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综合国际美国史上最传奇姐妹:嫁给全世界最有权势的男人,结局却截然不同...

美国史上最传奇姐妹:嫁给全世界最有权势的男人,结局却截然不同...

2019-04-16 来源:这才是美国 阅读数 2180 分享

在美国历史上,曾有这样一对叱咤风云的姐妹花,姐姐嫁给了美国总统,成为蜚声国际的第一夫人;妹妹则嫁入了欧洲王室,化身明艳动人的贵族王妃。姐妹俩一道出行,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明媚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而她们,就是肯尼迪总统的遗孀杰奎琳·肯尼迪和她的妹妹李·拉齐维尔。

年轻的李·拉齐维尔(右)和姐姐杰奎琳·肯尼迪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关于杰奎琳·肯尼迪,这个嫁给总统却目睹丈夫被杀,嫁给首富又再度守寡的传奇女性,我们听过的轶事已经太多太多,却很少有人熟悉她的亲妹妹李。

同样作为活跃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时尚名媛,李的美貌与聪慧,跟姐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她跌宕起伏的人生,也总是在与拥有强大光环的姐姐较劲。

李·拉齐维尔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对财富与地位的渴望,与姐姐争斗的虚荣心,曾紧紧缠绕李·拉齐维尔一生中最好的岁月。直到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才幡然醒悟,人活这辈子,不为他人,只为自己。


“完美姐姐”阴影下成长的少女

1933年3月3日,纽约市一个常年被争吵裹挟的家庭,迎来了一个可爱女婴的诞生。

她就是李·拉齐维尔,在那时,她还有一个好听的小名——卡罗琳。她的出生短暂地缓解了双亲间的裂痕,也为这对濒临破产的富豪夫妻,送去了一丝久违的欢乐。

年幼的李(左)和姐姐杰奎琳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杰奎琳和卡罗琳的父母是典型的游走于上层社会的精英人士,父亲的事业尽管遭遇危机,却依旧是有头有脸的金融大亨,母亲更是玩转整个纽约社交圈的时尚名媛,对于孩子的培养,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精益求精。

对于父母来说,小女儿卡罗琳是暂时的粘合剂;可对于姐姐杰奎琳而言,更可爱更弱小的妹妹的出现,或许还意味着一层威胁。

和母亲同行的李(左)和姐姐杰奎琳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精英教育的影响下,杰奎琳从小就养成了争强好胜的个性。读书、马术,样样都要做到最好,以此夺得父母的关注。妹妹出生后,争夺宠爱的念头也变得愈发强烈。

因此,卡罗琳自记事以来一直就有个“完美到人人夸赞”的姐姐,她被要求一切都向姐姐看齐,成为让父母骄傲与省心的孩子。

幼年时的杰奎琳练习骑马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姐姐进哪所学校,她也要跟着进;姐姐学什么东西,她更得亦步亦趋地学,父母似乎想把姐妹俩打造成同样模子复刻出来的精英,却忘了不堪重负的小女儿真实的感受。

卡罗琳描述过年幼时一次离家出走的尝试:

七岁时,我离家出走了。带上小狗,我从布鲁克林桥出发,但并没有走多远……穿着母亲送给我的高跟鞋是很难离家出走的。

16岁的卡罗琳和父亲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卡罗琳终究还是没能走得脱,她回来了,一头扎进与姐姐的争斗中,从此就是半辈子。

步入青春期以后,卡罗琳与姐姐双双就读于纽约最好的贵族中学,姐妹俩的成绩不相上下,都是班级里的模范生。

可卡罗琳却因母亲一句有关身材的嘲讽而分了心,她气愤于母亲说自己的身材“永远比不上姐姐”,又误信姐姐提出的吸烟能减肥的闲话,一度患上厌食症,成绩一落千丈。

舞会上知性优雅的姐妹俩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说起来也是讽刺,母亲与姐姐简简单单的两句话,成了扎在少女卡罗琳心中的刺,也成了她与姐姐不同人生的分水岭。

当备受疾病困扰的卡罗琳退出优等生的行列,杰奎琳却开始在学校与职场大放异彩。她在日志里写下“不做家庭主妇”的豪言壮语,一路读完法国文学学士,又击败数百人拿到老牌媒体实习,成为一名干练的记者。

年轻时特立独行的杰奎琳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眼见独立而有想法的杰奎琳把自己甩得越来越远,从小就在“完美姐姐”阴影下喘息的卡罗琳,终于在母亲的话语中找到了安慰:

“财富和权力才是获得幸福人生的秘诀。”

在母亲看来,发誓要成为所谓“新时代女性”的大女儿,反而离自己所预想的“豪门名媛”渐行渐远;与此同时,更为美貌与机灵的小女儿,倒是极有可能沿着预定的路线前进。

而她本人,也用一脚踢开破产丈夫、转身改嫁富得流油的石油大亨的做法,印证了她所奉行的价值观——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嫁得好。

