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故事:路过村庄,发现全村只剩下个7岁男孩,起疑跟踪我察觉蹊跷

故事:路过村庄,发现全村只剩下个7岁男孩,起疑跟踪我察觉蹊跷

2020-09-20 来源:深夜奇谭 阅读数 570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本故事已由作者: 杨柒七,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道士要闭关为孟婆疗伤,所以便交给了孟桑榆一个任务。

说是他早年间曾封印了一只大妖,算着日子,估摸着封印就快失效了,而封印失效那日,便也是大妖的一个劫难。

且,此劫,他躲不过!

故而,道士将自己随身的酒葫芦给了孟桑榆,让她去一趟,将那大妖的妖灵救回,并收入到葫芦之中。

孟桑榆问道士:“既是你当年封印的大妖,那定是一只恶妖,又为何要救他妖灵?”

对此,道士没有解释,只是瞥她一眼,淡淡说了一句:“我乐意!”

“……”孟桑榆嘴角狂抽,看着道士那副了不得的嘴脸,就恨得牙根都痒痒。

然而,她只能笑嘻嘻地目送着道士进房,关门,然后在心底冷笑着。

呵呵,行,您厉害,您乐意,您嘴皮动一动,我就得跑断腿!

那还能怎么办呢?

人家是师父,她是徒弟,她打也打不过,骂吧,还会遭雷劈。

更何况,她可还指望着人家救自己的妹妹呢,还能咋办,忍着呗!

于是乎,她吩咐了小不归几句话后,便和陵光再一次地离开了道观,去往了道士封印那大妖的所在之地——姑苏城。

2

孟桑榆寻思着,要么就等到了姑苏之后,找一个风景秀丽,鸟语花香的地方,让他亲一下好了,省得他整日都是那副要死要活的德行,看得她心烦。

然而,当她和陵光到了那传闻中的姑苏城时,却是都愣住了,双双大眼瞪小眼了半晌,才异口同声地道:“走错地儿了?”

又不约而同地看了看前后左右,掐算了一下地理方位,最后对视着,再次异口同声道:“没错啊!”

可如果他们并没有走错路,那他们面前的这个被满满藤蔓给覆盖得几乎看不出是个城楼,且城内也弥散着一股子死亡气息的城,又是哪?

“难道咱们来晚了?”陵光凝眉开口,“怕不是那大妖的封印提前失效了,他跑出来祸害了整个城的人?”

“不可能!”孟桑榆果断地摇头,“臭道士掐算的日子是不会出错的,定是又出了其他变故!”

陵光闻言,便微微阖目,以灵力去感应对面死城的所有气息,俄顷,睁眼时眸光中却是浮起了一抹诧异。

“怎么了?”孟桑榆问他。

“这城里没有死过人的血腥气,不,准确地说,应该是根本就没有人气,就好像是一座荒废了多年的死城。”陵光略有迟疑地说道。

“荒废了多年?怎么可能?”孟桑榆虽然并未来过姑苏,可姑苏的盛名她却也是听说过的。

倘若如此出名的一个城出了事,那早就已经传遍天下了才对,然而她却从未听到过有关其出事的任何消息。

况且,若是当真出了事,臭道士也应该会掐算到才对啊!

“不论如何,此事也定与那大妖有关,咱们与其在这瞎猜,倒不如进去瞧瞧。”

陵光说罢,孟桑榆也觉得有道理,便点了点头,总归来也来了,这城里究竟有何玄机,一探便知!

此时正是一日午时,日头尚好的时候,二人打定主意,便就朝着前方那个被无数藤蔓所掩盖住的城楼走去。

却不知,他二人走着走着,那被阳光所映照在地上的影子,竟是渐渐地……消失不见了!

3

青藤蔽日,阴风阵阵。

孟桑榆和陵光刚刚踏进姑苏城的时候,便是双双打了一个寒噤,下意识地就停住了脚步,警惕地看着城内的情况。

藤蔓皆是从地底之下破土而出,再延伸生长到百米千米,将整个城中的房屋,庭院以及各种建筑都给缠绕了个结结实实。

而半空中,亦是被无数根一人那么粗的巨大藤蔓所交错缠绕在一起而编织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

“这藤蔓中有妖气。”陵光沉声说道。

“嗯,这妖很不简单,虽然藤蔓上带有妖气,却并非本体,而他的本体在哪,我却一丝一毫都察觉不到。”孟桑榆凝重说道。

陵光忽然抬手,一缕火光自他掌心幽幽燃起,然后他大手一挥,那火便赫然朝着不远处的一个房屋急速而去。

正烧着了那房屋外面所缠绕着的藤蔓,犹如一条条火蛇在挣扎一般,疯狂地扭动着身躯,然后化为灰烬,飘向空中。

房屋没了藤蔓的束缚,赫然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孟桑榆和陵光对视了一眼,便齐步走了过去,然后轻轻推开了那房屋的门,“咯吱”一声,房门作响,屋内一片空荡。

