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农妇、贵妃、性感名妓……还有什么是她不能演的

农妇、贵妃、性感名妓……还有什么是她不能演的

2020-09-20 来源:一条 阅读数 655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9月16日,悬疑网剧《沉默的真相》豆瓣开分8.8,

谭卓饰演女主角李静,

网友评价说这个角色集智慧、知性、性感于一身,

国产剧里少有,“熟到恰到好处。”

对很多人而言,谭卓面熟却名字不熟,

但其实她是一个难得的宝藏女演员:

《我不是药神》,她是在夜总会跳钢管舞的妈妈,

《延禧攻略》,她是骄横跋扈又透着蠢萌的高贵妃,

处女作《春风沉醉的夜晚》就直接走了戛纳红毯,

去年年底《误杀》她和陈冲演对手戏,

提名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

同时进入国内女演员票房榜top5。

《误杀》中谭卓和陈冲的对手戏

她其实并不是科班出身,

34岁的她,演了这么多经典角色,

人们对她的个人故事仍然知之甚少,

一条专访了她,

听她讲述百变角色背后的经历。

自述 谭卓 编辑 闫坤沐

《春风沉醉的夜晚》中谭卓饰演工厂女工李静

时隔12年,谭卓再次成为李静。

2008年,23岁的她拍了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春风沉醉的夜晚》,饰演的李静是个工厂女工,在厂长、工友、男友之间辗转寻找依靠,最终却发现没有人真正爱自己,在痛哭一场后默默消失。

12年后,悬疑网剧《沉默的真相》播出,这次她的角色也叫李静,一样没有被命运优待——男友突然不明不白死亡,她的生活也随之被颠覆。

但这次,她不再只是无声的承受者,而是拥有了掀翻一切的能量,在蛰伏了几年之后,牵头编织了一个局,组成“翻案者联盟”,由此开始了整部剧的故事。

这是个国产影视里少有的女性角色,举手投足散发着性魅力,但绝不俗气,用原著的形容:“熟得恰到好处”。

《沉默的真相》里有一场戏,是她被传唤到警察局问话,警察拉开椅子示意她坐下,她高压之下没有一丝慌乱,优雅地顺了一下裙摆,偏过头说了声谢谢才落座。

两个李静之间从茫然到成熟的变化,也像一种寓言,串起谭卓本人走过的12年。

《春风沉醉的夜晚》剧照

初入行时,她对演员完全没概念,凭借一张素颜的照片就被娄烨选中。偏偏娄烨是个非常宠爱演员的导演,喜欢真实的、即兴的东西,极其保护表演者的情绪。一部戏拍下来,谭卓形容开心得像度了个假,自己的戏份杀青了都不舍得离开剧组。

这场奇遇的高潮是去戛纳电影节,她顶着一头蘑菇短发,是站在娄烨、陈思诚、秦昊中间唯一的女孩,有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看什么都新奇,却又对眼前的一切在行业里到底意味着什么一无所知,到哪儿都咧着嘴傻笑,被法国媒体拍下来,写个标题叫做“中国蜜桃”。

谭卓制片并主演的电影《小荷》剧照

然而回国之后,平静下来,她还不太明白演员这个职业到底是做什么的,开始了自己口中“晃晃荡荡”的生活。她甚至庆幸自己拍的那些文艺片受众小,这样她就仍然拥有自由。别人问她是做什么的,她不愿意说自己是演员,就瞎编一些边缘职业,后来怕露馅,干脆说“我妈养我”,听的人调侃:“呦,这个职业不错。”

《Hello树先生》剧照

那几年她在工作上是随遇而安的态度,有戏找过来,她觉得不错就去拍,常常一年就只拍一部,留下了《Hello树先生》、《小荷》这样的作品,但总有种疏离感,拍完就走,很少在剧组交朋友。

