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专访政治人物王国忠每周政论:我的原则、 我的宗旨,从一而终

王国忠每周政论:我的原则、 我的宗旨,从一而终

2018-06-02 来源:议员老王 阅读数 4141 分享

18 年前,我因为韩珍 (Pauline Hanson) 所领导的极右政治在澳洲抬头,我展开了从政的生涯。从那时起,我希望弱势社群获得更多的扶持、多元文化社区获得更多的保障,并期望少数族裔的贡献获得认同,包括参与由我一手创立的宝活市多元文化事务委员会。

我当时在市议会担任主席及创立的其他委员会包括二战大战马来西亚山打根战役纪念教育委员会、加强商户居民和警方沟通的巿议会安全委员会、旨在扶持行动及智力障碍的无障碍委员会、为宝活市长期发展的计划委员会,以及多个为不同族裔而设的论坛,包括意大利、印度、黎巴嫩、东南亚、希腊和华人等等,促进移民融入澳洲。

在多元文化事务上,我并非只是关注华裔群体,但我从不讳言,为自己的华裔身份以及为华裔社区所奉献的而感到骄傲。

宝活巿成多元文化典范

身为来自香港的华人,我向来不遗余力地宣扬中华文化。

当然,我们移民来到这个国家,首先应做好本份、融入和贡献社会,了解本地的文化、生活和风俗;但这并不等于要否定自己的背景,我们应该因为自己的族裔背景并且成为澳洲的一分子而自豪,并向澳洲人介绍自己的文化和优点,强调自己的族群从过去到现在为澳洲作出过的贡献。

不同移民来自不同地区,拥有不同文化,因认识而共融,这就是多元文化。

宝活巿是真正认同华人贡献的地区,从第一天起,我就联同当地商户强调建立一个好榜样,保持与社区的紧密联系。

 在我刚加入宝活巿 (Burwood)巿议会时,宝活巿没有今天的知名度,至我任职约 12 年至加入新州上议院的那个时候,宝活巿已成为一个真正充满活力的多元文化巿镇,蓬勃并欣欣向荣。这当然并非我一力之力,但我在巿议会连任四届,每届都坚持当初的远景,令大家往同一个目标努力。

捍卫弱势解决众人之事

 

至我进入州议会,在州议会的辩论、提案和演说都依然故我,以扶持弱势和保障多元文化社区为先。

 除了在议会推动新州政府加强对智障人士的帮助,最近又就日益严重的无家可归者问题展开调查,除了针对如何给流浪者一个归宿,更着重研究形成流浪群体的社会及经济原因,并试图从增加政府公共房屋供应上开始,着手解决问题。

数年前,新州政府因道路基建工程 West Connex 收购沿线土地,这些强制收购过程有其相对公平的准则,但部分华人家庭因不熟悉机制,未能获得原本可以更高的补助。为此,我直接参与土地价格评估组织,修订估值程序,使日后面临强制收购压力的家庭获得更大的保障,亦同时帮助了数个家庭合理地争取到更高的补偿。

 许多议题,不论是否与州政有关,包括养老金、公共房屋和移民问题(包括最近联邦政府突然提高父母移民保证金和收入标准),我亦不遗余力为有需要的人奔波。

现在新州工党针对极右政党单一民族党 (One Nation) “宁败选不换票”的政策,是我担任两届新州州长政策顾问时积极推动后逐渐形成的,奠定了新州工党坚决向极右种族主义者说不的基础。

政治,可以有很多论述和派别;但对我而言,政治就是众人之事,作为社区代表、地区代表和州议会代表,我关注所有有利于民生和捍卫民众权利之实事。

一再捍卫移民社区

从二百多年前至今,华人移民从淘金者转型至一个视澳洲为家的重要群体,而中国则从积弱至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可是澳洲社会对华人群体的认识仍流于表面,因此我不断发掘澳洲华人历史,促使澳洲人的认识和认同,我们华裔社群从淘金、澳新军团战役至今,一直为这个美丽的国家默默奉献。

我一再强调(之前多篇文章提及过),我们澳洲华人引以为傲的并非现代中国的经济崛起,而是我们千年文化所赋予我们的涵养及尊严。

最近《每日电讯报》就新州议会议席一事访问我时,我豪不犹豫地指出,议会有华人议员代表华人群体是理所当然的,新州拥有约 50 万华人人口,一个下议院议席代表仅 25 万人,难道议会中连一个华裔代表也没有是正常的?如果拥有几万名会员的工会可在议会内有代表、支持枪械狩猎的群体可在议会内有代表、基督教信徒可有代表、动物爱护者可有代表,为何华裔社群不能?