二人小心地走了进去,只见屋内干净整洁得就好似刚刚有人打扫过一般,并无挣扎打斗的痕迹,而桌子上,竟还有几盘已经坏掉的饭菜。

孟桑榆看着那些显然是动都没动过的饭菜,说:“看来事出突然,这些人在根本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就出事了。”

陵光巡视了整间屋子,听到孟桑榆的话,便点了点头,疑惑道:“不过他们都去哪了呢?这屋子里空无一人,难道他们都跑出城了?”

孟桑榆摇头:“怕是没有。”

若是有,那么姑苏城出事的消息早就传遍天下了,不是么?

跟着,他们又用同样的法子查看了城中的几间房屋,发现所有房屋里面的情况皆都与第一个一模一样,不由得,二人陷入了深思之中。

暂且不说这姑苏城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单说道士这次是让他们来这救回那只大妖的,可他们进城这么久了,除了感应到那些藤蔓上有妖气,却再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妖物存在了!

那么……那只大妖去哪了?

还是说,这姑苏城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只大妖所为?!

却在这时,陵光大喝一声:“什么人!”

4

姑苏城很大,当孟桑榆和陵光几乎是找遍了半个城,才终于抓到了一个活人的时候,二人早已累得气喘吁吁。

一个刻着“姑苏”二字的石碑后面,藏着一个看似六七岁大小的男童,正瞪着一对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对面的两个人。

“小孩儿,”孟桑榆挑眉看着男童,端详了片刻,问,“你是人是妖?”

男童扒着石碑,说道:“我是人!”

人吗?

孟桑榆又打量了他半晌,发觉从他身上的确没有感觉到任何妖气,便继续问道:“这发生什么事了?人都去哪了?你又为何在这里?”

“我爹娘,还有叔叔伯伯和婶婶们都被妖怪抓走了!”男童说罢,又指了一个方向:“就是那里,他们都被抓到了那里去了,我要去救他们!”

陵光狐疑地扭头看了看男童所指的方向,见那边似乎是一片树林,且也没有嗅到丝毫妖气,便眯着眸子,冷笑地凑近了石碑,低低道:“行了,你就别装了,你就是那个妖吧?”

怎料他话音刚落,男童朝着他身上就啐了一口:“呸,你才是妖,你全家都是妖!”

“我去,你个熊孩子!”

陵光怒了,抬手就要去抓那男童,却忽觉后脖领被人一扯,跟着孟桑榆的声音便在他身后响起:“行了,童言无忌懂不懂?小孩都欺负,也不嫌丢人!”

说罢,就将他朝后面一扯。

陵光被拽了个踉跄,却又不敢还手,只能委屈巴巴地站在孟桑榆身后瞪着那个小男孩,打算用眼神杀死他!

孟桑榆则是对那小孩道:“我们就是来捉妖的,你既然认路,就带我们去一趟?”

男童看着孟桑榆,眨了眨眼睛,俄顷,微微点头,从石碑后面走了出来,示意他们赶紧跟上,便朝着刚才他指的方向跑去。

陵光始终都觉得这突然出现的小孩有问题,一路上都在孟桑榆的耳边上叽叽喳喳个不停,烦得孟桑榆不得不用心念传音跟他说了一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至此,陵光才算是终于消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们也终于跟着那小男孩跑进了城郊的林子中去。

“喂,小子,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陵光忍不住地朝前面那个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似的,跑得飞快的小孩儿喊了一句。

林子里的路并不好走,树与树之间的距离也很狭窄,且其中还有不少的灌木丛。

而地上,落叶枯枝之下,偶尔会碰到藏着与城中藤蔓相似,却又不同,且交错缠绕成的一个又一个藤网的陷阱!

那些藤网上皆都覆着一层黏稠的毒液,滋滋作响,还冒着细小的白色泡沫,想来若是有人稍有不慎,踩入其中,便即刻就会被其上的毒液迅速腐蚀!

即便是孟桑榆和陵光,为了躲避这些陷阱,也着实耗费了不少精力。

可那小孩,在这危机四伏的林中奔跑起来,竟就好似如履平地,轻车熟路,几乎是看都不用看的,便知晓那些陷阱在哪,跑跳之间,就能轻松闪避开所有藤蔓和陷阱。

他并没有回答陵光的喊话,只是一副急着投胎的模样,发了疯地奔跑着,就好似稍微迟一些,便会酿下滔天大祸一般!

