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名利场还是修罗场?澳洲百年顶尖男子私校圈“不能说的秘密”

名利场还是修罗场?澳洲百年顶尖男子私校圈“不能说的秘密”

2020-07-11 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阅读数 4205 分享


前言

“我希望所有的女人!”

“都像是马路上的坑洞!”

“那么我就是街上的一辆垃圾车!”

“用我车里的东西填满她们!!”

2019年10月,一则录下了墨尔本电车上一帮十几岁的男生簇拥在车厢里大声齐唱的视频突然在澳洲全网炸开了,也引发了成千上万人对此事的议论与批判。

来源:ABC News in-depth @Youtube

视频画面中,歌声震耳欲聋,歌词内容粗俗不堪。

而这些男生身上统一穿着的颇为显眼的蓝底黄绿相间花纹校服,令他们的身份昭然若揭:

他们来自于全澳洲最顶尖的私校之一,位于墨尔本Toorak的百年男校St Kevin’s College(圣凯文学院)。用他们引以为豪的自称,是“圣凯文男孩”(Skevies Boys)。

一名来自附近学校、并在电车上目睹了整场闹剧的女生,在ABC新闻的一场采访中平静复述了歌词的内容,并无奈地回忆,“你不可能忘记这种歌词,它们似乎已经烙刻在我的大脑里了,而且是永远。”

另一名女生的表情则多了一丝苍白与敏感,“我的整个中学时代都不得不忍受着这些,我的妹妹也是如此…被他们大声议论长相,被偷拍裙底…那些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恶心的东西。”

“我实在是太气愤了,因为这些人觉得自己可以毫无顾忌地做这种事情,而且没有人会在乎。”

但这并不是圣凯文学院第一次被送上热搜。

在一年一度的APS运动会上,全校约有2000个男生都整齐划一地排在站台上,用“排山倒海”的气势大喊,“我们是军队!强大威武的圣凯文军队!…”

一名曾是其中一员的男生对于这种校园文化的侵蚀力难掩感慨之色,“在这种文化下,冲着公立学校和其他私校大喊大叫被默认是OK的——我们应该让他们知道,是谁在控制主场。”

1

“每个人都想去那里”

圣凯文学院是一所1918年由宗教社团基督兄弟会(Christian Brothers)成立的天主教学校,1932年后至今就一直坐落在整个墨尔本最金贵的地区——Toorak。

从赛艇训练到拉丁文校训,以及历史悠久的全校念诵…这所学校里的很多细节,都体现了它与众不同的“高贵身份”:

当然,作为学生成绩经常在全州拔尖的澳洲知名顶尖私校之一,这所学校的收费也非常昂贵。对于中学生来说,仅学费一项就超过2万澳元每年。

在中国,对于像王石这样的“上层人士”的运动标配,近年来也已经从高尔夫换成了赛艇

圣凯文学院在当地究竟有多么受欢迎?

一名曾有儿子在这所学校就读的母亲表示,“这所学校基本上宣传了一种信念:你如果能把孩子送到这里来上学,那么这意味着你不仅家里条件很优越,而且还很幸运。”

另一名学生家长说,“这所学校提供了很多保证。这体现在优秀的学习成绩,优秀的教师,尤其在12年级,他们的英文教师是全州最好的。还有绝佳的体育口碑,地理位置也方便。”

“这可是在Toorak,每个人都想去那儿。”

位于Toorak一处价值6000万的神秘华人豪宅 / 来源:The Age

该校2017届的一名学生说,“这是一所家长需要在孩子刚出生时就排队登记入学的学校。”

“男生俱乐部”的秘密

“电车歌声”视频中几个领头的男生,后来被学校悄悄地处分了。

但这个结果也令一些感到遭受了冒犯的女生感到尤其失望。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他获得了暂时停学的处分,几个星期都不用去上学了——这简直就是每个孩子的梦想吧。”

“但几个星期过后,就可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身边的朋友们还是会围上来,甚至大加称赞羡慕为你欢呼:兄弟,你可真是做了首好歌!真是可以的!”

“这不好笑,” 一位女生说。

实际上,这只是圣凯文学院上行下效的“男生俱乐部”(Boys Club)文化的冰山一角。

体育运动就是体现“男生俱乐部”文化深刻的地方之一

一名女教师曾在该校上课间隙被学生偷拍下裙底照,并被全年级的男生间传播,但学校根本未曾采取任何措施或通报;

一名出身该校的体育教练曾试图诱奸学生,但学校在得知此事后不仅试图掩盖罪行,而且这位教练在接受调查时还得到了学校体育系主任与校长提供的“人格担保”;

甚至在之后受害者搜集关于此事的证据时,学校还毫无顾忌地“毁灭”了部分谈话证据…

在这里,你似乎能看到一种来自西方封建男权社会极端文化的缩影:

一个在人人心照不宣、约定俗成的秘密规则下运行的封闭组织,组员几乎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彼此之间相互照应,就算“犯事”了也随时有其他兄弟出来帮忙“顶着”。

在这样的文化中,加入组织、保护组员、维护组织的名誉与荣耀也就成了其中很多人的最高行为准则。

(这种思维模式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熟悉得可怕?)

