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历史确诊634人的钻石公主号:一座病毒笼罩的孤岛

确诊634人的钻石公主号:一座病毒笼罩的孤岛

2020-02-22 来源:网易看客 阅读数 472 分享
这座船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谁将是下个感染者。”

加拿大乘客Trudy Clement从自己的房间向外看,人们正在被抬上一辆辆救护车。

这是她在公海漂浮的第十四天。

自2月5日开始,由于有乘客被确诊新型冠状肺炎,载有近3800人的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被要求集体隔离14天。

检疫结果出来前,所有人员不得离船。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确诊人数与日俱增。

截至19日,船上人员阳性病例已高达634人 —— 超过了全球除中国和日本外,其余所有国家感染人数的总和。

恐慌在这个独特的隔离场所传播开来。

通过乘客和船员的自述,我们试图厘清,这14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漂在海上的五星级酒店

“我们会让您找到回家的感觉。”

公主邮轮官网这样写道。

作为全球最顶级的豪华邮轮之一,钻石公主号由美国嘉年华集团旗下公司运营,主要在日本、韩国及东南亚之间航行。

邮轮造价高达5亿美元,拥有18层甲板、23家餐厅和1337个房间,还设有泳池、影音室、舞厅、表演厅等,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有游客形容,这是一座漂浮在海上的移动城堡。

如此奢华的体验,价格也自然不菲。

按照15天的行程算,单人费用为16000至85000元人民币不等。

其中最高档的房间,带有阳台和私人卫浴。

偏中等的海景舱,则有一扇打不开的窗户。这个房型的数量占总客舱数量的1/3。

而更小的内舱,没有阳台和窗户。

1月20日,如同往常一样,钻石公主号搭载了2000多名乘客和1000多名工作人员,从日本横滨港出发,其中包括一名80岁的中国香港男子。

据报道,他从19日起便有咳嗽等症状,由于当时的防疫宣传不足,他便没有放在心上。

1月25日,该男子下船。七天后,被确诊为感染新冠病毒。

2月2日,确诊病例的信息公布,却没有引起乘客过多的警惕。

人们依旧到休息区、宴会厅走动,戴口罩的人寥寥无几。

唯一能感受到的差异,是进出餐厅等公共区域时,都被严格要求洗手。

同一天,钻石公主号照常抵达冲绳地区,约有2000多名乘客如常下船游玩。

“当时以为(他)下船了就没事了。”

一名乘客向媒体表示。

所有的和平在2月3日被打破。

下午,船方第一次向全体乘客通报了疫情,并告知将有医务人员登船,为他们进行体温检测和健康审查。

邮轮也放弃原定在静冈的停靠日程,直抵横滨港。

闲适的氛围骤然消散,往日热闹的甲板上空无一人,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味。

2月4日凌晨,邮轮抵达横滨,乘客从睡梦中被叫醒。

全副武装的日本检疫人员登上轮船,挨个进入客舱测量乘客和船员的体温,对出现发热感冒症状以及疑似接触人员进行咽拭子样本的取样。

与此同时,除了钻石公主号,还有十多辆救护车。

一旦确诊,病患将通过紧急隔离通道,被立即送往医院。

2月5日一大早,船长的广播传遍了整艘邮轮:第一阶段的31份样本中,就有10人被确认呈现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反应。

同一天,船长宣布封船,开始为期14天的海上隔离。

除工作人员外,所有人均需在船舱内隔离14天;除补给船上用品外,邮轮不得靠岸。

就这样,钻石公主号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海上孤岛”。

网络求助的乘客们

封船的消息传来,很快引发舆论的哗然。

这是一艘由美国公司运营,注册地在英国,漂浮在日本附近公海上的豪华游轮。

根据多家媒体披露数据显示,船上共有2600多名乘客,其中约1200人来自日本,约400人来自美国,约400人来自中国香港,约20人来自中国内地。

出于人道主义,日本政府决定接管这艘爆发疫情的轮船。

然而,这个聚焦了全世界媒体目光的特殊隔离点,却没有任何记者可以靠近。

于是,社交平台成为了新闻产生的“第一现场”。

英国乘客大卫·阿贝尔,在Facebook上牵头成立了“钻石公主号乘客”小组,仅限乘客进入。

74岁的他原本是来庆祝自己的结婚50周年纪念。

隔离当天,大卫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则视频,抱怨派餐不准时。

“他们从最下层开始派餐,我在第九层,这对一个糖尿病患者来说实在不友好。”