眼看着小孩和自己的距离越拉越远,孟桑榆眉头微蹙,说道:“陵光,用火把这些藤蔓都烧了!”

然而,她话音才刚落下,不远处的小孩突然停下,转身就向他们大叫一声:“小心!”

5

赫然之间,原本还静悄悄一片冷寂的林子竟好似活了一般,所有的藤蔓皆都好似一条条毒蛇朝孟桑榆和陵光就攻击了过去!

滋!

猝不及防,一根藤蔓就狠狠抽在了孟桑榆的左臂上,毒液顷刻间便腐蚀了她的衣袖,将她手臂的皮肉给灼出了一道血痕!

钻心的疼痛让孟桑榆倒抽了一口凉气,同时一面躲避着其他藤蔓的袭击,一面快速地祭出了一道诛邪符按在了左臂的伤口处。

毒液被符箓快速祛除,待黑血变成了鲜血,孟桑榆也不耽搁,当即抽出骨笛便吹奏了起来!

这藤蔓必是妖物!

而只要是妖,就必怕骨笛!

笛音悠扬,却夹杂杀气,大地忽地卷起一阵飓风,将无数落叶枯枝皆都卷入了其中,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旋风,陵光适时唤出一缕朱雀之火,亦被卷入其中,成就了一个火旋风!

旋风携火,在笛音的控制下,疯狂地卷舐着林中所有的藤蔓,所过之处,皆成飞灰,袅袅于空。

“阿桑,你没事吧!”陵光半蹲在一棵大树上,无法看到孟桑榆受伤的左臂,且刚才因为事发突然,躲避藤蔓,也并未发觉孟桑榆受了伤。

孟桑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盯着前方远处那个一直没有动作,也没有遭受到藤蔓攻击的小孩。

藤蔓没有攻击他。

而他刚才更是在藤蔓发动攻击之前就洞悉了先机,并开口提醒了他们小心!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可这小孩的身上,却并无妖气……

孟桑榆在心中思忖着,目光则是紧紧盯着那小孩,而那小孩见他们这边已经摆脱了藤蔓,便是一言不发地忽然转身,竟朝着林子深处继续奔去!

“小崽子想跑?你给我站住!”陵光见状,立即大喝,当即去追!

孟桑榆也不甘落后,即刻跟上!

一时间,光线昏暗,且还泛着阴森寒气的林子中,三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地向前蹿行着。而之前那些有毒液的藤蔓也再没有出现过了,故而让孟桑榆和陵光的行动也方便了不少。

然而,孟桑榆在陵光后面看着他的背影,越看,就越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 路过村庄,发现全村只剩下个7岁男孩,起疑跟踪我察觉蹊跷。

突然,她双眸一瞪:“陵光!”

陵光闻声,立即停下,转身看她:“怎么了?”

却见孟桑榆脸色难看,双眸之中也全都是惊讶:“你的影子呢?”她问。

“影子?”

陵光不明所以地低头一看,却也是一愣,又疑惑地抬头看了看天。

虽说这林子的光线昏暗,而林子之外又被那奇怪的粗壮藤蔓给交织缠绕遮住了大多的光,可终究也还是有些许的光能透过藤蔓的空隙照进来。

只要有一点光,影子就绝对不会消失!

可……

此时此刻,他的脚下,的确没有影子!

而这时,孟桑榆的声音则再次传来:“我的影子,也不见了!”

6

“糟了!”

陵光突然大叫一声,一脸的惨白。

孟桑榆还以为他知道了真相,便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等他说下文。

结果,他却是一脸羞愤地骂道:“定是影女干的,那小孩就是影女变的!她就喜欢搜集那些长得好看的男子的影子,再将其做成影人,然后……然后供她玩乐!”

说着,他还一把抱紧了自己!

孟桑榆无语:“……”喂喂喂,你可是堂堂朱雀大帝好吗?若真是影女干的,她区区一介小妖,能摄走你的影子?

陵光却当真了,越想越觉得凭自己的姿色,若是不尽快将影子找回,那极有可能很快就会被影女给玷污的!

于是,他撸起袖子,干劲十足地就要继续去追!

怎料,就在他转身,迈出第一步的刹那,脚底下忽然一软,“嗷”了一声后,整个人就陷进了一片漆黑沼泽中去!

孟桑榆嘴角一抽,她实在没眼看了。

她觉得,自己怕不是带了一个傻子出来吧?