1951年9月结束欧洲旅行、乘船返美的姐妹俩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母亲的教诲,姐姐的光芒,迷乱了这个本可以独自拼出一片天的女孩的心,她渐渐认同了女人唯有通过嫁人才能彰显价值的理念,直至将婚姻变成与姐姐一较高下的筹码。


情仇姐妹花的半世纠葛

在有关卡罗琳生平的记载中,我们能找到关于她受教育程度的简单描述:

大学曾就读于传奇女校莎拉劳伦斯学院,却在大二时离开,前往意大利修读艺术。

鲜为人知的是,卡罗琳画得一手清新的水彩画,直到晚年仍是拿得出手的才艺,如果深耕于艺术,或许更易找到内心的宁静。

卡罗琳早年时的水彩画作品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可在最好的年华里,卡罗琳却放下了自我探索,纵情于一段段情爱,而这背后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要胜过姐姐,比她嫁得光彩。

由此而引发的斗争,也持续了半个世纪。

1952年,姐姐杰奎琳与年轻有为的参议员约翰·肯尼迪在一次媒体晚宴中相识。杰奎琳独立有主见的个性与高超的新闻专业素养,吸引了肯尼迪的注意,两人很快坠入爱河,并相约于次年步入婚姻殿堂。

杰奎琳与肯尼迪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不听话”的大女儿意外收获了一个政坛新贵,让姐妹俩的母亲喜出望外。眼见着母亲的肯定与命运的天平往着姐姐一边偏移过去,还不到20岁的卡罗琳心急如焚。

于是,1953年见证了姐妹俩初次交锋的奇景——明明是姐姐先开始谈婚论嫁,到头来却是年幼的妹妹抢先几个月结了婚,对方是一位家境尚可的出版商,麦克·康菲尔德。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可怜的麦克显然成了这场姐妹争斗的牺牲品,在他与连襟约翰·肯尼迪一个是议员,一个是出版商的初婚岁月里,这两段婚姻看起来不分伯仲,姐妹俩也难得地过了一段心平气和的好日子,但随着肯尼迪竞选总统的大获成功,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当姐姐即将成为“第一夫人”之时,卡罗琳与麦克的婚姻,也注定要走向终结。

茫然无措的麦克曾来到杰奎琳面前,希望向这位睿智的长姐征询挽留爱人的意见,得到的却是一个冷漠的回复:

“挣钱,麦克,不是守着你的固定收入小打小闹,而是真正的财富与地位。”

仪态万千的姐妹俩在保镖陪同下漫步街头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从一开始,姐姐就洞悉了妹妹向自己发出的挑战,她更清楚地知道,妹妹想要什么。

果然,与“第一夫人”的光环相比,“出版商之妻”已远远无法满足卡罗琳。婚后六年,她出轨了波兰王子斯坦尼斯拉·拉齐维尔,这个男人比她大19岁,却有着她梦寐以求的东西——贵族头衔,财富,社会地位。

几乎在姐姐成为家喻户晓的美国第一夫人的同时,卡罗琳嫁进了王室,从此,她正式冠以夫姓,从前那个卡罗琳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光彩四射的王妃李·拉齐维尔。

与波兰王子共同出行的李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她又一次如愿以偿地通过婚姻,达成了与姐姐势均力敌的地位,也拥有了足以与之比拼的一切——穿着高定出席上流晚宴,紧靠白金汉宫的房产,以及王妃身份带来的曝光度。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姐妹俩一个是总统夫人一个是波兰王妃的情况下,两人再次迎来“休兵”。李甚至陪着姐姐入主白宫,跟随参加所有的国事访问。

那是一段令人迷醉的黄金岁月,可能也是姐妹俩感情发展得最为亲密的时期,在美国历史上,再也没有哪对姐妹能够像杰奎琳与李这样,走到哪里都是举世瞩目的焦点。

与姐姐一起拜访印度的李(右) / 1962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与姐姐现身意大利的李(右) / 1962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与姐姐一起造访巴基斯坦的李(左) / 1962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李甚至陪姐姐杰奎琳度过了她人生中最晦暗艰难的岁月——她怀上了三胎,在丈夫肯尼迪忙于政务的时候分娩,结果孩子出生三天后就断了气。面对被丧子之痛包围的姐姐,李始终悉心照料、不离不弃。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骨肉相连的亲情,让惯于互相较劲的两人暂时放下了嫌隙。她们明明是最好的姐妹,灾难来临时,也只有彼此可以依靠。

