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王国忠每周政论:新州大选和联邦大选

王国忠每周政论:新州大选和联邦大选

2018-09-15 来源:议员老王 阅读数 284 分享

在未来十二个月,会有两个选举举行,包括明年三月的新州选举,和最迟明年五月举行的联邦大选。

虽然众议院的选举限期较后 (十一月),但传统上澳洲政府都会选择在同一天举行参众两院的选举。这是一次对于新州居民和全国国民来说都极为重要的选举。

当然, 选举对西方民主国家本来就重要,每当国会踏入会期,《澳洲人报》、《悉尼先驱晨报》和澳洲广播公司都会用文字或视象直播国会实况,正因为国会每一个动态都与我们的生活、医疗、教育、交通和福利息息相关;若政府的政策违反我们的意愿,或与我们的利益不相符,我们可通过选票来选出新政府,来改变现状。

 当然,除了善用你手上的选票,民主社会还有很多方法来反映意见、改变政局,我在下文会写到。

 在国内和国际形势多变的今天,我们确实需要新的执政政府带领新州以至澳洲,走一条正确的道路,不论你心属哪个政党或候选人。目前虽然是两党联盟在新州和联邦执政,但他们的传统支持者也不讳言,两党联盟需作出更多变革。即使是大改革后的联邦工党,也很努力地令自己更“贴地”,不至于与草根阶层脱节。

 华裔社区需善用体制

其实,民主重要不单是体制,而是需善用体制;可是我们海外华人很多时不太懂得善用这个体制。

 澳洲的选举政治是这样的,联邦众议院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按人口的比例分区选出众议员,但只是这样的话,对人口较少的州份或领地便不公平;于是选民同时在各州选出十二名参议员,每州代表的参议员人数是一样的,首都领地和北领地则各选两个,用来制衡众议院。

 

有时候,你会看到来自南澳和塔州等地的参议员,趁着关建议案向政府争取乡镇地区的利益,便是这种制衡发挥作用,使澳洲城乡的生活水平不致于差异太大。

 首先,你要在自己居住那一区选出众议员,不论这个候选人是独立人士、工党抑或两党联盟,只要他拿到最多选票,就代表自己和所属政党夺得那一区的议席,一个个地区的议席加起来,哪个政党先取得众议院过半数议席,便可筹组政府执政。

 你同时有一张选票选参议员,根据澳洲选民的传统智慧,他们会选出与众议院不同的党派来制衡政府,以免政府的权力过大。不过历史上有不少例子,政府可同时控制参众两院,前总理何华德 (John Howard) 在 2000 年实施消费税时,就是本着自己控制两院的机会来推行新政。

 选民的类别

通常我把选民分为三种,一种是非常关注政治,并拥有坚定的政治理念,这批是通常是中坚分子、是铁粉,因为自己相信或追崇某种理念而支持某个政党。

 当然,在自由党领袖换人后,也有自由党铁粉表明下届一定会改投其他政党来“示威”(protest vote)。最近新州 Wagga Wagga 补选是一个典型例子,那里本来是自由党的铁票区,但持有议席的自由党人涉及贪污丑闻辞职,加上选民不满自由党再度更换领袖,导致自由党流失了整整三成的选票。

 另一种属于游离选民,他们要看每届大选的政策,特别是选举前六至八个月,政党抛出了什么政策,包括税务、教育、医疗拨款等等,州选举也是如此。也有一些选民会根据对候选人的认知来投票,可能他本身认识和了解候选人,知道候选人为自己的选区做了多少事。

 最后一类是不懂填写选票,或者完全无心投票,仅为了避免罚款而进票站投白票,我们应如何在这方面多探索,教育华人社区参与政治,仍是我辈未来应做的工作。

在澳洲,一到选举前,就会有很多的利益团体 --- 例如不同的商会和行业协会 --- 会提出选举纲领,要求各政党回应,用来说服自己的团体支持哪个政党。

 这是极为正当的民主程序,可是民族社区 (包括华人社区) 不是很懂得组织和运用利益团体的方式来展开游说。我多年来不断建立各式各样的议政团体,就是期望教育华人社区更善于组织政治力量和资源。


责任编辑:yan

*文章内容转载自议员老王,不代表亿忆网观点,亿忆网或做细微修改。

下载APP

亿忆澳洲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