那边,已经陷进去大半个身子,只剩下了脑袋和两个手臂的陵光则是朝她挥了挥手:“阿桑,救命……”

孟桑榆捂脸,极其无奈地走了过去,站在沼泽边上,看着沼泽里面还在继续往下陷的陵光:“人怕沼泽就算了,你是人吗?”

陵光仰着头,看着她,愣了半晌,眨了眨眼:“我怀疑你在骂我,可我没有证据。”

孟桑榆白了他一眼:“行了别闹了,赶紧出来,那小孩都跑没——啊!”

话未说完,一双大手突然从沼泽之中伸了出来,一把握住了孟桑榆的脚踝,不等她反应,便将她给拖入了沼泽之中!

等她回过神来之时,沼泽之中,她已经与陵光是头并着头,肩并着肩了。

“……”空中仿佛有乌鸦飞过。

二人对视,大眼瞪小眼了半晌,孟桑榆才尴尬地说:“大意了,大意了,咳咳……”

陵光则是强忍着让自己不笑出声来,脸却是已经憋得通红无比。

而这时,孟桑榆也才终于知道了陵光为何在陷进去后,没能第一时间脱身了。

因为这沼泽并非是普通的沼泽,这沼泽下面,居然有无数只手在死死地攥着她的脚踝,不停地将她往下面扯,且……似乎还在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吸食着她身上的灵力!

嗖嗖嗖!

突然,一道身影自他们身后如若鬼魅一般地穿梭在各棵大树之间,然后奔着沼泽之中的二人就急速冲去!

陵光脸色一凛,大叫一声:“终于来了!”然后一层赤红色的火焰便自沼泽之下旋转而起!

同时,那身影也已经冲到了沼泽之上,口中念着什么,手中掐诀,一道强光赫然自他指尖乍现,然后猛地就被推向了沼泽中去,与陵光身上那涌上空中的火焰顿时就撞在了一起!

然而,让陵光愕然的是,那强光竟并未被他的朱雀之火烧尽,而竟是直接穿过了朱雀火,朝着沼泽之中急速攻来!

“不好!”

陵光一把抓住了孟桑榆的手臂,然后便听一声穿透苍穹的鸟鸣赫然响起,跟着就是一道红光自沼泽之中迅速蹿出!

二人落地,一身狼藉。

却听一声惨叫忽自空中传来,抬头一看,原是刚才陵光的那团朱雀火虽然并未成功阻止对方对他们的攻击,可是却生生打在了那人的身上!

朱雀之火,岂是那么容易便能熄灭的!

只见那身影惨叫着自空中落地,然后任凭如何在地上翻滚拍打,身上的朱雀火却是越烧越旺!

陵光瞧着,得意地冷哼一声:“小东西,还真以为就凭你那点道行,能奈何得了我?”

火中的身影自然就是之前的那个小男孩。

而陵光之所以陷入沼泽,是因为他实在懒得再继续追下去了,这才故意让自己落入陷阱,等待对方主动出击!

“你就是影女吧,快把我们的影子交出来,否则我烧得连你娘都不认识你!”陵光凶恶地大喝道。

一旁的孟桑榆却是用胳膊怼了怼他,道:“你看!”

陵光不明所以地扭头,又顺着孟桑榆的目光看去,也是一怔!

原是他们刚才深陷其中的那个沼泽,竟然不见了!

“他刚才好像不是要攻击我们,因为我并没有感觉到他的杀气……”

孟桑榆迟疑地说着,“反而,他似乎是在救我们!”

“你的意思是,他本来并非是想攻击我们,而针对的是那个沼泽?”陵光一个激灵,也没多想,转身便是扬袖一挥。

火焰熄灭,地上惨嚎翻滚的小人儿也才终于停住了挣扎,大口大口地喘息了起来。

孟桑榆走近,注视着他:“你到底是谁?要带我们去哪?”

却见地上的人缓缓向他们伸出了手,半晌,才艰难地开了口:“帮,帮我救救,这城里的人!”

7

他是蜮,一种形似鳖,却只有三足的妖。

他最擅长的是含沙射影,凡是被他的沙子所射中了影子的人,轻则生病,重则会死!

同时,若是一个人没有影子,便也就无法遭受到他的攻击了。

可这世间,只要有光,便就一定会有影!

故而,他最喜欢的就是藏在暗处,观察着那些形形色色的人类,然后再在其中挑选一个自己觉得最顺眼的,便向其影子吐沙!

他眼看着那些人在影子被自己吐了沙子后,脸色一点点变得难看,身子也越来越弱,就连寿数也开始渐渐地消逝,他便觉得自己无比地满足!