对于演戏这件事,理性的谭卓觉得自己紧绷、严肃,这种”放不开“阻碍了她在职业上更进一步,她非常渴望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找不到方法。

《如梦之梦》饰演青年顾香兰

她打算过彻底停工去读书充电,但是最后让她醍醐灌顶的是话剧《如梦之梦》。

在这部八小时的戏里,她饰演女主角顾香兰,三十年代的上海名妓,一个柔媚入骨的女人,爱上一个小开。就在赎身前夕,对方突然破产,这时又来了一个法国伯爵,要带她走。走还是不走,要不要放弃昔日的爱人,怎么选都逃不开命运的捉弄。

《如梦之梦》中与金士杰对戏

这个角色的另一位饰演者是许晴,公认的风情万种。和她比起来,谭卓只能用“坚硬”来形容自己。排练和演出的头一年,她说每演一场都是在舞台上死一次,明明是大夏天,下台后却冷到要把道具皮草服装裹在身上,一演完就瘫坐在台下,整个嘴唇都是白的。

有一天晚上,她在梦里梦到了对的表演状态,赶紧醒过来想抓住,却发现已经不记得了,只能嚎啕大哭,哭完再重建。

就这样不管不顾一直演到第三年,她才明白她不是要和紧张对抗,而是要和紧张相处。到第五年,她开始享受舞台上的每次呼吸,也敢于在表演上有不同的尝试。

《我不是药神》中跳钢管舞的镜头

拍《西小河的夏天》,她就去学越剧。为了《我不是药神》里十几秒的镜头,练了两个月钢管舞,练到全身都是淤青,一度骨裂。演《全心爱你》,她又天天泡在拳击馆。

《误杀》的故事发生在泰国,她就每天去晒太阳,不仅追求黑,还要足够粗糙,晒到雀斑都出来了,工作人员担心她再也恢复不了了。

《误杀》剧照

人一旦松弛下来,会发现曾经无比缠绕纠结的那些事情,都迎刃而解。不久前,她去录了一档叫《巧手神探》的综艺,节目里抛梗不断,合作的嘉宾周震南感叹:原来你根本不是老艺术家说教型的人。

和谭卓接触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她身上没有身为所谓公众人物的矜持和隐藏,回答问题常常以拖长尾音的语气词“嗨”为开头,表达一种“这根本不是事儿”的洒脱态度。

《延禧攻略》中的戏曲扮相

几年前她开始接商业片、演于正剧,采访时常常被问到为什么接戏的跨度会如此之大,她坦诚地说过自己确实需要挣钱,也强调无论文艺片还是电视剧,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她看重的只是内容本身的质量。《延禧攻略》播出时大火,豆瓣评分7.2,最终也印证了她的判断。

《暴裂无声》中谭卓饰演失去孩子的农村母亲

和一条编辑聊天时,我们复盘了她接演的电影,发现她很多时候尽管是女主角,但名字会排在几位男演员之后,她对此也没有一点扭捏,爽快承认确实会有这种情况,不过戏份、排位这些并不是她接戏时首要考虑的因素:

“我还是以项目好为出发,如果要在意(排位)的话,我有很多其他的选择,比如说刚才说的大女主戏,戏份多,给的钱也多,你毫无疑问排在第一个。但是有的时候你会觉得方方面面没有那么理想,拍得很辛苦,最后结果不好还会挺难受的,你既然已经预知为什么还选择,我又挺精神洁癖的,如果这样的话,我还不如选择我觉得好的作品。”

《误杀》上映时,演员表里她的名字写在陈冲之前,有媒体传她和陈冲抢番位,她又选择用坦诚的方式解决,说这都是合同里签好的:“怎么抢,像抢玩具一样吗?”同时也表示大家在一起合作,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纷乱的声音。

最近几年,谭卓一直在打破外界给她的标签和刻板印象。

谭卓说观众其实并不那么了解她,但她也不急于把自己的所有面向都拿出来展现:“演员其实挺需要做减法,让自己有更多时间精力去投入到更有效的事情上。”

