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毛主席步行了100多里山路为她彻夜守灵,写下了两挽联一长诗

毛主席步行了100多里山路为她彻夜守灵,写下了两挽联一长诗

2020-09-02 来源:刘继兴 阅读数 414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毛主席的诗词“偏于豪放,不废婉约”,他于痛失亲人时写下的泣血之作,非常之凄美动人,堪称千古绝唱,读来令人无法为之不动容。

1919年7月,毛主席主编的《湘江评论》在长沙创刊。毛主席为创刊号撰写创刊宣言及长短文20余篇,太能写了!

在创刊宣言中,毛主席指出:"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什么力量最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

如此通俗易懂且一针见血的语言,读者阅后都大呼过瘾。

《湘江评论》创刊号寄到北京后,李大钊认为这是全国最有分量、见解最深的刊物。

但到8月中旬,《湘江评论》便被时任湖南督军兼署省长的张敬尧查封了。

9月13日,毛主席在当时联省自治活动中在长沙《大公报》发表文章,主张湖南自治,呼吁“湖南的事应由全体湖南人民自决之”,与张敬尧公开对抗。

10月4日,毛主席正领导湖南人民开展轰轰烈烈的驱逐张敬尧之运动,韶山老家派人到长沙找找到他,送来了一封紧急家书。

来送信的人,是毛主席的一位堂兄。他说,婶婶在昨天晚上就有出气没进气了,所以,叔叔要我来长沙,要你和泽覃立即赶回去,晚了恐怕见不到你母亲了。

毛主席一听,心如刀绞。1918年8月初,毛主席曾匆匆回乡探望在外婆家养病的母亲,母亲患的是淋巴腺炎。1919年春,弟弟泽民和泽覃护送母亲到长沙看病,毛主席也尽力抽时间陪护母亲,还特意带母亲去照了一张合影。

于是,毛主席带着小弟泽覃随来送信的堂兄,跌跌撞撞地往家乡韶山狂奔。

当时,由于韶山不通车,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全靠步行。100多里的崎岖山路,他们走了一天一夜。

当毛主席赶回韶山时,由于送信的堂哥走了一天多的路,前后就过去了3天,这时母亲已过世2天了,按照韶山的习惯,毛主席的母亲早就入棺,享年52岁。

毛主席紧跑急赶地走了一天一夜的路,但还是没有见上母亲的最后一面。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毛主席百感交集,痛彻心扉。

当晚,毛主席不顾旅途的劳累,拒绝一切人的劝阻,坚持守在母亲的灵柩边,深情回忆母亲过往的一切,开始写东西。第二天早晨,来祭奠的人们,看到了毛主席泣血写出的两副挽联和四言长诗《祭母文》。

两副挽联,一幅贴在大门口:

春风南岸留晖远;

秋雨韶山洒泪多。

另一副则挂在母亲的灵前:

疾革尚呼儿,无限关怀,万端遗恨皆须补;

长生新学佛,不能住世,一掬慈容何处寻。

母亲出殡。毛主席长跪在母亲灵前,声泪俱下地诵读了自己用泪写成的《祭母文》:

呜呼吾母,遽然而死。寿五十三,生有七子。

七子余三,即东民覃。其他不育,二女三男。

育吾兄弟,艰辛备历。摧折作磨,因此遘疾。

中间万万,皆伤心史。不忍卒书,待徐温吐。

今则欲言,只有两端。一则盛德,一则恨偏。

吾母高风,首推博爱。远近亲疏,一皆覆载。

皑恻慈祥,感动庶汇。爱力所及,原本真诚。

不作诳言,不存欺心。整饬成性,一丝不诡。

手泽所经,皆有条理。头脑精密,劈理分情;

事无遗算,物无遁形。洁净之风,传遍戚里;

不染一尘,身心表里。五德荦荦,乃其大端。

合其人格,如在上焉。恨偏所在,三纲之末。

……

后来,毛主席在给好友邹蕴真的信中,对母亲的高尚品德仍念念不忘。他说:世界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人,利己不损人的人,可以损己而利人的人。而母亲属于可以损己利人的人。

根据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毛泽民代哥哥毛主席填写的《履历表》,他们的母亲真名是文素勤。

文素勤生于1867年,湖南湘乡棠佳阁人,18岁时与湖南湘潭韶山冲15岁的毛贻昌(字顺生)结婚。她待人宽厚恭让,节俭勤劳,教子有方,深得乡人的尊敬。

毛主席的父亲毛顺生勤劳节俭,精明能干。但性格刚烈,脾气暴躁。毛主席反对过父亲的专制行为,有时会顶撞他,但他对父亲的感情也是很深沉的。

在父亲由于母亲逝世而极度悲伤的日子里,毛主席请堂伯父毛福生作陪,将父亲接到长沙,在自己身边住了一段时间。在父亲50虚岁生日之际,他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并请来几位挚友,为父亲祝寿。

这天,毛主席还同弟弟毛泽覃陪父亲、伯父到照相馆照了一张相,这也是他们父子留下的唯一的一张合影。

1920年1月23日,毛贻昌溘然长逝,享年50岁。此时,距毛主席的母亲去世才3个月又18天。

父亲毛贻昌去世时,毛主席正带领湖南驱张代表团在北京从事革命活动,未能回家奔丧。毛泽民最了解兄长对父亲的深情,特请兄长的私塾老师毛麓钟,代毛主席作了泣父挽联:“决不料一百有一旬,哭慈母又哭严君,血泪虽枯恩莫报;最难堪七朝连七夕,念长男更念季子,儿曹未集去何匆。”

麓钟是毛主席五服之内的一位堂伯父,是当时韶山毛氏家族中唯一的长沙府学秀才,也是毛主席在韶山求学时的最后一任塾师。

毛主席家族中人才济济。毛宇居是毛主席的堂兄,也当过他的私塾老师。1927年1月,毛主席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时回到韶山,毛宇居主持欢迎会,致辞说:“毛君泽东,年少英雄,到处奔走,为国为民。今日到此,大家欢迎。”1941年,毛宇居主持编撰《韶山毛氏四修族谱》。他在“毛泽东”条目下写了“闳中肆外,国尔忘家”八个字。新中国诞生后,毛宇居欣然写下《七律·颂导师》,赞颂毛主席“一领青衫运远谋,手无寸铁敌王侯”“一腔铁血关天下,国而忘家志不移”。

父亲去世半年后,毛主席从百忙中抽身回到韶山,祭拜父亲灵位,向毛泽民了解父亲病情和丧事办理详情,并为自己没能赶回尽到孝心而深感愧疚。

家庭教育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起着特殊的极为重要的作用。对于毛主席来说,父亲给他以棱角和阳刚之气,母亲给他以谦和温厚之情,为他日后成就伟业奠定了重要基础。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1959年6月25日,毛主席回到阔别32年的故土。

第二天一早,毛主席来到父母墓前,神情肃穆,深鞠三躬,充满深情地轻声说:“前人辛苦,后人幸福。”

下山后,在参观父母生前住过的卧室时,毛主席又对身边人员说:“我父亲得了伤寒病,母亲颈上生了一个包,穿了一个眼,只因为那个时候……如果是现在,他们都不会死的。”

毛主席这次返乡,一共住了两天,与故乡父老欢聚畅谈,使乡亲们非常激动,无比欢欣,这两天成了韶山真正的节日。

1993年春节,开国上将杨成武在参观毛主席故居时,面对毛主席父母的遗像,深有感慨地说:伟大的父母养育了伟大的毛主席。(刘继兴)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刘继兴,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