他讨厌人类,说不上来缘由地讨厌。

所以他的乐趣就是玩弄人类,再看着那些被他玩弄的人类的生命,一点点,一点点地走向衰亡。

对此,他乐此不疲。

直到有一日,他按照惯例地在暗处寻找着下一个目标,而盯上了一个唇红齿白的道士时,他的职业生涯便算是彻底地走到了尽头!

那道士不怕他的沙!

不但不怕,还发现了他,骂他随地吐痰,没素质!

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嚣张的人类,当即就跳了出来,对着那道士的影子就呸呸呸一连吐了好几口毒沙!

怎料,那道士非但一点事都没有,甚至还将他给暴揍了一顿!

道士对他说:“你可以不喜欢人类,却不能因为你的不喜欢而伤害他们。”

道士还说:“他们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不愿试着去接纳他们,融入他们,甚至是喜欢他们呢?”

最后的最后,道士将他打回了三足巨鳖的真身原形,然后封印在了一片荒芜之处,临走时曾对他说:

“或许你永远都不会喜欢人类,但是你必须明白,这天上地下,没有任何一种生灵有权去决定另一种生灵的生,或是死!”

再后来,那道士就离开了。

而他,被封印了三百年后,庞大的身躯早已和周遭的一切都融为了一体,并石化成了一片大地。

且因为他妖力的滋养,而使得生长在其上的植物也会异常的茂盛,以及一些幼小的动物来到此处,也格外地容易修出灵智。

渐渐地,有人类发现了这里,还居然要住在这里,他自是不愿的!

他本就讨厌人类,又怎会愿意让人类住在自己的身上呢?

于是最开始,当那些人类在他背上开凿,建房的时候,他几乎是将自己这辈子所知道的所有骂人的话,都给叭叭了一遍!

然而,那些人却根本就听不到他的声音!

他骂累了,也倦了,便由着他们了。

总归他也冲不破封印,否则他非得往那些人的影子上狂喷沙子,要他们原地死亡!

可突然有一日,他正睡着,恍惚间忽然感觉有一只小手似乎在抚摸着自己,登时就清醒了过来,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小奶娃正在抚摸着当初道士封印他时,所设下的一块石碑。

而那个石碑,也正是他妖灵所封之处,故而他才会有所感觉。

他骂那个奶娃娃:“喂,小肉团子,不许碰我!”

奶娃娃自然是听不到的,却是轻轻触摸着石碑上面深深刻着的两个字,问自己的爹爹:“阿爹,这两个字是什么呀?”

“这两个字啊,念作姑苏……”

奶娃娃的爹很温柔,说得也不错,是姑苏,而姑苏,也正是他的名字!

后来,迁徙到了这里的人便将这里称作了姑苏,渐渐地,人越来越多,而姑苏,便成了一座城。

8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是从何时开始有了变化的。

他一直都笃信自己是绝不可能喜欢上人类的。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渐渐变了,变得看不得那些生活在自己背上的人类受欺负,受委屈。

也变得,不再那么抵触人类。

是从他听到了城东的李家姑娘,被夫家欺辱时发出的凄厉哭声,而在当天夜里就忍不住地给李姑娘夫家所有人传了一个再欺负李姑娘,就让他们不得好死的噩梦开始?

还是从他看到了城西的陈老头因为年岁过大,就接连被几个儿子嫌弃,虐待,甚至还将其给扔到了荒野,想让其被野兽吃掉,而不得不出手救了陈老头,且还好好教训了那几个儿子一番开始?

亦或是从……那些个愚蠢的人类整日得了空闲就会带着吃的喝的,跑到他的石碑前,求他保佑,给他讲述着自家的家长里短开始?

或许都有吧。

可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却还是那次。

一只游历到此的千年蛇妖发现了被封印在石碑中的他,发现他的妖灵和妖身是被分开封印的,便妄图毁了石碑,吞他妖灵而提升修为。

那时,蛇妖佯装成了一个游方道人,说这石碑乃是妖物,绝不能留,否则城中百姓便会大祸临头!

原本,他以为那些愚蠢的人类定会中计。

可谁知,那日,整个城中的百姓无一人被其蛊惑,竟是都挡在了他的身前,痛斥那个蛇妖是神棍。

还说那石碑中的即便是妖又如何,妖,便没有好妖了吗?

是妖,也是陪了他们世世代代,护佑了他们世代平安的好妖!

而那蛇妖见自己无法蛊惑百姓,便恼羞成怒地化作了一条万丈巨蟒,张开了血盆大口,竟想将整座城和城中的人都吞进肚中!

