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欧冠梦碎 巴黎球迷香街打砸烧泄愤 马赛人却游街庆祝

欧冠梦碎 巴黎球迷香街打砸烧泄愤 马赛人却游街庆祝

2020-08-25 来源:欧洲时报 阅读数 1132 分享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 欧时大参】23日晚,里斯本光明球场,科曼用自己的头槌破门,拜仁慕尼黑1:0战胜巴黎圣日耳曼,时隔七年再夺欧冠。

这场比赛创下今年最高收视纪录:有1140万法国人观看了欧冠决赛,收视份额更是达到46.2%,相当于每两个看电视的人里就有一个在看球赛。

巴黎圣日耳曼奋战110场好不容易杀进决赛,却未能如愿以偿捧起“大耳朵杯”。

巴黎球迷打砸烧“泄愤”

而失望之情溢于言表的巴黎“球迷”也“不负众望”地打砸抢烧了起来:

在被警方从香街驱散后,一些“球迷”聚集到香街周边的小道上。弗朗索瓦一世街上的Burma珠宝店、Sandro服装店以及Courrèges女装店被打砸抢。

《巴黎人报》称,初步估计,Burma珠宝店损失或高达数百万欧元。

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今天一大早发推特通报“小混混的野蛮行为”

他写道:16名警察受伤,12家商铺被攻击,约15辆车被烧,148人被警方逮捕,其中108人被拘留。

此外,在香街和王子公园球场附近,多家酒吧和餐馆因顾客未保证安全距离、未按要求戴口罩等原因,遭到警方疏散。

据巴黎警察总局统计,昨晚警方共开出404份“不戴口罩”罚单。

马赛球迷笑开怀

几家欢喜几家愁,虽然巴黎圣日耳曼的失利让巴黎球迷心碎,但南法马赛的球迷可是笑开了怀。

终场哨声一响,老港街区(Vieux Port)数百名球迷就激动地从酒吧冲上街头,庆祝巴黎夺冠失败。看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马赛又夺欧冠了呢……

《20分钟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兴奋的马赛球迷高喊“巴黎人死~哪~去~啦~?”(颇为讽刺的是,马赛警方周六曾发通告呼吁巴黎球迷周日“保持低调”……)

不仅如此,马赛球迷们还在全场比赛期间用德语高歌,助攻拜仁,唱衰巴黎圣日耳曼。科曼的进球更是让气氛达到顶峰,这下马赛球迷七上八下的心可算落地了:马赛仍将是唯一捧起“大耳朵杯”的法国俱乐部。

马赛和巴黎球迷为何水火不容?

话说回来,马赛和巴黎圣日耳曼到底是有多大仇多大恨呢?

首先,抛开足球不谈,只从文化、思维模式来讲,马赛人和巴黎人一直就互相“看不惯”。巴黎与马赛的矛盾归根结底其实是法国第一大与第二大城市、北方与南方、首都与外省、“高高在上”的巴黎人与“接地气”的马赛人的对立。

就连法国总理卡斯泰也因为其浓重的南方口音被“群嘲”。

说回足球,马赛奥林匹克(OM)和巴黎圣日耳曼(PSG)虽然积怨很深,但两家“结梁子”追溯起来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久远。

就资历来说,马赛奥林匹克可以算是“老大哥”:俱乐部成立于1899年8月,刚成立时,既算不上好球队也没几个粉丝,原因很简单,20世纪初那会还没多少人热爱足球运动。

而巴黎圣日耳曼的出现则要等到1970年代。1973年,初代法乙巴黎圣日耳曼一分为二:Matra Racing和PSG。在PSG逐步升入法甲之际,马赛已成为举足轻重的俱乐部。1986年,巴黎圣日耳曼首次夺得法甲联赛冠军。那时候,巴黎和马赛两队之间还没有什么“爱恨情仇”。

