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专栏财经市场观察澳洲锂业洗牌图鉴:西澳锂矿公司Alita扛不过“生死劫”

澳洲锂业洗牌图鉴:西澳锂矿公司Alita扛不过“生死劫”

2019-08-30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阅读数 1678 分享

 一家2018年才在澳交所上市的锂矿公司不堪客户与贷方的双重压力,走向了破产。

28日周三,在与贷方和主要利益相关方举行会谈后,澳洲锂矿公司Alita Resources(ASX:A40)宣布,已任命破产管理人(administrator)对公司进行重组。

在几个澳洲锂矿暂时停产的状况下,Alita成为锂矿价格暴跌中一个备受瞩目的牺牲品。

这家公司为何扛不过“生死劫”?

建立合作

作为电动汽车电池中最常见的一种,碳酸锂的价格在2016年和2017年翻了一番,但在过去的一年里下降了40%以上,锂价由每吨1000美元以上降至每吨600美元以下。

在价格波动之中,受打击最大的就是澳洲的锂矿业。在过去一两年中,中国市场上的新增的锂矿供应,主要来自澳洲。由于中国厂商在电动汽车补贴和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发生变化后需求下降,锂电池行业的关键原料锂矿市场状况开始恶化。

一两年以前,锂电产业链上的中澳公司都没能料到,变化会来得如此之快。

2017年10月,中国深交所上市公司江特电机(深圳:002176)全资子公司出资4000万人民币与宝威物料成立“江西宝江锂业有限公司”,双方各占注册资本50%。合资公司锁定了20万吨锂精矿。同月,江特电机披露,子公司德国尉尔认购澳大利亚上市公司Tawana(ASX : TAW)11.32%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Tawana与AMAL(Alliance Mineral Assets)合资拥有西澳的巴尔德山(Bald Hill)锂矿项目。去年Tawana与AMAL两家公司合并,更名为Alita。江特电机子公司德国尉尔也由此成为Alita的主要股东之一。

去年3月,巴尔德山(Bald Hill)锂矿项目已经建设完成并顺利投产。宝江锂业合资方宝威物料拥有巴尔德山出产锂精矿为期5年的独家包销权和后续5年的优先购买权。根据合约,宝威物料将于2018年2月起向采购巴尔德山锂精矿, 2018-19年的采购量不少于20万吨,并独家向宝江锂业销售。协议约定了与市场挂钩的价格机制,在2019年2月至2022年12月31日之间,价格区间为每吨680美元至1080美元(品位为6%)。

2018年,巴尔德山共生产68,546湿吨锂精矿,其中上半年为17,403吨,下半年51,143吨。

今年5月,Alita与江特子公司德国尉尔和另一家澳交所锂矿公司Galaxy Resources Ltd(ASX:GXY)签署了单独的认购协议,以每股20澳分的价格筹集3250万澳元。

Galaxy在这次机构配售中贡献了2250万澳元收购该公司12.22%的股份,成为Alita的最大股东,而江特子公司德国尉尔通过有条件配售提供了1000万澳元,将持股比例增加至9.06%。这笔配售资金用于公司加工设施的持续升级以及巴尔德山锂矿的未来勘探。

当时Alita的董事总经理Mark Calderwood表示,公司对现有合作伙伴江特的支持表示满意,并欢迎Galaxy成为公司的战略投资者。

Calderwood说:“我们过去18个月的重点是将巴尔德山矿山投入生产,我们在生产和供应高品质锂辉石精矿方面享有盛誉。” 

巴尔德山锂矿易手

Alita最初的目标是在2019年生产18万吨锂精矿,2020年产量将增加到240,000吨。今年Alita在巴尔德山实现了两个季度的强劲生产,今年2季度生产了38,717湿公吨(wmt)6.2%的高品位氧化锂,比今年1季度产量38,291吨(6.1%氧化锂)相比略有增加。

今年上半年总产量为77,008吨,锂含量为6.15%,相当于78,937吨6%锂,这是之前生产指标的上限。

但今年产量强劲的背后隐藏着Alit的业务危机。其主要的中国客户的母公司正面临市场困境,Alit需要寻找新的订单。为了在锂供应量过剩的情况下去库存,Alita还降低了锂精矿的出货价格。

2018年上半年,江特电机的锂化工产品的售价仍处于相对高位,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行业供需格局调整,锂化工产品价格发生较为明显的回调,导致2019年上半年锂化工产品的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较为明显。受此影响,江特电机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3.6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8.53%,实现归属母公司净利润0.7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6.49%。

Alita已向江西宝江锂业交付了10,500干公吨(dmt)的锂精矿,只完成了原先承诺的一半产量,最近一次的供货价格低于原先商定的每吨680美元的底价。

过去两年,宝江锂业是Alita的单一大客户,Alita几乎所有的“大单”都维系在宝江锂业上。然而本月早些时候,Alita表示正在与江西宝江锂业有限公司讨论重新签订双方在今年1月份签署的承购协议。

今年7月,Alita公告称,有38000吨锂辉石积压在港口,另有近2200吨积压在矿山。今年2季度的售价为每吨1070美元,现金成本为每吨774美元。但近两三个月锂价一跌再跌。

在Alita找到新的订单之前,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高息债务。Alita的一笔4000万澳元的担保贷款定于8月29日晚7点到期。这笔贷款来自公司的一个占股5%的股东Tribeca Investment Partners,利率高达15%。

