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Hot-desking, 实为资本家为节省开支的瞒天过海之术?

Hot-desking, 实为资本家为节省开支的瞒天过海之术?

2020-05-22 来源:澳洲四大号外 阅读数 2055 分享

受COVID-19影响,现在安全办公室的观念是去除Hot-desking, 这对员工其实可能是个利好。

十多年前,在众多人力资源顾问的支持下,澳大利亚的许多公司都试图向员工推销这个现在看来其实是个错误的观念,即Hot-desking对员工有利、甚至令工作有趣。一直以来,员工和市场被传达的信息是,废除永久性办公桌将增加随机的个人互动,并鼓励文化间的相互交流、创新和合作。

但是,事实果真如此吗?

这难道就不是资本家/雇主们为节省开支而让人力资源部作宣传的瞒天过海之术?

越来越多的证据和逻辑表明,Hot-desking并没有达致所谓的社交增加,而是产生了一个相互间联系不太紧密的工作环境。

Hot-desking的实际作用是允许雇员在共享办公桌的情况下,为公司节省所需的办公空间,从而节省每平方米成本。这似乎是明智的财务成本管理方式,尤其是在一个现金技术令个人拥有更大工作灵活性的时代,使人们可以在办公室以外的任何地方工作。既然这样,的确不需要浪费那些没有人全天候使用的办公桌。

但是,Hot-desking的相关人事成本虽然不容易具体衡量,但却是很高的。越来越多的人表示Hot-desking的工作方式令到其感到与团队或亲密同事相分离。Hot-desking并没有实现其鼓励不同人之间的创造性交流,而相反的令众多使用Hot-desking的人戴上耳机,而忽略那天正好坐在旁边的陌生人。

COVID-19社交距离安全规则使返回办公室的感觉与先前大为不同

以往,在一些对Hot-desking严格执行的公司,这也意味着仅仅离开办公室几个小时的员工会发现自己的物品被挪走了,而一些人会长期一早到办公室霸占其有利办公桌。在一些工作场所中,工作人员被禁止过夜放置任何物品,这令其需要将所有物品放置于储物柜或将所有物品带回家,这极大地削弱了办公室的归属感。

曾有澳大利亚调查记者发现,有员工在当晚晚饭过后回公司加班的时候,发现清洁工人已经将其留在桌面上的所有文件清空,而该清洁工人是根据公司指引,必须清空下班之后的Hot-desking。

很自然,最初吹嘘这一安排的CEO们大多的说法是Hot-desking是打破僵化的等级制度,提高生产合作效率的绝妙方法。

但是,即使人们同意每天坐在同一办公桌的想法老土,但员工需要每天更换办公桌的吸引力仍然有限。

尽管开放式办公室和工作场所装修的更大灵活性似乎是对空间的永久性和生产效率性使用,但管理层迟迟才开始意识到,即使节省了资金,却没有那么明确的好效果。例如,许多员工实际上需要更广泛的私人区域来进行对话或会议。Hot-desking不能提供足够的空间,这意味着令到人们实质上需要在走廊上走来走去,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大声说话,或者出门在外。所有这些放在Hot-desking旁的时髦沙发都无法弥补其不便。

Covid-19, 审视办公室面积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公司对于在每次轮班结束时将所有Hot-desking完全清空的规则也开始放宽。更多的员工将Hot-desking及其附近区域联合“圈地”,组成相对的“社区”并“定居”,以使亲密的同事或团队之间更方便地相处,这种随意的互动被认为是在办公室中的主要优势之一。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大量增加的在家办公人数不仅增加了休闲效率,而且还增强了人们意识到面对面交流所带来的个人乐趣。

但是,新的COVID-19社交距离安全规则也将使返回办公室的感觉再次大为不同。

在某种程度上,Hot-desking仍是一种时尚,员工需要预订一整天或一整周的Hot-desking,以便进行适当的事前消毒清洁。

Hot-desking不仅证明是过去陈旧的做法,而且还证明是不好的做法,可以,未来办公室的形式尚不确定。

毕竟,实际上将有更少的人使用诸如全天候之类的办公桌,这使每平方米的成本难以判断。各地的企业都在重新评估他们是否可以大幅度削减甚至放弃办公室面积。

甚至在可能的情况下,依然建议员工在家中工作,更多的人将至少有一部分工作时间在家或不在办公室度过。一些公司已经在尝试“红色和蓝色团队”,将员工分为两个不同的组,以错开其工作时间。这意味着任何回办公室的举动都会有很多矛盾和麻烦要处理。

社交距离规则,包括避免在办公大楼中拥挤的电梯,以及要求更大的社交距离,甚至在办公桌之间设置障碍,都意味着早上前往办公地点的人数的必然减少。然而,对公共交通的担忧(尽管社交距离规则使得公共交通更加安全)可能会导致道路上的交通拥堵。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现在正在倡导增加新的CBD的停车位--这与之前不鼓励大众开车上班的政策背道而行。通勤时间减少将增加在家工作的吸引力。

由于普遍使用了远程办公通信技术,因此这种吸引力肯定更有可能实现。原本的长期趋势因Covid-19迅间实现。现在,亲自参加会议的需要似乎已经成为是20世纪的一个概念。虽然这种需求也不会在未来十年消失。在使用Zoom或Microsoft Teams开会后,很多人见证了有关技术疲劳的投诉、以及参与视频会议的其他困扰。

一位董事长说:“我希望看到人们的肢体语言,并能够以更具对话性的方式进行交谈,包括在休息时间。” 可能不是每次都这样。

责任编辑:suri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洲四大号外,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