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社会故事:约会网恋对象,她非塞给我一叠钞票,不料这钱差点害我丢命

故事:约会网恋对象,她非塞给我一叠钞票,不料这钱差点害我丢命

2020-09-18 来源:深夜奇谭 阅读数 769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本故事已由作者:,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奇谭”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夜半时分,阴风阵阵,正是办这事的好时机。

我悄悄地来到小区空地,点起两根蜡烛,插了三根香在地上,而后郑重地把“莱昂纳多”的尸体包在一堆废报纸里,拿出打火机点燃。

“莱昂纳多”,是我养了三年的巴西龟,自从我大学毕业搬到F城后,它就一直陪着我,看着我从就业到失业,从单身贵族到单身狗。

也许正是它看不下去了,就在今晚,我在浴室里边洗澡边放声歌唱“凉凉”时,它爬出水缸,从阳台的栏杆缝隙中一跃而下。

到我发现,已经彻底凉凉了。

三年,可能比大多数情侣在一起的时间还长,我觉得我得为它做点什么,于是,趁着半夜保安松懈时,在楼下进行这场颇具火灾隐患的告别仪式。

我盯着翻滚的火焰,陷入沉思。龟壳,能烧得掉吗?

“您是在毁灭证据的犯罪分子吗?”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是一个约莫中年的女子,戴着顶颇为华丽的帽子,面无表情地站在那,肩上挎着个画有地狱三头犬的帆布包。

我根本没听到脚步,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很疑惑。不过还是将在此的理由告诉她。

“失去心爱的宠物确实令人难过。”她从挎包里掏出一款喷雾,“要不,您试试这款宠物喷雾吧,现在是促销价,只要999。”

“什么?跟……什么?”我脑袋一下蒙了,大半夜还能遇上推销的,她这是有多敬业,“你到底是谁?”

“我是午夜推销员,专门给有需要的客户带去特殊产品。比如这款宠物喷雾,只要你在喷东西时吹声口哨,喷过的东西就会像宠物一样乖乖跟着你,对你言听计从。我觉得它能很好地弥补您失去宠物陪伴的心理创伤。”

“喷过的东西就行?骗人的吧。”我好歹是985大学的毕业生,才不会被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骗到。

她见我不信,直接从头顶摘下帽子,用喷雾喷它,并吹声口哨,然后随手把帽子丢到我脚边。

搞什么,我正想弯腰去捡,却见那帽子像活过来似的,屁颠屁颠地跑到她的脚边,她指了指头,帽子又灵活地回到它原来的位置。

目瞪口呆的我过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

“微信支付宝?”我甘拜下风地掏出手机。

2

回到家里,我仔细地端详着刚买回来的喷雾。

它约莫手机大小,看起来就像是装了水的透明瓶子,没有任何的标签和标识。

试试呗,我拿起喷雾,朝着桌上我刚装满水的杯子喷去。

怎么没有反应,我等半天,还敲了敲它,依旧纹丝不动。

哦,忘了吹口哨。我这才想起来。刚刚太紧张了,重来一次。

口哨声后,只见杯子仿佛有双隐形的眼睛,它望见了我,并一跳一跳地朝我冲过来。

该死!我这才想起,我刚刚往杯里装的是热水,我急忙想要躲避,可杯子却不顾一切地跳进我的怀里,还不断旋转翻腾,里面的热水全都撒到我的身上,我被烫得哇哇叫。

停下,停下,我大叫道。

它似乎听懂了我说的话,安静下来,我指了指桌面,它乖巧地跳回原来的位置。

真是太奇妙了。

我逗弄着水杯,就像在逗弄真正的宠物一样,它蹦来蹦去,四处乱转,活像一只陶瓷做的仓鼠。

那个推销员说过,喷雾的效力只能维持一个小时,一小时后,物品会变回原来的状态。

她还特地叮嘱我别选太重或者尖锐的物体当宠物,以免自己受伤。

喷雾对彻底坏掉的东西,还有过大的东西无效,如果喷房子,别指望房子会拔地而起跟你回家,只会有块粘人的板砖朝你的脸飞去。

好玩,我决定试试其他东西。

随后,我和家里的衣服开始大狂欢,和它们跳舞,打闹,并让电脑也加入其中,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美好,直到喷雾效力结束,在衣柜上摇摆的液晶屏和音箱二话不说直直地摔了下来,我的大几千就这样报销了。

睡前,我选择被子当宠物,它激动地包着我,紧到让我感觉像被巨蟒吞进肚里,我急忙下令让它松开,告诉它我要睡觉,它听话地趴在我身上,帮我盖得严严实实,时不时地抬起被角,想要碰我,又怕打扰到我,退缩回去。