他怒了,他堂堂一只万年大妖,竟沦落至被一条小小蛇妖骑在背上欺辱!

还有那些人类,即便他再不喜欢他们,可他们世世代代都生活在他的背上,于如今的他而言,可谓是共生共存。

他的人,他可以嫌弃,可以厌恶,却还轮不上别人欺负!

那时,他忽然发觉那封印着自己的枷锁似乎有些松动了。

而也就是那时,他赫然就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这封印之所以会松动,是因为他起了保护人类的心啊……

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

而这,也正是那个道士将他如此封印的原因了吧。

至于他呢……

也早在这百年千年的潜移默化之中,喜欢上了自己背上的那群又傻又蠢,却又单纯可爱的弱小生灵了!

9

“然后呢?”

孟桑榆看着脸色越发难看的蜮妖,虽然心知他被朱雀火所烧之后,已是强撑着在说话了,可却还是忍不住地催他继续说。

蜮妖喘了几口,却又叹了一声:“封印松动,我部分妖魂便可离开石碑,那蛇妖修行太浅,不是我的对手,便被我一口吞了。”

“人类都是肉眼凡胎,虽然看不见我的妖灵,却也都猜到是我救了他们,从此,供奉我的东西便越发的丰盛,对我,也比从前更加的恭敬了。”

“那是好事啊!”陵光不由插嘴道。

“嗯,自是好事,可日中则昃,月盈则亏啊……”

蜮妖虚弱地道:“这种好日子过了没多久,便又出事了,而这次出事的却不是别人,正是我啊!”

“你?”孟桑榆眸子一亮,她有感觉,这话说到现在,才终于是要进入正题了!

“嗯。”蜮妖微微点头道,“我的心魔太深了,从前,我的万年时光中都是不喜人类的。”

“而即便是后来的我明知自己对人类已然改变了看法,却也还是不愿承认,只当自己是大发慈悲,当自己是不愿欺负弱小,才会保护他们,守护他们。”

“以至于内心这般复杂纠结的我,才会被人引入魔道,无法自拔!”

“谁将你引入魔道?”孟桑榆追问。

“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只让我唤他做老祖。”蜮妖道。

“老祖?”陵光脸色大变,咬牙攥拳道:“又是那个人!”

上次他们去寻找凤凰翎时,所遇到的那只入魔的鸿鹄,也说自己是被一个自称老祖的人引入的魔道!

“然后呢?”孟桑榆压下心底的愤怒和冲动,继续问。

“我在堕入魔道的瞬间,忽然好似听到了百姓们的哭喊声,而这声音也让我清醒了过来,在完全失去意识的刹那,分离出去了一缕妖灵,附身在了一个小男童的身上。”

“老祖命我将城中所有的人都吞入肚中,然后将他们的灵和影子抽离,再合为一体,做成一具具不会死,也没有任何意识的影尸。”

“于是我分离出来的这一缕妖灵,便在城中百姓全部都被我的妖身吞噬的前一瞬,就将他们所有人的影子都抽了出来,并藏了起来!哦对了,你们的影子也被我藏起来了。”

“没有影子,那个已经失控的我便无法制作影尸,而所有百姓的躯壳在我体内,也就暂且能够保住一命!”

他说完这一段话后,孟桑榆和陵光已经都愣住了。

同时,他们更是感觉后脊梁都在冒着冷汗。

那个背后之人的目的,竟然是想要将整个姑苏城的人都变成影尸!

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我这一缕妖灵气息微弱,附身在了这个孩子身上,一直藏到了今日,倒也勉强瞒过了老祖。”

“而我藏起来,则是为了等待当年那个封印我的道士,他说过,待我封印失效之日,他便会回来!”

“我想若是他的话,定能与那老祖战上一战,救了我腹中的那些百姓,却没想到等来的不是他,而是你们两个……”

陵光听出了他话中的嫌弃,刚要发作,却见躺在地上的人身子突然一震,跟着整个人都剧烈地抽搐了起来。

“你怎么了?!”孟桑榆忙问。

“我,我刚才出手救你们,暴露了自己,被老祖发觉了,他正在试图将我这一缕妖灵召回去!”

说着,蜮妖咬牙继续道:“原本我是想直接带你们到我的死穴之处,让你们杀死我,让我能脱离老祖的控制,还姑苏一片乐土的,眼下看却是不行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脸色也开始变得越发丑陋,双眼漆黑,口中也渐渐长满了獠牙,而面皮也赫然成了青紫色!

孟桑榆和陵光对视一眼,不对,这根本就不是在将蜮妖的妖灵召回,而是直接魔化了他的这缕妖灵!