网友们看到到他的需求,帮忙联系游轮公司。

很快工作人员为大卫送来了餐点。

作为船上的明星乘客,大卫每天会以vlog的形式更新隔离生活的片段 ——

“一天24小时,我们不被允许打开舱门。只在有人敲门时,门才会被打开一会儿。”

“我们一直被关在房间里,船不知驶向何方,船舱一直摇摇晃晃。”

“我们正努力适应,就像在家一样,我要帮忙做家务、刷马桶。”

但像大卫这样懂得网络求助的乘客并不多。

钻石公主号上,60岁以上的老年人占比高达80%,大部分都不会使用智能手机。

在隔离早期,他们只能通过船长广播来了解疫情的进展。

为了缓解物资紧张,日本政府同意乘客请工作人员帮助代购生活用品,或者直接网络下单。

药物、清洁、消毒用品被陆续送达各个房间。

从乘客发布的照片中不难看出,在经历了隔离早期的混乱后,剩下的日子更多的是枯燥无聊。

24小时被无限拉长,一天里唯一的期盼只有三餐:

船员把荤素搭配好的餐饮端上,你可以开门说一声“谢谢”。

除了餐饮,船员还会送来数独、卡牌、乐高等,供乘客消磨时间。

不过,这些消遣都比不过两天一次的“放风”时间。

工作人员成为乘客对外沟通的重要渠道。

在舱门开启的数分钟内,他们不仅要送上餐食,还要应付各种需求,适时安抚客人的心情

“少部分人仍然觉得他们在度假,大多数人都会鼓励我们。”

作为回应,船员在推特上贴出工作人员在后厨跳舞的视频,并附文“让我们共度难关”。

一座等待被污染的监狱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确诊人数不断增加,恐慌开始在船上蔓延,摧垮表面的平静。

船长广播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乘客在狭小而密闭的空间内,迎来着一批又一批的检察官员。

少数住在高档房间的乘客,尚可以去阳台走走,呼吸新鲜空气,目送日升日落。

更多的乘客只能呆在没有窗户的内舱房,分不清白天与黑夜。

只有两天一次的放风时间,他们才能到甲板上晒晒太阳。时长只有一小时,还必须和人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

隔离第六天,有日本乘客以手写信的方式向日本政府求援。

他在信中提到,船内环境在不断恶化,许多人的生理和心理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对此,他提出包括优先救治高龄患者、派遣医疗支援等请求。

虽然推特上每天更新着大量的求药信息,船员也会采集客人的用药需求,但执行起来却没有那么简单。

一位乘客在接受《东洋新闻》采访时表示,她的父亲和母亲已有80高龄,患有高血压糖尿病。

“他们说药这几天就会送上船,但怎么等都等不到。打电话联系相关机构,却一直打不通。”

2月14日,厚生省收到药品需求1850人份,先行送达约780人份,远远难以满足需求。

美国作家盖伊·考特尔和丈夫同样被困邮轮内。

夫妇俩使用 Google 云盘记录下每天新增的确诊人数:10,41,65,39,44,67,70,99……

逐渐递增的数字明白地揭示着,情况并没有因隔离而得到好转。

“这简直就是待在一间等待被污染的监狱。”

比乘客们更辛苦的,是在风险中工作的船员。

船上1000多名工作人员,大部分在甲板下工作、生活,两人或四人合住一个房间,感染风险巨大。

隔离期间,船员每天工作13小时,最少也要接触500人。

仅有的防护用品是口罩和一次性手套。

此外,船方没有设置隔离就餐,全部员工需坐在一起吃饭。

日本政府做错了吗?

在推特上搜索钻石公主号,紧接着跳出的关键词便是“不安”。

乘客的忍耐已经濒临极限。

17日上午,千田忠等四名乘客通过媒体发布名为“钻石公主号正在失控”的紧急请愿书。

他们指出,船内存在资源不足、管理混乱的状态,部分发热乘客得不到有效的医疗救助。

而且船长广播内容与厚生劳动省的发表内容不一致,造成乘客信息混乱。

舆论甚至开始质疑,船上隔离的方案,是否能有效阻止病毒的进一步扩散?