真是太萌了,我心都化了,张开双臂抱紧它,它以为得到默许,又来了精神,想要把我勒住,我告诉它,适度,别把我的舌头勒出来,它听懂似地点了下被角,然后给了我个柔软舒心的大拥抱。

这个喷雾买得太值了。

我闭上眼,想起那名午夜推销员离开前,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人的贪念,永远比你想象的要大。这东西只能你一个人用,如果被别人知道,后果自负。”

3

我向来不喜欢早高峰的地铁,混乱又拥挤,膨胀而喧嚣,看着密密麻麻排队等待的人群,我恍惚觉得我们都是回流产卵的大马哈鱼,不知谁会在中途被熊吃掉。

但是谁让我们得上班呢?说到底,我们这些凡人也只不过是城市里的一小块积木,说起来似乎很重要,但其实可有可无,被搭积木的人丢在角落遗忘几年也不影响。

看到墙上“谨防扒手”的标志,忽然想到我的新手机,是我省了好几个月的饭钱买的,如果在这种地方被人顺手牵羊,那些垃圾泡面都白吃了。

不过幸好,我带着宠物喷雾,只要把手机变成宠物,就不怕被人偷了。

我为自己的灵机一动点了个赞,而后走到等待区尽头的死角,背对着人群,拿出喷雾喷向手机。

恰在这时,一声口哨从我斜后方吹起,是一个女子戴着耳机跟着哼歌,我的手机像得到指令,雀跃地从我之间溜走,朝那人飞去。

“这是什么!啊!”那名女子看到一坨黑乎乎的不明物体朝她冲去,吓得大声尖叫,又跳又跺。

可我手机却义无反顾地到她脚边,顺着她的腿,一路往上爬,最后跳进她的上衣口袋里。

她的腿真好看。我咽了咽口水,急忙上前,把她拖到一边。

“喂喂,你是谁,你在干嘛!”她焦急地喊着,仿佛下一秒我就会把她丢进隐形的面包车然后把她卖到非洲一样,围观的人群也看向我,眼中却似乎期待着我做些为非作歹的事好让他们发朋友圈。

也许她看我长得人畜无害,也许是地铁站人多,她冷静了下来。

我一边道歉,一边多次尝试把手机拿回来,但只要它一离开她的口袋,就立刻跳了回去,害羞得犹如即将出嫁的闺女。

那女子愣愣地看了好一会儿,开口道。

“你这手机,挺智能,哪买的?”

我很无奈。

手机总不能就这样白白地就给对方,我也不可能毫无理由地要求对方硬生生地在这站一个小时,我又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尤其是面对这位妆容精致的美女。

我只好把有关宠物喷雾的事告诉她。

“好神奇哦。”她惊讶地看着口袋里的手机。

“出来。”她一声令下,手机自动跳到她的掌心。

“真有趣。唔……”她犹豫了下,“反正我也不赶时间,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喝个咖啡吧,等一小时过去,怎么样?”

可是我赶时间啊,我在一家建材商场做文案,负责把自己买不起的卫浴产品写得天花乱坠,让产品标签后面可以理直气壮地多加一个零,让未来的自己更买不起。今天来了新产品,必须要出介绍方案。

而且公司规定,迟到扣一百,无故旷工扣三百。

但是,我还是不争气地点点头。

我觉得,这是老天赐给我的姻缘,我有预感,和她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去他的工作,去他的罚款,我要的是爱情。

“我叫妙妙。”她声音也特别清甜,“不是喵喵哦。”

真是可爱的女生。

我们在咖啡馆度过了愉快的一上午。

对,不是一小时,我发现和她太聊得来了,我们不仅三观相符,喜欢的电影、音乐也有诸多的相似,直至临近中午,妙妙才声称有事,起身离开。

“和你在一起真开心。”她把手机还给我,我们互加了微信,“下次我再约你出来,可以吗?”

“当然。”我恨不得把头点成缝纫机。

“那再见啦。”她走时冲我眨了眨眼,是那种“抛媚眼”的眨眼,我浑身一颤,仿佛心被看不见的箭射中,原来这就是爱情的滋味,我恨不得现在就像电影《英雄》中结尾的无名那样,张开双臂,迎接更多这样的箭。

4

连续三天,我都和妙妙在微信上热烈地聊天,我们从开始礼貌性的“你好”,到现在亲昵的“你最好了”,感情迅速升温,接近沸点,认识第四天的上午,她再次发出见面邀请。

“听说江滨公园南门那可以看到对岸大楼的灯光秀,晚上十一点,我们一起去那吧。”