蜮妖桀桀一笑,邪佞地看着面前二人,一张嘴巴笑得咧到了耳垂,可他嘴里说的话却是:“……只求二位救一救姑苏百姓,和我附身的这个孩子!”

说罢,他身子不受控地就朝孟桑榆二人冲了去!

这便就是彻底没有了意识!

“现在怎么办?蜮妖的妖魂在这孩子身上,若是贸然动手,定会伤到这个孩子!”陵光一面闪躲着蜮妖的攻击,一面看向身旁同样在躲避的孟桑榆。

孟桑榆祭出一张黄符,口中念诀,金光乍现,瞬间向蜮妖笼去,随即她大喝一声:“叱!”

便见金光将蜮妖完全笼罩的刹那,孟桑榆从怀中抽出骨笛,往蜮妖的头上轻轻一敲!

赫然间,蜮妖仰天大叫,小小的身躯仿佛在承受着无比的剧痛,就见一缕漆黑的东西正在缓缓从他体内抽离,孟桑榆眸子一凛,又是一声大喝:“束!”

金光顿时就涌向了那个正在从小男孩体内被抽离的蜮妖妖魂,直到他完全被抽离出来,又完全被金光所团团围住时,那小男孩的身体才终于又恢复了原样。

陵光反应极快,见状便立即上前,将那孩子抱在了怀中,想了想,又唤出一个朱雀火牢将其放在了其中,并安置在了远处的一棵大树下。

而这时,就听孟桑榆大叫一声:“抓住它!”

陵光猛然回神,正看到那蜮妖妖灵竟从孟桑榆的黄符金光中逃了出来,当即扬手甩出一条火绳,便紧紧缠在了那妖灵身上。

妖灵被火绳灼烧得嘶声哀嚎,剧烈挣扎,陵光和孟桑榆却是双双脸色一变,齐齐抬头,朝那被藤蔓蔽日的天望去!

那上面,有人在窥视!

10

“是他!”

陵光嗅出了那人的气息,正是之前蜮妖口中所说的老祖,也是上次将鸿鹄引入魔道的人!

“你到底想干什么!”孟桑榆冷冷看着天,手中骨笛则是死死攥紧。

“又是你们,你们又来坏我好事!”

空中传来那人似男似女的声音,语气中满是怨毒,他冷笑之后,继而咆哮了起来:“还有蜮妖那个蠢东西,居然敢骗我!”

“别说废话了,你赶紧把蜮妖和百姓都给我放了!”陵光怒道。

“放了他们?”空中之人邪佞笑了一声,“可以啊,只要你们两个愿意归顺于我,我就放了他们,如何?”

“呸!”陵光大啐一口,撸起袖子,就要往天上冲,却听空中声音再次传来:“朱雀,你现在还顾得上来追我吗?”

陵光身子一顿,便觉脚下大地忽然开始“嗡嗡”发颤!

“你想干什么?!”孟桑榆怒道。

“你们既不愿归顺于我,而那蜮妖也背叛了我,如此,便一同去死吧!”

空中话音落下的同时,大地骤然龟裂,所有的一切都在迅速崩塌瓦解,陵光一把扯住身边险些坠入地缝中的孟桑榆。

而孟桑榆忽然想起这片土地原本就是蜮妖的身躯所化,姑苏百姓皆被蜮妖吞入了腹中,若是蜮妖身躯被毁,那百姓们只怕也难逃一劫了!

说时迟那时快,孟桑榆当即跺地三声,使出了千里召行术,大叫道:“土地!”

只见她脚下骤然出现了一个小土包儿,跟着一个瘦弱老头就自土包中跳了出来,手中还正捏着一个大肉包子,刚要张口去咬,却猛然一怔,看着面前的孟桑榆:“咦?我怎么跑这来了?”

孟桑榆来不及解释,只道:“土地,快保住这块地!”

土地这才意识到自己脚下的这块大地已然濒临崩溃,却仍有迟疑地道:“可是我只管百骨山附近的地,这边不是我的管辖范围啊!”

陵光一脚踹在了土地的屁股上:“让你干活你就干,怎么那么多废话!”

碍于陵光的威慑,土地只好被迫营业,颤巍巍地说了声“是”后,便一口吞了手中的大肉包子,开始念咒施法。

眼看大地果然有了再次重合的迹象,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嗤笑:“啧啧,你们以为保住这副残躯就没事了吗?”

陡然之间,一股强大的力量骤然自空中席卷而来!

陵光脸色大变,倏地看向孟桑榆,眼中满是愕然之色!

这是上古之气,同样的气息,他只在孟桑榆的师父身上嗅到过!