对此,日本专家回应:船上隔离是现行较有效的方式。

一位日本医疗系统人士在接受《财经》采访时透露,目前日本能够接收传染病人的床位不足2000张,且分布在全国各地,远不能满足邮轮上乘客的需求。

一旦3000多人大规模下船并进行迁移,对岸上民众是一笔巨大的风险。

既然如此,那么邮轮上的隔离措施,是否如厚生劳动省所说,已做到完善?

有乘客透露,只有体温超过37.5度的乘客,才会被纳入发烧范围,进行检测。

住在他隔壁的一对夫妇,太太虽然一直低烧,却直到先生被确诊为阳性时,才得到筛检的机会。

如此极限的初筛标准,也是民众争议的焦点之一。

据了解,在病毒爆发初期,即便日本全国分配试剂资源,单日检测能力只能维持在1500-2000份。

还需要覆盖到大量国内和撤侨疑似接触者,日本政府不可能把全部资源全部都投放在邮轮上。

因此,初期的排查对象不得不有所筛选。

除此之外,船上使用的隔离方式也饱受争议 ——

只有发热的病患才会被单独隔离,密切接触者则不用。

发热区和非发热区的区分不明确。

与此同时,由于邮轮需要人运作,没有防护服的船员还在不停为乘客服务。

考特尔夫妇就表示,很感谢工作人员的努力,但他们中大多数人没有受过专业的传染病学教育,一旦有人感染病毒,后果不堪设想。

神户大学的传染病学教授岩田健太郎登船后,发布了一段视频,控诉邮轮上防疫意识太差,只是工作人员在高风险中一味“牺牲”。

对此,厚生劳动省的医疗顾问则回应,或许船上的防疫措施还需要改善,但岩田健太郎仅逗留了不足两小时,看到的不是邮轮全貌。

2月19日,在不断发酵的争议声中,钻石公主号迎来了原定的结束隔离日,让检疫结果为阴性的乘客下船。

而那些检疫结果未出、或成为密切接触者的乘客,则需要留在船上,等进一步安排。

目前,美国、加拿大、澳洲、韩国、意大利、中国香港等地已宣布派出包机接回民众。

截至20日,“钻石公主号”累计确诊阳性高达634例,包括两名在船上工作的内阁官员及厚劳省职员。

有47名中国人被确诊。

这些确诊人员将留在当地治疗,其余可下船的乘客将陆续搭乘包机返回。

尽管乘客已经陆续离开轮船,但钻石公主号带来的连锁反应让人无法忽视。

有网友披露,部分于19日下船的日本旅客,被送往横滨车站后便“就地解散”,各自搭乘公共交通回家。

有乘客在接受采访时说道,下船后和好友相约直奔寿司店。

有国会议员指出,下船乘客中或许存在类似“假阴性”的漏网之鱼,应当继续居家隔离两周。

对此,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回应,船上乘客已经度过了14天的船上隔离,无须再次隔离。

“我们对病毒还知之甚少,如果要算隔离期,到底该从什么时候算起呢?”

参考资料 -----------------------------

[1] 特設サイト 新型ウイルス肺炎|NHK NEWS WEB

[2] 船内生活環境が悪化、情報不足で高まる不安…横浜のクルーズ船乗客が厚労省に支援要望書

[3] クルーズ船、3千人超の全員検査できる?「民間は高額」

[4] 加藤大臣会見概要 |大臣記者会見|厚生労働省

[5] クルーズ船の一部乗客下船へ 新型肺炎で厚労省方針

[6] クルーズ船集団感染に見る新型肺炎追加リスク

[7] 鑽石公主號之疫:1337個房間,14個驚恐日夜

[8] 维基百科:2019冠状病毒病国际邮轮疫情

[9] 部分内容摘自twitter账号@daxa_tw,@QKrwYU1agmTo7T5,@quarantinedond1,@coco12013yn,@mjswhitebread

头图 路透社 | 找图 周路平 | 撰文 慧诗 Mori | 编辑 小胡

文章版权归网易看客栏目所有,其他平台转载规范请于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来稿请致信 [email protected],其它合作欢迎于公众号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责任编辑:Quan

*以上内容转载自网易看客,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