以团结见称的犹太裔社群,刚庆祝联邦及各州的犹太裔议员人数再创新高,这代表他们群体的地位和声音在民主国家拥有决策权的议会内得以反映。

只要我们以澳洲国家的前景和广泛民众的利益为依归,为自己社群争取其实并无问题,这是澳洲主流社会也视之为理所当然的事,反而是华裔社区内自己以为有问题。

因此,团结很重要。

当然,每个移民群体都有好和不好的一面,但当别人聚焦在不好的一面时,你只管推说自己与这个群体无关,又如何赢得别人的尊重?

我从政这许多年来,其中一个最大的成就就是带动华人群体团结争取诉求,记得有一年宝活巿以华人为主的居民反对兴建殡仪馆,我第一件事就是鼓励他们团结起来反映意见,最终巿议会听取居民意见,拒绝了兴建殡仪馆的申请。踏入州议会之初﹐我目睹楼花买卖契约中极不公平的落日条款,导致买家经常遭受无良发展商欺压,于是联同买家建立抗争团体,最终迫使州政府立法改革。这种团结的精神,充份反映在最近一次华人社群联手反对政府收紧父母移民担保者资格的风波上,最终迫使作风十分鹰派的联邦政府内政部让步。

多年来在社区所见,部分华裔社区人士(确实较常出现于华社)的一个恶习,就是通过轻视或抹黑自己的社区或族群,或蔑视自己族群中较基层的人士,来突显自己非我族类或高人一等的身份,去争取其他人(他们认为是主流族群)的认同。

澳洲华人来自不同地域,香港、东南亚、中国、台湾等移民,虽然背负着不同的文化及政治背景,但属于同一族群,若我们同祖同宗的都不能互相尊重扶持,又哪有资格大谈澳洲的多元文化和社会共融?

华人社区有不好的,我们可检讨、可控诉,但千万别放弃或不承认自己的族裔身份,自己的族群一旦撕裂,会使我们成为最容易受到攻击、盘剥和欺凌的族群。 

 身为一个在政治及社会活动上经常发言的政界人士,我绝对了解及接受不同群体对我的批评及解读,但有一点我可以非常自豪及肯定:我从并未把自己看成与众不同的特权人士,并一直警剔自己,坚守各人都是平等的原则和价值观。我一直以来都谨言慎行,尤其身在上位时告诫自己泰而不骄。我在未来领袖研习所对年轻人才讲话时,常提出身体力行的宗旨:“领袖永不是荣誉,而是承担;能力愈大责任愈大,你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一定要比别人多,才有资格成为领袖”。 

我会续继致力,追求有利于民的事,和追求捍卫社群利益的事。

我对我的原则、我的宗旨从一而终。

责任编辑:Sharon

*以上内容转载自议员老王,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120.17.205 2018-06-02 23:42:39

    从一而终,从团结党?从工党?哈哈,要想独立的,不会过三千!

    • 举报亿忆网友60.242.1962018-06-03 12:58:46

      澳籍华人会投他的票? 见鬼去吧!

    • 举报亿忆网友155.143.160 回复 亿忆网友60.242.1962018-06-03 15:32:56

      给帮鬼佬舔菊的你,被鬼佬政治上种族清洗还不自知,你注定永世被鬼佬当狗使,你的子孙亦永世做狗!

    • 举报亿忆网友58.167.85 回复 亿忆网友155.143.1602018-06-04 07:55:58

      你这种键盘侠也就是打打字,华人议员对于华人社区的意义你是无法理解的

  • 举报 亿忆网友110.20.116 2018-06-02 21:26:42

    谢谢王先生,十年前的第一天到的悉尼第一站就是 burwood westfield, 十年间Burwood 一点一点的变化很不错,到前两年的 plaza那里的大发展真的很不错。burwood的感觉真的很棒 五年前完成学业接触澳洲社会,可以想象到burwood 能有今天,议员一定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 举报亿忆网友58.173.1462018-06-02 21:35:33

      Burwood 已经不再是澳洲城市,发展得跟中国四线小城一样

    • 举报亿忆网友58.167.85 回复 亿忆网友58.173.1462018-06-04 07:56:48

      中国的四线对澳洲来讲已经是发达城市了

  • 举报 亿忆网友118.208.31 2018-06-03 07:56:40

    香港的华人? 呵呵

  • 举报 亿忆网友14.200.125 2018-06-04 06:56:02

    华人需要自己的议员,代表华人的利益!先占了议席,在内部何解和协调!还没干掉敌人就被别人先干掉。多像犹太人和印度人学习。同胞们

    • 举报亿忆网友203.220.132018-06-04 11:32:52

      同胞们基本都在内斗呢,选举的时候自己几个议员先打起来了

  • 举报 亿忆网友120.17.67 2018-06-03 10:40:47

    议员也算做过了,回去重做医生吧!

    • 举报亿忆网友120.18.1882018-06-03 19:16:02

      做医生?有牌照吗?拿出来晾晾

加载更多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