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娱乐滴滴哈啰的"跑男"生意(组图)

滴滴哈啰的"跑男"生意(组图)

2020-06-03 来源:英国苹果论坛 阅读数 635 分享

距离滴滴上线跑腿业务两个多月,5月末,哈啰被曝出正在东莞、佛山两地试运营跑腿业务。

哈啰回应虎嗅称,哈啰的跑腿项目叫作“哈啰快送”,是哈啰出行普惠用车事业部测试的“跑腿”项目,主打小件物品递送。目前还未正式上线。

滴滴跑腿此前公布的收费规则也是以5公斤作为重量界定,可以看出二者现阶段的业务本质上同是C To C的同城即时配送,不涉及物流快递的营运准入资质。从这点来说,跑腿是个不错的切入口。

但不可忽视的是,同城即时配送的赛道上早已站满了独角兽,也不乏巨头的身影。跑腿领域的独立公司如闪送、UU跑腿、人人快送等,有巨头背景的平台如达达—京东到家,美团配送、顺丰同城急送等。

同样主攻出行业务的滴滴与哈啰,相继涉足同城即时配送,是增长目标下的突击探索,还是业务规划上的必要布局?

“跑腿业务作为经历疫情周期的本地生活服务赛道,展现出较强的市场需求与选择,对于致力于生活服务的出行巨头而言,显示出了较强的试水价值。”UU跑腿CEO乔松涛告诉虎嗅,跑腿是“脏活”“累活”,能否真正走近业务的实际承载者“跑男”这个群体,是运营的关键。

为什么是跑腿

哈啰被爆出跑腿业务的节点,恰恰在滴滴官宣上线这一业务的两个月后。加之二者同样以出行为内核,也因此被业内解读为哈啰试图“正面进攻”滴滴。

哈啰的业务从共享单车扩展至顺风车、电动助力车、充电服务,目前网约车由原来唯一的嘀嗒出租车变为接入首汽约车,逐步扩充网约车的服务范围,并增加了汽车服务和金融业务。且在滴滴下线顺风车的日子里,哈啰顺风车成功占据市场老大的地位。

哈啰CEO杨磊此前称,如果哈啰只是守在两轮出行的赛道上,可能也有足够丰厚的利润,但迟早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他希望哈啰基于出行往整个生活服务方向延伸。他给哈啰定了未来三年DAU过亿,最终能成为中国人主流的三个App之一的目标。

这样的发展轨迹和规划很难说没有滴滴的影子。滴滴从网约车扩展到了汽车服务、租车、金融业务等,目前除了网约车的其他后续业务也都开展已久且相对成熟,近期发力的单车和电单车业务对内核业务网约车的补充作用明显。

滴滴涉足的业务几乎囊括了出行的所有领域,因而跑腿这样的全新业务,在3年全球战略的背景下,更像是达成“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这一目标的分解动作之一。

乔松涛认为,试水跑腿业务的出行平台经过了近几年出行行业互联网化的积累,整体在用户数量、平台认可度等方面都完成了早期的发展。随着业务规模化和市场的逐步成熟,这些平台都已经从早期的“价格战”“营销战”等行业发展初期较为明显的竞争模式,转为了现在的精细化运营乃至盈利导向的行业阶段。

在这一阶段,出行平台本身的出行业务已经盈利,需要找到基于自身特长的新增长点,尝试在资本市场上讲新的故事,拓宽业务边界。跑腿业务作为经历疫情周期的本地生活赛道,展现出的强劲的市场需求,对于致力于生活服务的出行巨头而言,具有较强的试水价值。

无论哈啰还是滴滴,尝试新业务都是业绩增长的必要。但从公司层面上来讲,哈啰处在更初期的阶段,通过用户需求来完善服务体系。

笔者了解到,哈啰做新业务基于对互联网产品的两点思考:第一个是用户是否有需求;第二个是哈啰是否适合做。

哈啰内部人士告诉虎嗅,哈啰2019年开始频繁地做线上用户调研,一方面是通过用户反馈提升体验,另方面就是洞察用户需求。从收集到的用户反馈来看,用户需求很多样,跑腿送货只是其中一个。