当然可以!我的内心烟火四射。

我翻箱倒柜地选了一套最时尚最干净的衣服,剃干净胡子,还学着视频中的样子抹了点发胶,顺带去商场给她买了份礼物。

这应该是我二十七年生涯来的第一次正式约会,虽说是去看灯光秀,但众所周知,江滨公园南门的路灯早已罢工,黑灯瞎火可以为所欲为,一直是F城小情侣的约会圣地。

况且灯光秀晚上八点就开始了,她非要约十一点,这么晚,我总觉得会发生,也该发生点什么。

当然,宠物喷雾我也带着,因为妙妙特地交代要带上它,说到时有小宠物陪伴,会更加有情趣。

到底她是指哪方面的,我有些本能地想歪了,不过大晚上的,孤男寡女,我还是带上身份证,以防万一嘛。

晚上,我如约来到南门,不一会儿,妙妙出现了。

她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笑容依旧是那么摄人心魂。

“宠物喷雾带了吗?”她靠近我,身上甜腻的香水味令我陶醉,我点点头。

“在哪呢?”

我把喷雾从口袋里拿出来。

“你真是最好了。”她的脸渐渐靠近我,我能看清她长长的睫毛和鲜艳的嘴唇,我不自觉地闭上眼睛,很快,一样东西把我的嘴封住了。

这是什么?我察觉到味道不对,睁开眼,发现我的嘴被一块胶布封死,我正想抬手扯下,不知何时,从她身后冒出两个彪形大汉,他们上前,钳住我的手臂,用胶布把我的两只手绑在一起。

“你还真是好骗啊。”妙妙握着宠物喷雾,一脸得逞的表情,“只能怪你太天真,随便就和陌生人和盘托出这么重要的东西,这次,你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帮什么忙?我想挣脱却挣脱不开,惊慌地看着她和同伙,生怕下一秒他们把我投入江中。

“放心,你暂时死不了。”妙妙仿佛看穿我的心思,“记住,暂时的,哈哈。”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想要求救,却只能发出低沉的呜呜声,妙妙一挥手,她的两个同伙架起我,顺着小路朝对面走去。几分钟后,看到那栋建筑,我顿时明白了他们的计划。

F城中心银行。

原来他们想利用宠物喷雾抢银行。

而我,将成为不折不扣的替罪羊。

5

他们把我随意丢在路边的灌木丛中,随后开始实行他们的计划。

只见妙妙拿着宠物喷雾喷了几下摄像头,摄像头就听她的指令乖乖地转到一边,她又喷了下铁门、卷帘门和警铃,两道门都轻而易举地自动打开,警铃也保持缄默,像是在集体迎接女王的驾临。

妙妙和两个同伙进入银行,十分钟后,两大袋钱跟在他们身后一蹦一跳地出来。

那两个同伙把钱领上一旁事先停好的面包车,随后跟着妙妙朝我走来。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扭动着身子不断想要后退。

妙妙走到我面前,把宠物喷雾和一叠钞票丢在我的脚边,随后从怀中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你解脱的时间到了。”妙妙步步逼近,目露凶光,和刚认识的时候判若两人,“对于警方而言,你就是我们分赃不均后杀害的同伙,他们只会顾着查你的信息和与你有关的人,到时我们早已远走高飞,到国外享福了。” 约会网恋对象,她非塞给我一叠钞票,不料这钱差点害我丢命 。

呜呜呜,我急切地想说些什么,妙妙把我身子扶起来。

“别说我无情,好歹认识一场,有什么遗言尽管说吧。”她撕下我嘴巴上的胶布。

“快出来,喷!”我抓住机会大叫道。

妙妙和他的同伙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一盒浅绿色的蜜粉从我口袋里跳出,朝着妙妙和同伙的脸喷出一大团的粉。

他们被弄得睁不开眼,咳嗽连连,我抓住机会,转身反手抓起地上的喷雾喷向胶布,胶布立刻解开我的手腕,还我自由。

“你……你是什么时候……”妙妙胡乱地朝前挥动匕首,揉着眼睛。

“这盒蜜粉是我买来给你当礼物的。”我站起来,“我事先喷了喷雾,原本是想让它偷偷出来给你惊喜,没想到,是以这种惊喜的方式。”