以下是谭卓的自述:

《沉默的真相》李静这个角色,被冤死的那个人是她的前男友,她在背后设了一个局,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能重新唤起正义。

廖凡老师演的警察有点像天选之子一样,他到我的书店来了解真相,我嘴上其实是跟他否认的,说都没有、不是我做的,但其实我的眼神给他的是相反的信息,希望他能进到我们这个局中来揭开真相。有一个戏中戏的感觉,像女特工,对演员来说是很过瘾的。

我记得有一场戏是我给白宇演的角色交代整个案件的背景,那场戏导演有很多想法,想这样拍,也想那样拍,试了好多种。

当时我的一个朋友,《药神》的摄影师王博学来探班,他说你最多演两种,演多了导演会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但其实在那种氛围之下我们都很贪婪,想要各种可能性,反而把进度那些压力都忽略掉了,这个对创作来说是很奢侈的,投资方自己承担很大压力,愿意去做这样的尝试,很不容易。

美好的初始

我入行的经历充满偶然。上初中的时候有一次逃课被抓住了,老师问我去哪儿,我随口说是和同学一起去报考艺术学校,最后就硬着头皮读了播音主持。

上学的时候当过主持人,后来拍了一个MV,就被推荐给我第一个经纪人,签了约。

对于演戏,我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表演训练。有一天娄烨的副导演去我们公司,我经纪人说你给她拍张照片,我也没化妆,就拍了,当天夜里1点多,他们就给我打电话,找我演《春风沉醉的夜晚》。

对我来说那次拍戏就像度假一样。我们在一个非常单纯的创作环境里,前期准备就准备了半年。

娄师傅是一个很懂演员的人,他知道演员是非常敏感和脆弱的,所以他一般不会把压力给到演员身上,他会让所有人来尽量配合和保护演员的表演。

你演戏中需要,你想干什么都行,你想去任何位置都可以,不会说这儿有个灯,你不能往这走,这是机器,你不能出去,完全没有,而且他很喜欢那种真实和即兴的东西。

拍完以后有个朋友问我拍得怎么样,我说特别开心。过两天,摄影师曾剑也从剧组回来了,他和我们共同的朋友说,拍娄师傅的戏真不是好干的活,太累了。他们合作得非常好,他这么说完全是调侃的语气,不过你还是会意识到说,其实娄师傅是把很大一部分压力给了工作人员,但是对演员非常宠爱,尽可能为演员提供最大的表演空间。

我刚入行碰到一个这样的团队,他们都在用他们自己的经验告诉你,什么是一个高级的审美,什么是有魅力的个人风格,给了我一个特别美好的初始。

秦昊和谭卓在戛纳 图源:新浪娱乐

去戛纳的时候,我在里面是最小的小朋友,娄师傅、秦昊他们都是照顾我、保护我的那种感觉。后来看到红毯上的照片都是在那傻笑的,没心没肺的那种傻笑,那时候法国的媒体拍到我的照片,他写的名字叫中国蜜桃,就是觉得很青涩。

我记得当时我和秦昊马上要去参加一个活动,我的高跟鞋上掉了一颗大珍珠,两边脚明显不一样,我说这怎么办?秦昊蹲下把我另一个鞋的珍珠咔就掰掉了,特别果断。

我当时心疼坏了,可是我一想这是最好的办法,然后我们就又开开心心直接去现场了,在一起的时候有特别多很美好的回忆。

《西小河的夏天》剧照

《春风沉醉的夜晚》里还有张颂文老师,我演女工,他演喜欢我的厂长。后来我们还合作过《西小河的夏天》,他演我的老公,遇到一个年轻漂亮的英语老师就精神出轨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困境。

我和秦昊、张颂文平常大家并没有什么联系,因为都各自在忙,但是我相信我们还是存在于彼此最深的印记当中的人,这次迷雾剧场虽然我们不在同一部戏,但是大家都被观众看到了,我也很替他们高兴。