跑腿最终被敲定立项,一个重要因素是新冠疫情。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后人们出行被限制。但人流减少的同时,货流需求相应地增加。1月,哈啰决定把送货这个业务优先级提前,最终在3月立项。

做“跑男”有门槛

滴滴、哈啰先后入局,但跑腿生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跑腿服务对于很多互联网巨头而言,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门槛。它的门槛在于其本身是一件脏活、累活,而这种脏活、累活是绝大部分企业所不愿意做的。”乔松涛称。

跑腿业务与传统的线上业务不同,涉及线下的比例很重。典型如美团外卖,除了下订单通过线上进行,最重要的履约部分在线下实现。而要将线下履约的责任人“跑男”群体管理好,理解这一群体才能在运营层面达到高效。

这绝非是简单且空洞的口号。诸多配送履约环节出现的伤害事件,最终都因平台的量级演变成了社会事件,对平台的品牌冲击巨大。

他认为,在“零工经济”被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乃至行业被提出的今天,了解“跑男”群体,真正理解中国的自由职业者这个群体,恰恰是绝大部分想做这个行业的企业所很难做到的。

不了解“跑男”这个群体,从业务的执行层面上构成了跑腿的门槛。另一方面,以追风口的心态入局,也势必会导致产品方向、运营策略与真实需求不匹配,为运营增加难点。

很显然,相较达达、闪送、UU跑腿这些领域内的深耕者,滴滴和哈啰做跑腿业务更多是出于公司整体的业务规划,现阶段还在处于通过试运营小心探索市场的空白之处的状态。

哈啰快送由普惠事业部负责,也就是顺风车团队。顺风车上线一年,积累了1400万认证车主与4500万发单乘客。哈啰上述人士称,哈啰快送“业务模式主要以拼单为主,定价上会更实惠。”他认为,跑腿送货和顺风车一样,具有“普惠性质”,能给用户提供性价比较高的小件快送服务。

在调研小件快送服务市场需求时,哈啰团队发现目前市场上的跑腿送货服务,具有明显的缺点:第一个是跑腿多用电动车,而由于电瓶车有限制,只能送短途且价格较高;第二个是专业物流上包含跑腿业务的平台,时效性相对较低。

因此,哈啰将其跑腿业务定位在有一定时效性要求的中短距离,中小件物品运送的范围内。“如文档、样品、生活用品等30kg以下物品,500km以下距离,实现当日送达。这块市场上相对较为空白。”他称。

滴滴跑腿业务由原来的代驾团队负责,目前只在上海、广州、深圳、重庆等19个城市上线运营。从3月10日宣布上线至今,除找了青年演员彭昱畅代言展开的营销活动外,滴滴跑腿业务至今没有进一步动作。

滴滴上线跑腿业务时称,此举是为了增加代驾司机疫期收入来源,现在情况已然发生变化。虎嗅从滴滴方了解到,随着代驾订单的快速恢复,滴滴跑腿员的运力结构已经从疫情期间的代驾司机转为多元渠道的运力。在已经上线的不少城市,滴滴跑腿开放了对外社招,招募有经验的骑手,并进行系统性的服务培训。

跑腿业务在国内的市场规模可达千亿,对国内内核业务已经盈利的大平台,其国际化进程短时间无法推进,开拓国内新市场就成为理所应当。

对出行平台来说,做跑腿的优势在于技术和运营:技术上如匹配算法与调度能力,运营上可以参见Uber,送人的运营方式可以套用到送货,甚至送万物,本身逻辑具有一定关联性。

“出行平台进入对于市场来说是一件好事,目前跑腿行业中,还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占据垄断地位的巨头。”乔松涛认为,有更多的玩家进入市场会加速市场教育速度,促使行业发展速度加快,对真正深耕行业的企业来说,也是重要的发展契机。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英国苹果论坛,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