“你这混蛋,我饶不了你。”妙妙很快清理干净脸上的粉,她的两个同伙也靠了过来,分别掏出匕首。

面对这“三剑客”,我赶紧转身开跑,他们紧随其后,我知道,以我长期坐办公室不锻炼的体质,估计不到一分钟就会被他们抓到并碎尸万段。

这时,我看到路边有两个大垃圾桶,灵机一动,拿出喷雾喷上并吹口哨,垃圾桶兄弟顿时兴奋地朝我扑过来。

喂喂,不要过来啊,我被臭烘烘的气味熏到快要窒息,急忙阻止它们,并命令它们截住后面的追兵。

它们得令,听话地跳过去,一个一人,头朝下一按,把妙妙的两个同伙都倒扣在垃圾桶里。两个同伙在里面被臭得哇哇直叫,又敲又打,不一会儿就没了动静,估计被熏晕过去了。

可是还有妙妙。只见她直直朝我冲来,冷酷的眼神犹如冰锥,要连同匕首一起刺进我的心脏。

我两腿发软,环顾四周,除了马路就是杂乱的花草,已经找不到可以用来喷雾自卫的物体,我感觉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交代了。

“不要啊。”我垂死挣扎地举起喷雾朝匕首喷去,并吹声口哨,可她似乎察觉到,手往高处一举,没有喷到。

这下完蛋了,我惊恐地闭上眼睛。

时间仿佛停滞,我绝望地等待着匕首刺穿身体的那一刻,应该会很痛吧,像电影里演的那样,血从嘴巴里喷出,身体颤颤巍巍地倒下,然后可能还在地上用血书写点什么,比如“凶手是……”

等等,时间真的暂停了?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动静?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只见妙妙已经放下匕首,乖巧地站在那里,眼中充满温柔蜜意。

对呀,我刚刚虽然没喷到匕首,但按刚刚的方向,正好喷到妙妙了,可是,宠物喷雾居然对人有效?

我还没反应过来,妙妙就凑过来,对我又抱又舔,亲昵无比,但我可以听见她喉咙深处充满仇恨的低语声。

“你这混蛋,居然对我喷那鬼东西!害我没法控制自己!等时效过了,我一定宰了你。”

“停。”我命令她。

随后,我也给她的同伙喷上喷雾,命令他们拿着抢来的钱去自首,当然不许提喷雾的事,我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十五分钟后,他们顺从地走入警局。

我终于得以安心,同时,另一种担忧又浮现出来。

这个喷雾不但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让钱财跟你走,连有自由意识的人也不例外。

一旦落入坏人手中,抢劫,盗窃,绑架,诱拐,甚至可以怂恿他人自杀或进行恐怖袭击。

想到这,我一阵后怕,不行,宠物喷雾太危险了,必须毁掉。

6

我不知道该如何妥善处置喷雾,我晃了晃,里面的药剂还剩挺多,我不敢贸然倒到土中,万一被植物吸收,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也不敢丢入河里,只怕哪个醉鬼没事边往河里撒尿边吹口哨,可能就秒变波塞冬,或者流入饮用水库中,后果更难以预料。

思前想后,我觉得还是还给那位午夜推销员最保险。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只能呆呆地回到第一次和她碰面的地方。

“午夜推销员!”我意识到不知她叫什么名字,只能对着黑暗的空气叫道,“午夜推销员!”

果然是个愚蠢的办法,除了附近几栋楼的狗被我叫醒外,四周不见半点人影。

我握着喷雾,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找我什么事?”一个声音从我身后飘来,我又被吓了一跳。

真是的,每次都是出现得这么猝不及防。

我转身一看,果然是她,同样的装扮和表情。

我和她说了我想退还喷雾的事,并把喷雾交给她。

“我卖了这么多年东西。”她端详着手中的喷雾,“你是第一个把我卖掉的东西还回来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贪念和欲望,就像一片海,沉浮着不同的景致,也翻滚着各自的危险。他们不懂得控制,最终往往落得悲剧收场。”

哦。我感觉自己像重新回到校园,差点想要拿出本子做笔记。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她问。

嗯,我点点头。

“你有想过用它犯罪吗?”

我摇摇头。就我这胆小鬼,还是算了吧。

“那这喷雾,你留下吧。”她重新把喷雾递给我,我连忙摆手拒绝。

“人的欲望是不可试探的,我可不是圣人,还是不要它比较好。”我说道。

“放心,不会有事的,你看看瓶底就知道了。”

瓶底?我疑惑地接过喷雾,光线太暗,我掏出手机,一抬头,午夜推销员已不见踪影。

神出鬼没的家伙。我打开手电筒,终于看清了喷雾瓶底的一行小字。

“喷雾药剂保质期五天。”

哦,我算了算,保质期差不多过了,那它现在基本就是一瓶无害的水了。

等等,下面还有一行字。我看后,气得直跺脚。

“推荐售价199。”

这个奸商!(原标题:《宠物喷雾》)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精彩故事。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深夜奇谭,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