直到贝尔纳·塔皮(Bernard Tapie)的出现。

贝尔纳·塔皮的头衔颇多。他是法国著名商人、马赛奥林匹克足球俱乐部前主席、前政客(密特朗治下的城市部长)。

煽风点火为自己谋利的男人

塔皮担任OM俱乐部主席时,正赶上马赛“称霸”法国足坛的时候。

1989年法甲联赛, Franck Sauzée在比赛最后阶段进球,马赛最终以1:0击败巴黎圣日耳曼夺冠,让巴黎人耿耿于怀。

1991年5月,巴黎和马赛两个俱乐部的“仇恨”才真正拉开序幕。当时拥有法甲独家转播权的Canal+付费电视台,开始持有巴黎圣日耳曼资本。

为了给比赛制造悬念,吸引观众,Canal+展开一波纯商业“骚操作”,硬把巴黎圣日耳曼炒作成马赛夺冠的“有力竞争对手”。

这就不能不提当时巴黎圣日耳曼股东Alain Cayzac的名言:“巴黎-马赛都是聪明人,大家心照不宣,做一笔好买卖。”于是乎,Canal+电视台和马赛老板塔皮一拍即合,联手把巴黎圣日耳曼和马赛奥林匹克炒作成法国足坛最大“冤家”。

精明商人塔皮做得更绝,每每在马赛对阵巴黎比赛前,塔皮都会拿着小报到球队更衣室,让球员看“挑衅”报道评论,以激发球员斗志,让比赛变得更有趣。

贝尔纳·塔皮在欧冠决赛前竟大言不惭出来喊话,呼吁两队球迷化解恩怨。

节奏大师塔皮的策略立竿见影,一来二去,不仅树立起两个俱乐部“水火不容”的人设,两队的球迷恨不得手撕对方,并且,也让当时的马赛球员(包括1998年世界杯冠军球员、2018年冠军教练迪迪埃·德尚Didier Deschamps)占据精神高地,从心理上“碾压”巴黎圣日耳曼球员。

到了1993年,法国足坛爆出轰动一时的“马赛假球案”。塔皮收买瓦朗谢纳俱乐部球员,从而保证本队在联赛最后一轮尽遣替补的情况下仍能取胜夺冠,而主力球员可以在不久后的冠军杯决赛中获得充沛的体力。结果马赛被剥夺了两项冠军,还被降级到法乙。虽然买假球案错在马赛,但由于坊间一直有谣言传说是巴黎圣日耳曼告的密,恼怒的马赛球迷把新仇旧恨一股脑都记在了巴黎人的账上。至此,两家俱乐部和球迷算是“恨入骨髓”了。

不过,法国足坛一些人士始终怀疑,塔皮可能不止“买”过一场球。连当时巴黎圣日耳曼的守门员拉玛Bernard Lama都公开表示,“曾被马赛方面人员接近”,要求他“让球进门”。

然而,在巴黎和马赛的南北之争中受伤最深的却是法国国家足球队。1994年世界杯,作为传统强队的法国队因为内部分裂竟未能进入决赛圈。

塔皮本人更是直接对马赛球员说:“不要管什么国家队,跟我混才能赢”。

虽然都是国家队的球员,但马赛和巴黎球员的分裂肉眼可见。据拉玛(PSG)后来透露,马赛球员甚至拒绝和他一起打牌。拉玛事后曾公开抱怨:“马赛人都是些小流氓。我不是乱讲话:在国家队的时候我就领教过。”

1995-96赛季,马赛终于从法乙重新晋升入法甲。

1997-98赛季,马赛奥林匹克在王子公园球场以2 :1击败主场作战的巴黎圣日耳曼。但这次巴黎人输得口不服心更不服:刚加盟马赛队的意大利人拉瓦内利(Fabrizio Ravanelli)在雾天的比赛中在禁区内靠假摔谋得一粒点球,成为“跳水界”的典型教材。此后,拉瓦内利的外号也从“白头翁”变成了“银狐”,成为后卫心中的“老狐狸”。

2001年,巴黎圣日耳曼迎来罗纳尔迪尼奥,后又在2003年迎来传奇前锋保莱塔(Pauleta)。自2012/13赛季以来,巴黎圣日耳曼夺得7次法甲联赛冠军,其中一个四连冠和一个三连冠。

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法甲联赛提前结束,以现有排位决定名次,巴黎获得冠军,马赛第二。

法国第一大和第二大城市两个冤家还没来得及撕,没想到第三大城市里昂先跳出来了。里昂主帅霍利尔表示:“马赛和巴黎之间有联盟,对里昂打击很大。”“朋友之间联起手,安排好了一切,我认为这是一个阴谋,一个排挤里昂的阴谋。”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 :夏雨)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欧洲时报,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