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冲动消费魔鬼,澳版花呗,四大银行“对手”, 人红是非多的支付行业残酷绞杀还是野蛮生长?

冲动消费魔鬼,澳版花呗,四大银行“对手”, 人红是非多的支付行业残酷绞杀还是野蛮生长?

2020-09-16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1965 分享

前 言

夏季林火、新冠疫情、三十年一遇的经济衰退、中澳两国互掐……移民澳洲多年、在悉尼开中餐馆的小华感叹:

“这年头,生意难做!”

然而,对于成功押宝先买后付(BNPL)的投资者而言,2020年可以说是“一夜暴富”并不为过。

以领跑澳大利亚先买后付市场的Afterpay为例,其股价从刚上市的1澳元上涨,一度接近100澳元。

同样,“千年老二”Zip Co股价也是成功上涨数倍,屡次成为澳洲财经的头版头条。

不过,树大招风,人红是非多。

一方面,澳洲媒体屡屡爆出不少消费者因为先买后付而冲动消费、陷入“以贷养贷”的困境。

另一方面,眼看Afterpay起高楼,满世界买资产,包括国际支付巨头Paypal,澳洲传统四大银行在内的正牌机构开始骤然醒悟,来势汹汹。

前有围堵,后有追兵,Afterpay等先买后付运营商究竟是被残酷绞杀?还是继续野蛮生长……。

1

澳洲版花呗,最火的生意

两年前,澳洲一个搞金融的朋友回国,大家一起吃饭。席间,国内一朋友很好奇问道:“为啥支付宝、微信支付在澳洲一直不太火。”

朋友说,在澳洲,信用卡消费还是主流。因为,在澳洲,信用卡积分真的可以当钱花。当时,包括Afterpay在内的一众先买后付企业尚未成气候。

然而,在短短的两年内,再次聚餐,朋友直言,Afterpay卖的太早了,言语间透露着悔意。

的确,不管今年澳洲经济怎么作,先买后付的确是一门最火的生意。至于到底有多火,一组数据或许可以帮助您更好地了解。

目前,Afterpay的市值高达约220亿澳元,轻松排名澳交所前20,跻身于血液制品巨头CSL、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和矿业巨头必和必拓等重量级公司之列。

对此,有人感叹,Afterpay不是银行,却胜过银行。

最开始,Afterpay等先买后付服务商并不为市场所看好。一些分析人士直言,这些服务商都是伪金融科技公司。

或许,正式因为“轻敌”的态度,先买后付服务一直没能入得了四大银行、支付巨头的“法眼”。

当然,轻敌是要付出代价的。

根据Afterpay发布的2020上半财年财报数据,其运营收入达到惊人的2.12亿澳元,同比上涨105%。

仅Afterpay和Zip两家公司在澳大利亚本土的用户数量就高达约540万人。

同期,自3月(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以来,澳大利亚近40万个人信用卡帐户注销。截至6月底,个人信用卡帐户为1327万个,低于3月底的1364万个。

仅在5月份,澳大利亚人就注销了超过10万张信用卡,导致使用中的信用卡数量降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成功非偶然

梅利莎和希尔夫妇两人在悉尼北部海滩开了一家小型的牙科诊所。

当地,许多年轻的家庭开始了自己独立的生活,忙着应付随之而来的开支。

在谈到经营状况时,希尔说道:“到目前为止,一切进展顺利。”

在提及帮助自己创业成功的工具时,希尔提到了“先买后付(BNPL)”计划。

他说:“有了先买后付,即便客人当时不一定具备支付能力,但是我们仍然能够给患者提供他们所需的服务。”

据希尔透露,很多年轻的家庭都面临着多个孩子在十几岁时需要牙齿矫正的情况。如果他们选择先买后付计划,他们可以不用一次性付款,而是可以分期支付。

对于希尔而言,自己从先买后付服务商那里提前收到了全额支付的款项,大大提高了自己诊所的现金流。

他说:“在先买后付模式中第三方可以免除我们的风险。我们不必追讨别人的还款,这意味着我们的财务压力和文书工作将大大减少。”

当然,唯一的代价是先买后付提供者要收取6%的高额费用,而这笔费用不能转嫁给患者。

像希尔夫妇这样的小型商家还有很多。可以说,这些曾经被银行遗忘的中小商家成就了先买后付如今的火爆。

数据显示,Afterpay拥有商家4.32万户,同比增长86%,Zip拥有2.45万签约商户,同比增长66%。其他上市玩家还包括Sezzle、OpenPay等。

除了商家,千禧一代也是“先买后付”的拥趸。

数据显示,Afterpay在千禧一代中尤其受欢迎。后者使用Afterpay人均消费约为153澳元,澳大利亚用户平均年龄为34岁。

打零工的大学生Annabel Munro就是Afterpay众多客户中的一员。

Munro今年21岁,曾经因为妈妈不建议使用信用卡而感到沮丧。不过,她最近使用先买后付服务网购了所需的护肤产品和运动鞋。

Munro指出,只要她按时付款,该服务非常便利且高效。

3

冲动是魔鬼

金融比价网站RateCity发布的最新研究显示,自从用上了先买后付,澳大利亚近3成居民开始出现财务困扰。

据了解,这项调研在1009名消费者中展开。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相比信用卡或其他透支消费方式,他们采用先买后付服务的可能性更高。