Alita上周表示,它已收到贷方的违约通知,要求获得价值4000万澳元(2702万美元)的贷款。贷方称,债务违约是由于锂现货价格大幅下跌以及锂辉石精矿需求疲软。

在与有担保债权人与其他主要利益相关者和贷方一起就这笔贷款的讨论中,Alita终于到了一个难以为继的境地。

8月27日,这笔4000万澳元的债务被同业矿商也是Alita的最大股东Galaxy收购。Galaxy首席执行官Simon Hay说,收购债务可以使Galaxy灵活地成为Alita的担保贷款人,同时也是最大的股权持有人。作为资深的有担保债权人,Galaxy可以直接与所有利益相关方合作,审查最佳的重组方案。

Galaxy 在收购这笔债务的同时,获得了巴尔德山锂矿的一级抵押债权。

这家资金短缺的矿业公司与多方一起就重组提案的谈判条款进行了谈判,称该公司无法确保其承诺。在得出结论认为公司“无力偿还,或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候破产”之后,Alita不得不进入破产程序。Korda Mentha的Richard Tucker和John Bumbak已被任命为Alita的破产管理人。

澳洲锂矿业“挣扎”

近期,澳洲锂出口计划再次大幅削减,其中一家大型生产商暂时闲置其矿山,推迟销售并推迟扩张计划。大多数澳洲锂生产商反映,2019年中国锂加工厂的建设放缓是抑制锂需求并迫使锂矿减少交付的关键因素。

皮尔巴拉矿业公司(Pilbara Minerals)最近的公告中大幅调整了生产计划,并且放弃了出售西澳Pilgangoora矿50%股权的计划。

皮尔巴拉(Pilbara)于2018年11月作出最终投资决定,斥资2.31亿澳元用于使Pilgangoora矿的出口产能翻倍。按照计划,到2021年,产量从每年330,000吨增加到每年80万吨,2019年圣诞节前交付首批产品。

但中国汽车制造商长城和赣锋锂业等客户在建造加工厂方面进展放慢,这些加工厂是用于将来自Pilbara的富锂锂辉石精矿转化为电池级锂。支持扩张的资金捉襟见肘,而且客户要求延迟交付货物,皮尔巴拉决定推迟扩张计划。

根据最近公布的新计划,皮尔巴拉将在2020年初决定是否投资7000万澳元使产能增加10万吨,预计这些工程将在2020年底完成。如果推进增产计划,那么在2023年之前,大部分的产能扩张,即投资1.5亿澳元增产370,000吨,似乎不太可能投产。

皮尔巴拉一直在减少出口,该公司最近宣布,截至9月的三个月销售量将在20,000至35,000吨之间;低于此前预期的35,000至48,000吨。并且,需求减少和现有的锂辉石库存意味着它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大幅减少其Pilgangoora矿的活动,并表示该矿有时甚至会停产。

皮尔巴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采矿活动将减少到所需的最低限度……其中包括没有活动的时期。”

截至6月30日的一年内,皮尔巴拉的业务净现金流为-1040万澳元。矿山活动减少,加上扩张放缓,应有助于保持公司的现金余额,直至锂市场改善。出售其Pilgangoora矿的股权预计将增加现金储备,但不出所料,在锂市场熊市期间,该公司决定不进行出售。

全球第一大锂矿商Albemarle Corp (NYSE: ALB) 也在近期将其澳洲投资计划削减了15亿美元。Albemarle的CEO Luke Kissam表示,削减投资并不是否定澳大利亚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但他也承认西澳采矿业的成本上升,相比于中国,在澳洲建厂的资金成本要高的多。

“暂时的”过剩?

虽然澳洲锂矿开采商正在削减销售和扩张计划,但智利锂电巨头SQM正在策划积极的供应扩张,预计2020年的销售额将比2019年高出30%。对于锂矿后市,澳洲的一些锂矿商仍抱有希望。

Lithium Australia(ASX:LIT)常务董事Adrian Griffin认为,到2030年传统的锂产量将无法满足需求。

他表示,目前的“恐慌”和分析师对锂供应正在走向过剩、电动汽车的普及速度低于预期的判断,并没有考虑到长期的市场基本面。目前的供过于求局面只是暂时的。

Pilbara Minerals董事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Ken Brinsden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锂电池行业正处于“再平衡期”,今天的“市场不安”将是“短暂的”。

目前中国是唯一一个将锂矿石加工成电池行业所需的碳酸锂和氢氧化锂的国家。Brinsden的看法是,目前的再平衡期是一个必要阶段,中国可以继续改进加工技术,增加产能。

Brinsden表示,仅在五年前,锂矿业还是一个小市场,其中大部分产品都用在陶瓷、医药等。但是现在,除了中国,世界其它地区仍在继续“疯狂”购买锂,特别是韩国和日本,他们正在寻求建设下游锂加工厂。新的化工产能将在明年上线,电动汽车的使用率继续增长,锂需求的增长依然存在。

而另一方面,澳洲现在基本上只有四个满负荷的锂矿山,即使有计划的扩建,这些矿山也很难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

卤水锂勘探公司BMG Resources(ASX:BMG)董事总经理Bruce McCracken亦坚信,锂的长期需求驱动因素“变得越来越明显”,目前锂电池过剩的担忧是“错误信息和误解”的结果。

BMG即将开始在智利北部的合资企业钻井,McCracken指出,卤水锂作业有着比硬岩作业更大的优势,包括缩短开采时间和成本。

Lithium Australia常务董事Griffin称,到2030年,预计全世界将有约5000万辆电动汽车,每年需要约350万吨碳酸锂用于电动汽车。除了电动汽车驱动的需求外,随着能源存储和电子产品领域需求的持续增长,锂市场的增势是不可能停止的。而目前的采矿和计划项目及扩建将无法长期满足消费需求。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

责任编辑:Sharon

*以上内容转载自澳华财经在线,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12.247.212 2019-08-30 19:24:59

    这些企业说破产就破产啊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