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套房、存款百万的中产之家 竟被流感害得倾家荡产 家破人亡!同样的事情为什么不会发生在澳洲?
澳洲亿忆网新闻澳洲全澳北京一套房、存款百万的中产之家 竟被流感害得倾家荡产 家破人亡!同样的事情为什么不会发生在澳洲?

北京一套房、存款百万的中产之家 竟被流感害得倾家荡产 家破人亡!同样的事情为什么不会发生在澳洲?

2018-02-14 来源:澳洲微报 阅读数 9447 分享

一个北京的中产之家,救不了一个60岁的年轻老人

最近,一篇名为《流感之下的北京中年》的文章,刷爆了大家的朋友圈。

这一篇“流水账”形式的长文,叙述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作者的岳父因为突生流感,经历了数次转院后,直接进了一天一两万人民币的ICU重症加护病房,生命垂危;

这一个在北京郊区有一套房、丈夫靠炒股炒币积累起百万存款的中产之家,按理说,应该碾压了80%的中国人,属于名副其实的中产阶级;

最终,这一家人却落得一个存款所剩无几的境地,甚至为了维持开销考虑卖房,可也没能挽救住岳父的生命。

(图片来源自原作者公众号截图)

遍读全文,忍不住辛酸:

作者的岳父经历了数次转院,中间甚至找了以呼吸科闻名的北京某大医院,但医生却不愿看片;

作者的岳父,一个才60岁,甚至在老年人群体里还算是“资历尚浅”的年轻老头儿,却不得不忍受输氧、插管,甚至开人工肺的痛苦;

作者想要去买特效流感药达菲,但遍寻了北京大大小小的医院,最后终于在之前联系的某大医院买到,还得限量,因为“自己医院也不够用”;

作者的夫人向作者哭诉,岳父没有买医疗保险,因为“他的医保卡给爷爷奶奶开过药,保险公司出险后很可能拒赔,所以就没买”

最后,作者写下岳父去世后,家人仍然浑浑噩噩、单纯的女儿尚且以为岳父只是“去打针”的情景:

当这篇文章被发表之后,理所当然引起了公众的同情和惋惜,也引发了中国社会上又一次的对“中产危机”的讨论:

流感看似小病,却几乎毁掉了一个在北京的中产阶级家庭,那么其他的中产阶级如果遭遇了这种情况,又该如何自处?

但,可以确定的是,发生在这位作者的家庭身上的悲剧,虽然不能说绝对,但在澳洲发生的概率,很小

为什么这么说呢?

当然,肯定会有人说:在澳洲,也会发生老人因流感致死的疾病,而且去年就有呀!

确实,爆发在去年冬季的流感,当时夺走了澳洲许多人的生命。

澳洲卫生部最终确定有745例死亡因流感而起,远超于往年的平均数量,且91%以上因流感而死亡的患者年纪在65岁以上

但澳洲去年发生的流感,并不是证明澳洲医院在遭遇流感时搓手无策的证明。

相反,如果仔细分析对比中澳的医疗制度,就会发现,在“岳父”身上发生的问题,在澳洲都可以迎刃而解。

需要纠正的是,夺走“岳父”这个年轻老头儿生命的罪魁祸首,不仅仅是流感这么简单。

首先是关于医保的问题,在澳洲,乙肝患者也可以享受公费医保。

在知乎上已经有人提到,“岳父”其实就算买了医保也没什么用,因为“岳父”有15年的乙肝病史,基本上买不到重大疾病保险或医疗保险;

但是,如果假设作者一家已经移民澳洲,作者的岳父也想通过父母移民手段定居澳洲,那么“岳父”只需要在体检时提交乙肝病毒携带证明,

虽然有一定几率被拒,但结合往年案例来看,甚至乙肝晚期患者也有通过父母移民成功的案例;

移民成功之后,父母也得到了澳洲PR,理所当然也得到了传说中覆盖所有公费医疗支出的Medicare国民健康保险

加入Medicare之后,作者的岳父在国内遭遇的诸多困境也可以得到解决:

在澳洲,持有Medicare的PR或移民可以免费享受乙肝血液筛查。

一旦乙肝病毒转化为乙肝疾病,Medicare可以帮助岳父报销购买entecavir的费用,

如果怕等GP太久可以直接转专科医生(如有Medicare卡也可以报销诊疗费的一部分),一年下来费用不超过1000澳币

另外,携带乙肝病毒的移民,澳洲的公立医院一般都会要求患者每隔一到两年进行体检。

而体检,无论是对于乙肝还是流感,都是至关重要的。

由于澳洲几乎每隔几年就会爆发一次流感,政府卫生部门也对流感疫苗高度重视。

如果持有Medicare医保卡,可以免费享受流感疫苗注射,虽然无法保证能够对抗所有的流感种类,但也相当于向身体上了一个“保险”;

