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游戏TikTok的危机时刻:一场巧取豪夺的美式游戏?

TikTok的危机时刻:一场巧取豪夺的美式游戏?

2020-08-02 来源:新浪科技 阅读数 501 分享

本报记者 李静 北京报道

TikTok是迄今为止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App,TikTok在海外的快速成长是字节跳动和张一鸣的出海梦,背后更隐藏着中国互联网的出海梦。如今,这个梦或许即将被美国政府扼杀在摇篮里。

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周五晚间表示反对由一家美国公司收购TikTok美国业务后,微软已暂停收购视频分享应用TikTok美国业务的谈判。

此前,有外媒报道称,在特朗普周五宣布将禁止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后,字节跳动已同意完全出售TikTok在美国的业务。

字节跳动曾试图保留TikTok在美国业务的少数股权,但遭到美国白宫拒绝。随后,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将完全退出,微软公司将接管TikTok在美业务。如今因为特朗普的反对,微软与字节跳动之间的交易暂停。报道称,双方谈判尚未终结,但两家公司正试图弄清楚白宫的立场。

据记者了解,在TikTok之前,按照美国法律,没有出现过任何软件被封杀的先例。

对于云诡波谲变化局面,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不得不对外回应道:“公司不对谣言或猜测发表评论。我们对TikTok的长期成功充满信心。数亿用户在TikTok抒发创意,平台上的创作者也在此获得收益。”

TikTok初长成

2016年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中短视频崛起的一年,那一年抖音刚刚孵化出生,抖音的背后是有着“App制造工厂”之称的字节跳动(彼时也称今日头条)。

初生的抖音悄然生长,连很多中国互联网巨头都没有太过注意到它的壮大,腾讯甚至在2017年关闭了短视频项目微视。

一直到2018年抖音开始爆发式增长,短视频受到了来自中国互联网甚至世界互联网的关注。而先下手为强的字节跳动在短视频的赛道上已然跑在了很多人的前面。

在国内市场,字节跳动在短视频赛道布局了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等多款产品,占领不同的短视频细分市场,并且通过内部资源共享相互导流建筑竞争壁垒。

在国际市场,张一鸣从2015年就开始布局今日头条海外版。2017年字节跳动相继推出短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抖音海外版TikTok。2017年底字节跳动以估值10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北美知名短视频社交产品Musical.ly,收购完成后与TikTok完成合并,TikTok开始以暴风般的速度风靡海外市场。

但在国内和海外市场,字节跳动在短视频赛道一直面临来自腾讯、Facebook、YouTube等全球互联网巨头的围追堵截。

在国内市场,腾讯在推出视频号之前,还做了18款短视频产品,却都没有太大声响。

在海外市场,Facebook曾于2018年推出一款类似TikTok的产品Lasso。在首次狙击失败后,去年11月,Facebook推出了新的短视频应用Instagram Reels继续尝试和TikTok争夺市场,并在TikTok在印度被禁后,第一时间登陆印度市场。

外媒报道称,YouTube将在今年底前推出名为“Shorts”的短视频功能,以对抗TikTok。

先下手的字节跳动在国内和海外市场牢牢掌握先发优势。曾负责腾讯短视频业务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字节跳动进入短视频的时候,大环境是4G带宽的互联网基础环境已经完善好了。

“短视频能不能成功,功能不重要、特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让用户用最简单的方式获得最愉悦的内容体验。”上述负责人说道。

背靠字节跳动算法体系的抖音和TikTok显然做到了这一点,用户在使用时只需要不断往下刷新,系统就会根据用户停留观看的时间、内容,计算出用户的偏好纬度,进而不断推送用户喜欢的内容。

Musical.ly在被字节跳动收购以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对接今日头条的分布式机器学习平台,快速复制推荐算法之后产品核心指标暴涨。

Sensor Tower商店情报数据显示,字节跳动旗下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总下载量已经突破20亿次。

今年第一季度,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共获得3.15亿次下载,是全球下载量最高的移动应用。尽管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已经非常受欢迎,并且一直在获取新用户,但今年新冠病毒(COVID-19)感染肺炎疫情在全球大规模暴发,促使人们通过移动设备购物、工作和娱乐,抖音及海外版TikTok也因此迎来下载量高峰。

张一鸣梦断美国?