3

原来不懂的他,后来还是懂了

2015年4月15日,该校被控诉诱奸一名9年级男生的田径教练Peter Kehoe(科沃依)被判有罪,被强令参加社区矫正活动,并在性犯罪名单上保留8年。

被判诱奸儿童罪的Peter Kehoe

作为一名资深“圣凯文男孩”,也是该校“业余运动俱乐部”的终身会员,科沃依在2013年离职后,仍然继续留在学校担任该俱乐部的志愿田径教练,并说服当时学校在读8年级的小帕(化名)与他进行一对一单独训练。

年轻的小帕一开始其实并没有想到不对的地方去。

小帕的母亲对于这件事情则多了一丝不寻常的担忧。她向学校的工作人员反应了担忧,对方在联系了时任校长的Stephen Russel(罗素)后和她打电话回复称,“罗素校长让我转达给您的是,科沃依教练是一个好人,一个品格优秀的人,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前圣凯文学院校长Stephen Russel /?来源:The Age

但这位母亲的担忧马上就成真了。

科沃依开始给她的儿子在Facebook上发一些“奇奇怪怪”的私信:

“很性感。我打赌你能赢得一场湿身T恤大赛。”

“你可能还需要一个我的拥抱。”

一开始,小帕只是觉得有点膈应没有怎么理会。但对方变本加厉,直到有一次,当小帕说自己要结束训练去准备日语演讲作业的时候,科沃依说出了一句现在回想起来仍然令他感觉作呕的话:

“你知道,那不是你的嘴巴唯一要做的事情。”

小帕在课下把一些信息给他一起参加训练的好友看,他这时候心里想的是“他会不会是同性恋啊”?但好友说,“可能比这个严重多了”,并叮嘱他保护自己。

当最后一次科沃依在私人训练时再次赤裸裸地向小帕表露性暗示话语时,小帕正巧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现场。

他回到家就告诉了自己的母亲发生了什么。

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帕母亲二话没说,就叫小帕将科沃依对他做的事情一字一句地写下来,并在隔日就把声明交给了当地的警局。

但当警局开展调查事情原委时,却收到了来自学校体育系主任特拉维斯(Luke Travers)与校长罗素,为科沃依提供的全篇不吝赞美之词的人格担保声明。

声明中,把根本没有未成年教育工作资格认证的科沃依,被描述成了一位充满责任感、热情可靠的,“首屈一指”、“无懈可击”的未成年教育工作者。

但作为受害者的小帕,直到科沃依被提诉罪行时的七个月内,也根本没有得到来自学校的支持。

事实上,在小帕与他的好友作为证人出席前的最后一刻,小帕好友的母亲才第一次接到了来自校长的电话,询问他们是否会穿着校服上庭。

“哦,你们还真的想把这件事抹过去,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出庭后,体育系主任特拉维斯还找过小帕,暗示希望他“息事宁人”,并称这种事再蹦跶也翻不起风浪(Storm in a teacup)。

前圣凯文学院体育系主任Luke Travers

但经历此事后这些年经常恐慌症发作,甚至不得不住院接受治疗的小帕,已经回不去那个曾经在学校门门功课A、自信洒脱的少年了。

在ABC新闻的采访中,小帕翻阅着厚厚一本的学校纪念册,对着镜头指出曾经在基督兄弟会的迫害下选择自杀的4个学生。

他说原来自己不懂那些学生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但经历了这些事的他可能已经懂了。

结语

这件事发生在2015年,但当时由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因此出庭和所有信息都是保密的。

圣凯文学院由此躲过了一度的风平浪静,曾为罪犯“打包票”的校长和体育系主任也仍旧安安当当地坐着自己的位子。

直到五年后的2020年,受害者都已经长大成人,这所学校因为ABC新闻的一则深度调查对此事的曝光,又陷入了舆论的“水深火热”之中。

这才逼得在学校干了二十四年的校长罗素下了台,体育系主任特拉维斯则随即被停职。

这座曾经几乎人人景仰的百年名校的校长之位,如今却似乎人人避之不及。

新官上任的圣凯文学院代理校长克罗利(John Crowley)直言,自己并没有想接手永久职位的打算。一招到新的校长,他就会离开。

但圣凯文学院所代表的“男生俱乐部”文化会在澳洲消失吗?



责任编辑:Alina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财经见闻,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