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从《最后生还者2》艾比演员遭网络攻击谈网暴事件

从《最后生还者2》艾比演员遭网络攻击谈网暴事件

2020-07-11 来源:游民星空 阅读数 865 分享

《最后生还者2》中角色艾比的演员劳拉·贝利被人网暴了。

《TLOU2》艾比扮演者劳拉·贝利

关于这部话题作品,情报姬上个月撰文讨论过。简单说,这是一部因为剧情过于突兀、人物形象崩坏与预期严重不符,最终口碑崩塌的游戏。

其中身为最大反派的艾比一棍抡死了前作主角乔尔,还莫名其妙得到了主角艾莉的原谅,直接成了玩家们不满情绪的发泄口。

当然,骂一个游戏角色是不会有啥回应的。有愤怒的观众把怒火倾倒在了艾比的扮演者,劳拉·贝利身上。

(我要杀了你,因为你xx了《最后生还者2》)

(我会找到你,屠杀你,就如同你对xx做的那样)

这些愤怒者不会想到,被他们倾泻怒火的劳拉女士也是《最后生还者》一代的粉丝。

而在商业层面上,个人意愿有时候并不能改变什么。

对这类大型商业作品来说,演员和开发商签有保密协议是十分正常的,经常演员演完了都不知道自己演了什么。比如当年《复仇者联盟》系列的内战篇,荷兰弟全程都在和空气对线,最后被剪辑进了电影。

面对舆论压力,顽皮狗在推特上发表声明,表示虽然接受批判性讨论,但不允许团队和演员收到外界的威胁与骚扰。

成天在推特上和玩家争论《最后生还者2》是非的总监Neil DruckMann也认为劳拉不该收到这些恶语。

诚然,艾比在《最后生还者2》中扮演的角色难以令人接受,她亲手残杀了一代主角乔尔,又在漫长而糟糕的游戏体验之后被洗白,让粉丝们当年的感动与漫长的等待像是一场笑话,有过激者愤怒情有可原。

但劳拉不该成为出气筒,不该成为网络暴力的受害人。

虽然大部分观众和玩家都分的清楚演员与角色,但在很多时候,声优、演员、作者因为作品的缘故遭受威胁的例子并不鲜见。

《我的妹妹不可能这么可爱》的作者伏见司收到过大量的刀片和恐吓信。

最后警方逮捕到的嫌疑犯是一名青年人,他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称:“因为伏见司在作品里写了太多黑猫的戏份,感觉到自己最喜欢的桐乃被怠慢了,所以很愤怒。”

漫画《神薙》作者也因给女主加了破鞋设定引起粉丝极度不满,作者收到了不计其数的胁迫邮件,还因病暂停了漫画连载。

曾红极一时的《flappy bird》就因为帮助大量玩家“解压”,让开发者阮哈东经常收到一些死亡威胁。不堪其扰的阮哈东最终选择将游戏下架。

还有莫名其妙就被人盯上的。前不久,声优石川由依就发推宣称她和她的家人和公司在四月起就陆续收到恐怖威胁。

这是一个并不只会发生在游戏、动画领域的问题。

日本摔跤手木村花在2019年,以恋爱为目标加入了综艺《双层公寓》。

该节目以‘没有剧本的真人秀’为主题,召集不相识的三男三女,入住同一所公寓。由于个性倔强直接,木村花与其他成员发生过不少的插曲,引起许多的争议。

木村花有一件视若珍宝价值十万日元的摔跤服,因男嘉宾小林快的一次失误导致战服染色缩水,彻底不能穿了。

问责时对方的一言不发惹怒了木村花,她动手掀飞了对方的帽子。最后小林快决定退出节目组,并表示自己会筹钱赔偿木村花的战服。

在不少人看来木村花逼走了小林快。语言攻击纷至沓来。

每日将近一百条坦率的辱骂让木村花不堪重负,最终她在长期自残和抑郁之后选择了自杀。

俞明灏演坏人演的入木三分,也被观影的弹幕骂的狗血淋头。

延禧攻略的演员王茂蕾演坏人被逼向大家致歉。

《香蜜沉沉烬如霜》饰演天后的演员周海媚被骂到退博。

《甄嬛传》里扮演‘安陵容’的陶昕然,父母和孩子都遭诅咒。

喧嚣的民愤需要一个泄洪口,而那些恰好站在聚光灯之下的人就成了泄洪口之下的危墙和枯木。

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里说:在孤身一人时,他不能焚烧宫殿洗劫商店,即使受到这样做的诱惑,他也很容易抵制这种诱惑。但在成为群体的一员时,他就会意识到人数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生出杀人掠夺的念头,并立刻屈从于这种诱惑。

互联网天然的隐蔽性,帮助这些人躲在面具下惬意的散播负面情绪。

这样的行为很难让人称之为正确。

尽职尽业开发游戏创造快乐或是用文字、画笔发挥自己想象力的创作者,为喜欢的游戏饰演角色却对剧情一无所知的角色扮演者,按照剧本兢兢业业展现角色精髓的影视剧演员,他们都不曾犯过错,也都不曾对他人心怀恶意。

网络暴力带来的后遗症,不是一天两天了。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游民星空,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