然而眼下情况,却容不得他多说什么,只是与孟桑榆合力对抗着自天上压下的庞大力量,然而那力量过于强大,孟桑榆终究是受不住了,便赫然呕出了一口鲜血!

“阿桑!”陵光见状,当即也顾不得那力量如何,背后赫然现出了一对巨大火翼,然后便将孟桑榆紧紧护在了其中!

轰!

大地动摇,山河破碎,孟桑榆听着外面那震耳欲聋的声音,脑中浮现出来的便只有那毁天灭地般才有的场景。

她心下一片凄然,想着完了,全都完了。

这姑苏城没有保住,而这姑苏城中的人,也都……

不知道过了多久,是陵光的声音唤醒了还沉浸在悲哀中的她:“阿桑。”

她回过神来时,陵光已经收回了自己的双翼,而当她再看向周遭的一切时,却是不由一愣:“这……”

眼前的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大地仍是完整的大地,草木也仍是郁郁又葱葱,哪怕是远处并看不真切的山与河,也都没有什么变化。

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即便入了魔后的蜮妖没了意识,可在他的心底最深处,却早已经将姑苏的所有人当作了自己的亲人,救他们,早已是他的本能了。”

随着陵光的声音,孟桑榆看向他,又顺着他的目光向空中看去,才发现那些原本蔽日的藤蔓早已被刚才的巨大力量给统统震碎,散落了一地。

而重获光芒之后,可见这偌大的姑苏城上空,一个呈透明状的三足鳖竟是将整个姑苏皆都挡在了身下!

是蜮妖的妖灵!

孟桑榆心头一震,立即便明白了陵光话中的意思!

原来是蜮妖的妖灵在关键时刻挡住了那庞大力量对姑苏的摧毁!

即便没有了意识,他在感受到姑苏百姓有难时,还是忍不住地以命相搏了!

“没救了,彻底没救了……”土地忽然从地底下冒出一个头来,看着空中蜮妖的妖灵,惋惜地摇了摇头。

孟桑榆忽然想起什么,一把拽下腰间的葫芦。

“呀!这不是道长的酒葫芦吗?有救了,这就有救啦!”土地兴奋地从地底下又钻了出来。

孟桑榆则是打开了葫芦盖子,突然,葫芦里发出了一个声音来:“蠢鳖,还不进来,更待何时?”

“……”孟桑榆嘴角一抽,这声音,可不就是臭道士的吗?

然后便见空中妖魂忽然浑身一震,就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溜烟地就钻进了孟桑榆手中的葫芦里去!

孟桑榆看着葫芦,松了口气,心知蜮妖应该是不会出事了。

而这时,一直微微眯着眸子看着天的陵光低低道:“又让他逃走了!”

孟桑榆闻言也看天,俄顷,她冷笑道:“逃便逃了,我想以后的日子,会经常跟他打交道了,没发现么,他似乎对你我很感兴趣呢。”

陵光看着她,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11

走出姑苏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夕阳西下,孟桑榆和陵光脚下的影子忽然就缓缓地重现了出来,而他们身后的姑苏城,也正在渐渐地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孟桑榆回头望了一眼,微微一笑,又拍了拍腰间的葫芦,道:“放心吧,没有你的保护,姑苏城里的人也一定会好好的。”

葫芦中并未发出任何声音,可耳力向来极好的孟桑榆却还是听到了。

听到了蜮妖虚弱地说:“等我回来……”

12

姑苏城中,藤蔓尽退,恢复了往日的祥和安逸。

家家户户中的人们睁开眼时,便发现自己就好好地躺在了自己的家中。

然而,他们却是不约而同地冲出了家门,跑到了那刻着“姑苏”二字的石碑前面,愣住了。

那守护了他们世世代代的石碑,竟已碎成了好几块,就那么孤零零地散落在了地上。

众人相顾无言,却是有的红了眼圈,有的默默流泪。

他们这些时日一直都是有意识的,而他们的意识便就与蜮妖所连接,他们看到了蜮妖的一生,知道了蜮妖的一切。

也看到了蜮妖口中虽然骂骂咧咧地说着讨厌他们,可却又偷偷帮助他们的画面。

更是看到了最后的最后,蜮妖为了他们,而舍了自己的画面!

良久的良久,一缕晚风微微拂过,桥下流水潺潺绵绵,一个小男孩忽然走到了那个破碎的石碑前面,捧着地上的碎石,回头一派天真地对众人说:

“咱们把它修好吧,修好了,他就会回来啦,是不是?”

(原标题:《伏妖语录II:姑苏城 》)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深夜奇谭,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