下载APP、填写资料、注册成功、先买后付……方便快捷是他们更容易使用这类服务的一个主要原因。

28%的受访者表示,因为使用先买后付服务,自己买东西常常“超标”,继而导致没有钱来支付其他账单。

现年30岁的切尔西是Afterpay的用户,她经常使用该服务,并描述自己和Afterpay的关系是一种“爱恨交加的关系”。

切尔西最近失业了,但是经常支出超过收入。

她说喜欢获得自己想要购买东西的感觉,但是却又常常陷入“未来为此付出代价”的自责。

RateCity研究主管Sally Tindall表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澳大利亚注册使用这些服务。但是,很多人最终却因为先买,而后付的更多。”

“超过半数的消费者表示,先买后付平台导致他们进行了冲动消费。”

消费者法律援助中心高级政策官凯瑟琳·邓普(Katherine Temple)说:“我们接到了很多财务方面律师的报告,这些报告显示很多求助者在使用BNPL后债务越来越多。”

“很多人希望我们提供帮助,因为,他们不仅有Afterpay债务,还有许多其他负债,例如信用卡,发薪日贷款和水电费等。”

一般情况下,对于按时付款的用户,Afterpay等BNPL提供免费服务。但是,如果逾期付款,BNPL则会收取固定滞纳金,而不是按照一定的利率收费。

例如,Afterpay对于错过首次还款期(两周)的购物者实施10澳元的罚款,并且如果一周后如果仍有未偿余额,则会加收7澳元的滞纳金。

错过所有四期付款的客户,每笔交易将收取68澳元的滞纳金。

来自金融产品比较网站Mozo的一项调研结果同样令人惊讶。

调查结果显示:25%的用户表示由于先买后付的习惯而处于“财务压力”。

45%的用户表示,与使用借记卡或信用卡相比,使用Afterpay花费会更多。

33%的用户表示不知道Afterpay使用记录可能会影响他们的信用评分。

30%的用户表示会向配偶隐瞒Afterpay支出。

4

BNPL硝烟四起

以前,或许由于市场份额过小,或者利润率过低,BNPL一直未能入得了传统大型机构和支付巨头的法眼。

然而,当躺着挣钱的日子已成过去,传统大巨头也开始盯上了BNPL这块蛋糕,不仅要分得一块,而是要分得最大的一块。

于是,在BNPL的市场上,硝烟味已经非常浓郁。

诸如Afterpay等估值已经很高的BNPL供应商而言,前景开始变得并没那么明朗。

例如,本月全球支付巨头PayPal宣布有关在美国推出竞争性分期付款产品“Pay in 4”。这项先买后付服务允许客户分四次免息分期付款,在为期六周的免息期内适用于30至600美元之间的付款。

资管公司Swell Asset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Lachlan Hughes表示:“ PayPal拥有多达2600万商家和3.24亿用户。相比之下,Afterpay的双向网络规模小的多。”

于是,我们看到该消息传出后,Afterpay等BNPL公司股票遭遇投资者抛售。

除了海外市场遭遇阻击,本土市场份额也是岌岌可危。

本周,四大银行中的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宣布退出免息信用卡StraightUp,意图非常明确,就是和BNPL服务商进行竞争。

据悉,相比信用卡高达20%的利率相比,NAB推出的这款StraightUp信用卡不会向客户收取利息。

前提条件是用户每月必须进行最低还款(具体金额视授信额度而定)。该最低还款额中包含月费。在没有用卡的情况下,不会产生任何费用,包括滞纳金。

例如,1000澳元授信额度的免息信用卡,客户每月最低还款35澳元,包括10澳元的月费。2000澳元授信额度的免息信用卡,客户每月最低还款75澳元,包括15澳元的月费。3000澳元授信额度的话,每月最低还款110澳元,包括20澳元的月费。

厉害的是,与Afterpay不同,NAB的无息信用卡提供给客户的还款期更长,同时也不向零售商家收取任何手续费。

继NAB之后,澳洲最大的商业银行——澳洲联邦银行(CBA)宣布推出Neo免息信用卡。

这款信用卡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与NAB的StraightUp卡相同,不同点在于前者收取的月费相对更高,同时附有一个返现和折扣的奖励计划。

5

重大监管胜利

在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法庭上,先买后付支付行业赢得了一场重大胜利,认定无息分期付款产品对经济有好处,不会对消费者造成损害。

周二上午,仲裁庭做出了有利于FlexiGroup的裁决,驳回了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CCC)要求FlexiGroup旗下分期付款产品按照信贷法的规定,对客户进行负责任的贷款检查。

仲裁庭方面表示,任何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都是“非法营销行为”,而非分期付款产品本身。分期付款产品收取客户费用,但不收取利息,大部分融资成本由安装商支付,以帮助推动销售。

对于先买后付行业而言,这项裁定无疑具有里程碑似的意义。原因很简单,再此之前,监管风险一直被视为是这一行业的最大风险。

无疑,这项裁定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考虑基准。

结语

出名要趁早,这句话放在BNPL同样适用。

早些年,BNPL以一种近乎隔离的方式野蛮增长。当来到一个充满竞争的环境中,Afterpay到底会发生什么?

或许,Afterpay联合Zip增资打造澳洲首个低成本股票交易平台“Superhero”就是最好的答案。

对于澳洲消费者而言,有竞争当然是好事,不过冲动消费这回事,貌似谁也帮不了。

WechatIMG3.jpg?x-oss-process=image/format,png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