另外,澳洲公立医院里针对Medicare卡持有者的各项体检,也可以保证患者维持身体各项机能,也就避免了“病来如山倒”的无力局面。

正如一些人评述这一户“中产阶级人家”的评论所说,体检很重要,因为体检可以帮助人们防患于未然。在中国,很多时候,人们却忽视了体检的重要性。

而如果“岳父”持有Medicare保险,甚至购买了私人保险(在澳洲的私人保险大部分不会拒绝乙肝病毒携带者),那么无论是买药还是进ICU的问题,都可以解决:

在澳洲,“岳父”所使用的流感特效药达菲(又称奥司他韦)在澳洲属于PBS药物福利计划之下的药物,每年政府投入1000万澳元的财政援助保持供应,

虽然由于正处于流感季,药物短缺也是取决于药品生产量(包括美国目前也紧缺达菲这种药物),但在澳洲,买到达菲的概率,依旧比作者在国内买到的概率高一些。

(澳洲卫生部关于将奥司他韦纳入PBS药物福利计划的证明)

在普通情况下,澳洲的公立医院不会向public patient收取ICU病房的费用(除非你转到私立医院,或选择做公立医院的private patient),除非公立医院资源不够;

而且,如果你购买了私人保险,住进ICU病房后的报销费用可以放心交给私人保险公司。

虽然澳洲境内的医疗私人保险大多价格不菲,但许多澳洲的中产阶级家庭都会购买。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澳洲,如果你的家庭收入达一年$90000以上,购买了私人保险(Health Cover)之后,你的收入的1%就不会被政府收走,属于合理避税。

换而言之,如果“岳父”有乙肝病毒等慢性疾病,购买私人保险绝对万无一失,至少不需要家人倾家荡产,只为治病。

而更重要的,北京的这个故事不会发生在澳洲的原因,在于医疗资源的分配。

在《流感之下的北京中年》一文中,作者提到自己当时为了让岳父住院,耗费了好一番功夫:

而之所以“托关系”也找不到医院的床位,客观原因既有流感爆发,也反映了目前中国医疗资源不足的情况。

根据一项统计显示,2017年,中国共有卫生技术人员739万人,其中执业医师和执业助理医师282万人,注册护士292万人。

而中国的人口有多少呢?许多人都相信已经超过了14亿。

(拥挤的中国医院)

而澳洲又有多少医生和护士呢?根据澳洲统计局ABS的调查,2011年,澳洲境内共有全科医生(GP)43400人,专科医生25400人,护士257200人,

澳洲境内人口根据2017年的统计数据,为2459万人。

换句话说,在澳洲,虽然公立医院也会因紧张而出现排队等情况,但医疗资源的供需关系,仍然比中国明朗许多。

为什么小编要强调这一点呢?因为,一项数据显示,医生跟患者的交流时间应该占治疗流程的一半以上;

这一点,澳洲许多繁忙的公立医院都可以做得到,只需要你耐心等待;然而以中国目前医护系统人员短缺的情况来看,无论你等再久,也是做不到。

另外,《流感之下的北京中年》作者见识到北京各大小医院的忙碌情况之后,不仅感慨:绝对不要让孩子学医。甚至有调查显示,百分之八十的中国父母不希望孩子学医。

而澳洲却恰恰相反,许多家庭都乐于见到孩子学医。除了医生在国外享有的极高社会地位、以及澳洲政府鼓励医学生多拿助学金的客观因素之外,也反映出了一个问题:

在澳洲,医生并不是一件让人觉得“累人”的工作。

最后的思考

当然,澳洲无论公费医疗还是私人医疗保险,仍然不是完美的。但分析种种下来,澳洲的医疗制度确实无愧于其全世界领先的排位,也难怪,澳洲也可以跻身于全世界最长寿国家之一。

这也难怪有人说:移民澳洲,就是最大的保险。虽然想当然,享受这些福利需要缴纳数目不菲的税金和保险费用,但也同样的,可以享受到高福利、甚至全额报销的反馈

这也难怪,有人感慨:最贵的保险,莫过于移民。

其中心酸,不必赘述。

最后,希望每一位朋友,都在春节来临之际,全家平安健康;也希望在北半球的各位注意保暖,预防感冒和流感。

微信图片_20180116143435.jpg

责任编辑:Quan

*文章内容转载自澳洲微报,不代表亿忆网观点,亿忆网或做细微修改。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58.173.146 2018-02-14 22:36:42

    因为澳洲人民不去医院,在家喝热水吃Panadol

  • 举报 亿忆网友110.143.14 2018-02-14 23:36:24

    这种情况在澳洲会直接死家里。去了医院医生也是傻逼,让回家休息多喝水Panadol。还有这家人装逼装大发了,感冒非来北京,当地不能看?

  • 举报 亿忆网友144.138.147 2018-02-14 23:51:06

    拉倒吧,澳洲不是天堂。

  • 举报 亿忆网友14.200.122 2018-02-15 00:17:10

    在澳洲真的会死在家里,老铁们666

  • 举报 亿忆网友124.190.96 2018-02-15 06:13:55

    为什么去年我买达菲是自费 50一盒 根本不包

加载更多

下载APP

亿忆澳洲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