曾任《重庆青年报》首席记者、《中国经营报》主笔,还担任西南政法大学兼职教授、重庆工商大学客座教授等。

记者们还在憧憬“努力一把就能当董事长”的美梦中,周远征却悄无声息的辞职了。

9月20日晚,圣莱达发布公告,周远征因工作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选举宋骐为新任董事长。

图片来源:圣莱达公告

履职不到2个月,知名记者就匆匆离职,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联系到周远征,对方表示“不方便透露”。随后,野马财经又拨打了实控人覃辉、圣莱达原董事长胡宜东的电话,胡宜东称“不方便回答”,覃辉的电话则显示无法接通。

值得一提的是,周远征已经是近13个月来,圣莱达第3任辞职的董事长。在此之前,前董事长符永利、“继任者”张海洋纷纷因个人原因辞职,任职均不超过一年半。

不仅如此,从周远征上任到离职,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圣莱达已有多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副总经理蔡柳雪、财务总监杨莎娜等。

野马财经梳理公告发现,截至9月21日,圣莱达一年内已有8位高管主动辞职。

圣莱达高管辞职公告

“传媒富豪”扭不转业绩

就在周远征担任董事长的前一周,圣莱达刚刚被ST,股票简称由“圣莱达”变更为“ST圣莱”。

2020年半年报显示,圣莱达营业收入仅为190.67万元,同比下降97.01%;归母净利润-752.91万元,同比下降56.21%。

图片来源:圣莱达2020年半年报

在其主要控股、参股公司中,除了宁波圣汇美商贸有限公司、圣莱达(深圳)置业有限公司,其他9家公司的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均为负数。

圣莱达在公告中解释,营收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上期小家电业务剥离”。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圣莱达原来的主营业务是小家电,但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已经剥离了控温器等小家电业务。

由于没有在经营中的日常主营业务,圣莱达在风险提示中写道,“公司缺乏持续经营能力。”

事实上,2020年上半年并非圣莱达首次业绩下滑。

自2010年上市以来,圣莱达的营业收入连续六年下滑,2017、2018年短暂回升后,2019年再次下滑至9500万元;净利润则从2012年开始,连续五年下滑,2018年久违扭“正”后,2019年再度亏损,亏损额高达1.33亿元。

圣莱达财务报表 图片来源:巨潮资讯网

其实,圣莱达上市前,曾是国内知名的温控器生产厂家之一。上市时,由于是家族资本运作,曾引起不小轰动。

新浪财经当时报道,宁波一对父女(杨宁恩、杨青)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手段,造就了一家公司(宁波圣利达)、一家外资企业(香港爱普尔)、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宁波盛阳投资)。最后,这三家公司衍生出一个中小板上市企业——圣莱达。

图片来源:圣莱达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告书

2015年,这家已经连续亏损两年的公司,被名噪一时的“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天上人间”老板覃辉相中。

当时,在覃辉的带领下,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0198.HK)及星美文化旅游(2366.HK)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正在稳步增长。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据野马财经多方了解,当时“MT系”先看上了圣莱达,“MT系”有资本,但是没有产业,就通过中介找到覃辉,希望能够合作。

恰逢覃辉也筹谋着让星美“回A”,双方一拍即合。2015年7月,覃辉麾下的“星美系”成员星美圣典,以18.62亿元的价格受让圣莱达股权,原实控人套现离场,覃辉成为了圣莱达的实际控制人。

然而,覃辉也未能扭转ST圣莱的业绩。

2017年5月,圣莱达被实施退市警示风险,同时还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覃辉作为实控人,被采取市场禁入措施。

彼时,覃辉在电话中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我们就不该进入圣莱达,我们进入之后才发现这个公司问题太多,不够资格上市,但是谁应该承担责任呢?难道是我们?”

覃辉没有想到,自己高价买下的公司会成为“包袱”;圣莱达也没有想到,自己没等来“救世主”,却成了控股股东的“提款机”。

不还钱?法庭见!

今年4月30日,圣莱达发公告称,公司自查发现存在“控股股东(星美国际)关联方(星美影院)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公告提到,去年8月至今,公司自有资金共计7192.31万元转至控股股东关联方的账户代付款项,截至目前尚有7052.94万元未归还。

图片来源:圣莱达公告

当时,星美国际承诺,1个月内全额归还,并按照年化8%回报率返还占用期间产生的利息。

5月28日,星美影院如期将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全部归还。

然而,这笔钱还没在圣莱达的账户上捂热乎,就于6月1日-10日,从圣莱达账上划走了。圣莱达调查发现,上述资金原来是星美影院找小贷公司临时借款,应付相关方完成核验。

据圣莱达最新披露,截至目前,控股股东关联方星美影院共占用上市公司资金7319.77万元;控股股东关联方华民贸易共占用上市公司资金500万元,两者合计7819.77万元,占净资产的46.23%。

近一半的净资产被占用,圣莱达“苦不堪言”。据圣莱达表示,占用资金主要用于控股股东关联方代付款项、偿还债务等用途。

借钱容易要钱难,“什么时候还钱”成了圣莱达最关心的问题。

圣莱达表示,公司已于8月21日向星美国际及实控人覃辉发催款函,公司负责人也多次通过电话及微信方式督促覃辉尽快履行还款义务。

几经沟通,双方确定了还款计划:

2020年10月14日前,星美影院返还现金1000万元,华民贸易返还现金500万元;


2020年11月14日前,星美影院再次返还现金1000万元;


同年12月31日前将剩余部分全部返还。

图片来源:圣莱达公告

圣莱达在9月22日发布的《关于深交所2020年半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提到,“公司正在与律师讨论准备向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提交诉讼材料,拟采取法律措施追回被占用资金。

同时,独立董事在公告中强调:“公司更换了管理层,选举了新的董事长,聘任了新的总经理及副总经理......使内部控制真正做到实处。”

其实,“星美系”近年来的财务状况并不明朗。星美控股已停牌超2年,甚至因为拖欠审计费用发不了财报。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星美控股负债总额高达114.32亿元。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此外,据《新京报》报道,“中植系”已成立院线管理公司,接盘了“星美系”旗下部分影院。

“星美系”似乎等来“救世主”,不过圣莱达的现状却不乐观,截止9月23日收盘,股价为6.24元/股,总市值9.98亿元,相比2015年高峰时的市值57.76亿元,缩水82.72%。

如今,记者转行的周远征,上任董事长一个多月,便火速辞任。人事动荡背后,圣莱达亟待新的“救世主”。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手机和讯网,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