从字节跳动的发展史来看,从创立之初张一鸣就怀着全球化的梦想。

2014年秋,张一鸣访问了硅谷,参观了Facebook、特斯拉和爱彼迎(Airbnb)等科技公司的办公室。这次参观时有一件小事让张一鸣感到十分震惊,他在硅谷居然遇到了一些喜欢小米手机的Facebook和Twitter员工。

回到北京后,张一鸣在一篇博客中写道:“中国科技公司的黄金时代即将来临。”并且正式开启了字节跳动在海外市场的征程。

2015年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上线,2016年TopBuzz Video上线,同年投资印度最大内容聚合平台Dailyhunt,并且控股印尼新闻推荐阅读平台BABE。到后来创办TikTok,收购Musical.ly。

截至目前,字节跳动在海外已经有20多款产品。据字节跳动提供的资料,目前字节跳动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办公室,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截至2019年底,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超过15亿人,业务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75个语种。

虽然2017年张一鸣就将海外市场作为公司的重要战略,2018年,在与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对话时,张一鸣还曾定下“小目标”,表示希望三年内实现全球化,即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海外。但海外战略一直没有上升到字节跳动的最高战略层面。

一直到今年3月,字节跳动完成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张一鸣开始担任字节跳动全球CEO,这才真正意味着字节跳动在全球化战略上迈出最重要一步。

2016年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曾评价张一鸣的全球化战略:“如果我是张一鸣的话,我会更激进地做全球化。因为我们这一代的互联网创业者相对于上一代来说,有更大的全球化视野,更早地接受国际资讯,做全球化的机会也会变得更大;其次,从价值创造的角度来讲,带领中国的资讯、产品走出去,这一点本身也是为BAT也好,为整个国家也好,创造的价值是最大化的。当你整个公司布局到全球,并且反过来用全球的资源集中回来打中国的市场的话,那时候也会变得更加从容一些。”

来自美国的强买强卖

或许时运不济,当张一鸣以更激进的姿势准备全球化的时候,却遭遇到来自政治势力的最强阻击。

TikTok是目前中国出海最成功的一款互联网产品,对出海成功的界定意味着有很多海外市场的本土用户在使用,而不仅仅是海外华人在使用。一些在美国、印度的华人纷纷表示:“很多当地人都爱玩TikTok。”

当一款来自中国的互联网产品在美国市场风靡时,这是美国政府不愿意看到的。

今年以来,包括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国副总统彭斯、美国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内的多位特朗普政府的高官在不同的场合以“国家安全”和“隐私问题”为由,扬言封禁TikTok。

对于美国政府对TikTok近期的所谓国家安全审查,在7月30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说:“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依法合规的基础上开展对外经济合作。美方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中国企业做‘有罪推定’并发出威胁,暴露了美方所谓维护公平、自由的虚伪性,违反了世贸组织开放、透明、非歧视原则,不利于美国民众和企业利益。近期一些国家政府和媒体表示,不应在社交媒体领域搞‘双重标准’,中国的有关互联网软件顺应了公众和市场需求,为各方提供了多样化选择,有利于各国社交媒体市场的健康发展。我们呼吁美方一些人认真倾听国际社会的声音,为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各市场主体在美经营提供开放、公平、公正和非歧视的环境,停止将经贸问题政治化。这事关美国形象和信誉。”

在美国的政治压力下,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或将被分拆为一家完完全全的美国公司。字节跳动曾试图保留TikTok在美国业务的少数股权,但遭到了美国白宫的拒绝。有消息称,字节跳动将完全退出,微软公司将接管TikTok在美业务。

不过,因为特朗普的反对,目前微软与字节跳动之间的交易已经暂停。最终TikTok将命归何处,仍未可知。

需要看到的是,这已经不是美国政府第一次出面要求中国互联网公司强行卖掉在海外市场的产品。

今年3月昆仑万维出售了所持有的Grindr 98.59%的股权,以约42.15亿元人民币(约合6.085亿美元)的对价,转让给美国公司San Vicente Acquisition LLC。

Grindr是昆仑万维在2016年投资的一家同性恋网站。昆仑万维对Grindr的控股曾引发美国隐私倡导者的担忧。2018年美国民主党参议员Edward Markey和Richard Blumenthal就曾致信Grindr,要求就该应用如何在中国股东的控制下保护用户隐私给出答案。

在政治压力之下,2019年5月9日,昆仑万维、Grindr与由美国财政部和司法部代表的美国政府签署了《国家安全协议》,协议约定,昆仑万维应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向一个或多个主体出售持有的Grindr LLC的100%股权。自协议生效之日起,昆仑万维、其关联方和受限人员均不得访问部分有关 Grindr的用户、信息系统、网络连接、设施的敏感数据。Grindr亦不得向中国境内的任何个人和实体或代表其行事的人员传输敏感数据。Grindr还应停止在中国境内的所有运营事项,且不得雇佣、委任或聘用Grindr 之前从未聘用的任何昆仑及其关联方人员。

要知道,昆仑万维收购Grindr之时,Grindr的DAU只有200万人,营收也只有4000万美元,并且处于亏损状态。在2018年Grindr还处于亏损,不过DAU已经增长到450万人。到2019年,Grindr前三季度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1.6亿元。

虽然出售Grindr昆仑万维获得了不小的收益,但明显果实才刚刚成熟。

(编辑:张靖超 校对:颜京宁)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新浪科技,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