可惜的是,好景不长,悲剧还是发生了。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乘坐一辆敞蓬汽车在达拉斯游街拜会市民。车行至一个拐弯处时,埋伏的枪手向他开枪,子弹命中了颈部和头部。他无力地倒在了妻子怀里,这也意味着杰奎琳的总统夫人时代,就此落幕。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消息传来时,李或许比姐姐还要惊痛。听闻姐姐遭遇如此变故,再好斗的人也无心再去计较输赢,更何况彼时的她,与波兰王子的婚姻也陷入了危机,姐妹俩一个痛失丈夫一个游走于离婚边缘,同时滑入了低谷。

只是,李不会预料到的是,在姐妹俩有关爱情与婚姻的第三回合中,她满盘皆输。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总统遇刺案发生后不久,苦闷的李邀请寡居的姐姐到她的情人——希腊船王奥纳西斯的小岛上散心,这个接近暮年的男人其貌不扬,却温柔而多金,拥有无数房产与豪华游艇。李一度以为,她在与波兰王子离婚后,就会成为船王太太,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希腊船王奥纳西斯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然而,当野心勃勃的船王与风韵犹存的总统遗孀对上了眼,李不会知道,自己嫁入豪门的梦想已然破灭。1968年10月,杰奎琳用与船王的盛大婚礼狠狠地打了妹妹的脸,也相当于向全世界宣告,李遭遇了来自情人与姐妹的双重背叛,她成了所有人的笑柄。

杰奎琳与希腊船王的婚礼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当得知姐姐抢走了自己的男人之时,李在想些什么呢?悲凉?痛楚?失败?没有人知道,婚礼她没有参加,甚至七年后船王的葬礼她也没有现身,对于持续了大半生的争斗,李或许已经认输,或许感到厌倦。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第一次停下脚步认真审视自己与姐姐的恩怨情仇,她原本可以是那个闪闪发光的卡罗琳,却在埋头于情爱与争斗的岁月里,彻底弄丢了自己。



撕去标签,她是最好的自己

在李·拉齐维尔学着撕去波兰王妃和总统夫人之妹标签的时候,她是什么样的呢?

著名时装设计师Ralph Rucci曾高度赞赏李“真懂时装,随便一件大衣,都能立刻找到最完美的方式展现出设计精髓”,她的穿搭品味与时尚嗅觉,流淌于骨子里,或静或动、或站或坐,都是一幅绝美的风景。

著名时尚杂志《Vogue》镜头下的李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哪怕步入晚年,李仍能以独特的时尚品味霸占媒体版面,《Vogue》将她选为“Jet-Set”风格的最佳范本;Ports创意总监Fiona Cibani 也在秋冬女装系列上创造出富有“摩登名媛”气息的作品,就是为了向李致敬。

出现在媒体镜头中晚年的李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Ports 1961 2013/14 秋冬女装摩登名媛系列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她极具时尚天赋,也热爱音乐。作为滚石乐队的老友,还参与过乐队的巡回演出。

李和滚石乐队创始成员米克·贾格尔在一起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她甚至尝试着去演了电影,并为此特意前往皇家艺术戏剧学院和伦敦音乐与戏剧艺术学院深造。虽然她的演技并没有获得潮水般的好评,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仅仅是全情投入一件事本身,就足以让人感到幸福”。

李和法利·格兰杰出演电影《劳拉》 / 1968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放下恩怨、探索自身可能性的道路上,她一度埋头于室内艺术设计。李晚年位于第五大道的公寓,一砖一瓦都是她亲手操办,每个细节都洋溢着艺术气息与对生活的热爱。

客厅里洛可可风的法国镜面

和精细的Bessarabi地毯热情洋溢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房的墙面、窗户则均用薰衣草紫布料统一装饰

仿佛置身于浪漫的普罗旺斯花田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主卧里枝叶繁茂的19世纪植物水彩画、印花织物

营造出充满大自然气息的生活氛围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跳脱出嫁入豪门的宿命轮回,摆脱了靠男人才能实现人生意义的桎梏,化身为职业女性的李,为奢侈品品牌阿玛尼担任了将近十年的公关主管,用自身的专业,创造价值。

李与著名设计师乔治·阿玛尼先生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她说:“如果最终要活在一个没有艺术、时尚、复杂文化的世界,那我宁可没活过。”

从时尚icon到演员,从设计师到公关,曾在姐姐光环下成长、用尽一生与之相爱相杀的小女孩终于长大。虽然这份洒脱做自己的觉悟来得太迟,但她终究还是等到了这一天。

2019年2月15日,在姐姐逝世25年后,85岁的李·拉齐维尔平静地迎来了人生终点。

想当年,弥留的杰奎琳没有留下一分遗产给妹妹,只是留下了一句“我们曾是朋友”

而经历过姐姐带来的巨大荣耀与刻骨伤痛的李,亦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生前最后一次接受采访的过程中,记者问她“最崇拜与最讨厌的人是谁”,她都答道“我自己”。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责任编辑:Eation

*文章内容转载自这才是美国,不代表亿忆网观点,亿忆网或做细微修改。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