演员的宿命

你知道演员是很被动的,很多东西很难设计。比如说我从业十年,到了《药神》和《延禧攻略》那一年,还有《暴裂无声》和《你好,之华》,很短时间我有四个作品上映,迅速被大家认识了。

其他人就说你是劳模,但其实是分别几年拍的,没想到都赶到那一个时候上,就有些宿命的力量在里面。

在那之前很多年,其实我对当演员是没有什么执念的。

我小时候家庭条件还不错,到高中之前都还挺顺遂。当然后来也是家庭发生了很大的变故,我知道的时候也非常突然,但我并没有觉得很痛苦或者很害怕,而是马上就觉得说,ok,都交给我,我来承担这些。

我曾经想过只演电影,因为电影对演员来说是相对幸福的一个工作环境,但是后来其实你越拍越发现,你归根结底还是希望能拍好东西,那个形式不是最重要的。当电影也没有那么多好的内容去满足你,也有好的剧找过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去选择呢?

我其实挺喜欢《西小河的夏天》的。一开始导演周全找我的时候,他是想让我演那个年轻貌美的女英语老师,我看完剧本之后说我更想演张颂文的妻子。

她是个越剧演员,有个10岁的儿子,比我实际年龄要大,导演就觉得怎么会有女演员愿意扮老,但是我觉得她面对老公出轨之后,中间那些很复杂细微的小动作和层次感特别吸引我。

有人问过我,为什么演了很多戏好像不是绝对的第一主角。有的时候也会有大女主的项目来找你,给的钱也多,戏份也多,毫无争议你的名字排在第一个,但是其实它的创作的东西都没有那么理想,你既然已经预知出来的结果,为什么还去选择,在这一点上我挺精神洁癖的。

越来越自在

接演《如梦之梦》,其实是因为我想去掉一些束缚,我想让自己更舒展。《如梦之梦》的赖声川老师做了一个看起来很惊人的判断,觉得我可以演一个这么华丽的、性感的女人,要知道这和我以前电影里的角色相比可以说是颠覆性的。

现在,我就自在很多。前段时间录《巧手神探》我就很开心,我们录完了,最后一起大家吃杀青饭,他们就说觉得我很自在,很自由,我自己也觉得挺好的。

其实你看我拍的作品并不多,屈指可数就那么几个,但是还是能被大家关注到,我在这个环境里变得越来越有安全感了。当我有安全感的时候,就会卸掉很多东西,本我会出来。

生活中的谭卓

我慢慢开始上一些综艺或者拍一些时尚大片,总有人说,啊原来你是这样的,你不是我们以为的很高冷那种样子。从这方面来说,大家对我的了解还是非常少的。

其实我自己是很open的,喜欢尝试。我很喜欢艺术,小的时候在家也总是画画,画得满墙都是,还给娃娃做衣服。曾经有一个阶段,我也不怎么拍戏,我就和我妈妈一起玩儿,我做设计,我妈用手工帮我做出来,还开了个服装店去卖,后来精力实在顾不过来才关掉。

你问我说现在市面上流行姐姐审美,还有个新词叫“中女时代”,我怎么看,说实话如果从大环境来说,我没有太大的感觉,我觉得其实这就是一个审美不断更迭的过程,大家看幼女看得审美疲劳了,就想看看姐姐,过两天想看奶奶,过两天又想看幼女了,它其实是个circle(循环)。我是希望大家能了解到女人的多样性,能有更多样性的审美。

你说我这些年松弛了,我对自己的希望确实是可以张弛有度,不过我觉得目前还没有完全达到。成长过程中你会不断遇见问题,再不断解决。人最大的局限就是自我局限,放松和自在是最终的一个目标,一生要去面对。

部分图片、视频资料由谭卓工作室、爱奇艺提供???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一条,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