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新闻专访政治人物王国忠每周政论:安乐死法案 - 我投下反对票的原因

王国忠每周政论:安乐死法案 - 我投下反对票的原因

2017-11-24 来源:王国忠上议员办公室 阅读数 4527 分享

新州上议院以 20 票对 19 票,否决备受议争的《自愿协助死亡草案 2017》(下文简称《草案》),俗称安乐死法案。

QQ截图20171124074819.jpg?x-oss-process=image/format,png

我投下了关键的反对票,而本文会详解我反对的原因。

草案主要是希望透过立法允许25岁以上绝症病患者在两名医生证明生存时间不会超过12个月而且是在忍受身体极大痛楚下经心理医生评估认知能力正常的情况下可要求医生处方毒药了决生命。也就是在各项监管条件满足下进行由别人协助的自杀。在新州,自杀非刑事罪行,但协作及教誜别人自杀刞属违法。此草案就是将在以上情况下协助病患者自杀的人豁免刑事罪责。

我可以说这是我进入新州议会后感到最难决择的一条草案,因这草案触及的并无明显的错与对,并无任何政治角力,更无各党派政策上的考虑,而且正反两方都以个人良知,道德底线去评估此草案若立法后对病者,病者家人,医疗从业员,大众利益,社会制度及法律界限的影响而投票。所以极度富争议性。社会各界对支持及反对此草案都非常积极去游说各议员。所以我们这一次投票两党都採用「良心票」conscience vote 即各议员可凭各自良心去投票,无须将一般的政党捆绑式投票。在议会,意见分歧是意料中事,但在《草案》辩论当天,过去意见相左的竟站在与自己同一阵线,足见《草案》争议之大。

这项非政府《草案》由跨政党议员提案。对于他们推动《草案》的初衷,以及他们为减轻绝症病人痛楚而努力的热诚,我深受感动;但诚如反对一方所指出,这个国家的法治基础,不单由热诚所编纂,还需经得起理性的讨论和民意的试炼。

至今,新州对《草案》的支持度是不清晰的;即是说,无人可断言《草案》有广泛的支持基础。在议会不能、在医学界不能、在广泛社会也不能。

而《草案》的影响是法律和道德上的,新州要落实草案,民意必须更清晰才可。

一条不能逾越的界线:法律允许杀人

支持《草案》的一派,强调会有相关法例,防止安乐死被滥用;此外,部分国家也累积了这方面的经验。

可是,在法律伦理上,通过一条首要目就是杀人的法例,影响是深远的。法治国家立法允许一批人有权夺取另一批人的生命,其后果是不容轻视的。也就是说在法律下居然可以把生命分等级,一些生命要悍卫,但一些生命可随意放弃。

诚如总理基廷 (Paul Keating) 所说:「这关乎法例的核心目的、关乎逾越的道德界限、关乎我们终有一天会相信我们所尊重的生命意义-活著比死亡好。」

基廷正确地指出,决定生死的两边力量极不平衡,一边是垂死、不论身躯和意志都极为虚弱的病人,另一边是有权威的医生及有能力的亲人。支持者是基于有权威及有能力的一方亦同时有爱心及专业操守,所以能平衡。但当两边力量的不平衡进一步失衡时,有人意图作出不道德的决定,法律是否能百分百作出制衡?

病人选择死亡,不一定因为无法忍受痛楚,也以可因为怜恤家人,不想成为负担。这当中,有太多细节需要我们慎思。

无疑,有意促成立法的议员和倡议者拥有崇高的情操和理想,但立法者的职责,是防止立法的原意遭受扭曲,变为恶法。

在这一切问题未有彻底解决或获保障的前提下,加上这是关乎人命生死的大事,我宁保守也不过度进取,因此我投下反对票。

医学界争议不绝

我并非唯一一人提出忧虑。

澳洲医院会 (AMA) 主席甘农 (Michael Gannon) 表明,反对用医疗干预手段去结束病人的生命:「用安乐死来反映个人主权是最不可取的原则,我们不应令病患、长者、残疾、慢性病者和频死人士觉得自己是负担。」

安乐死巅覆法律和医学对生命坚持的原则,安乐死是潘朵拉盒子,偷偷的把盒子打开了,裡面装的许多不幸事物都会跑出来。

我认为,政府应调拨更多资源去改善善终服务 (Palliative Care) ,以减轻病患的痛楚和善终为目标。前总理基廷认为,以安乐死来应对病人痛苦是不恰当的,善终服务才是正确的方向:「无疑《草案》不获通过,很多人要忍受更多苦楚;但一旦《草案》获通过,更多人的性命会被置于风险之中。」

这个在经济改革和社会多项议题上极为进步的工党总理,却在安乐死争议上採取保守立场,值得大家反思。

社会对生命的看法

我与无数的朋友、家庭和选民讨论过《草案》一旦成为法例所面对的现实问题。

我听过不少故事,病人在临终前把握时间完成遗愿,他们在人生最后的阶段中,重新审视生命的义意。事实上,很多人到了生命最后阶段,仍无法与身边重要的人安心度过。最新的数字显示,刚在上议院通过自愿安乐死草案的维州,每年病逝的四万人当中,仅四分一接受善终服务。

这才是本末倒置。

我们作为立法机关的一份子,首要任务要确保新州政府调拨足够资源,确保每个面临死亡的病患,均可接受高质素的善终服务,而非花尽心思,让自杀变成他们无可奈可的选择。

我亦特别坚信在病人临终的最后的时日中,家庭成员与病者相互之间的支持,守护,无论在多大的心理及生理痛楚下,都可成为将来永久的温馨回忆,反之若在此阶段大家折腾于各项证明去计划自杀最终带来的可能是不可磨灭的遗憾及后悔。

我投下反对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责任编辑:Tian

*以上内容转载自王国忠上议员办公室,亿忆网对内容或做细微删改,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 举报 亿忆网友60.241.20 2018-05-11 03:03:07

    尊重生命是对的,但生命也有选择的权利。给予病患不再痛苦的权利也是一种仁慈,以及对生命的尊重。站在思想低层的人是没有办法理解这个说法的。那么换一种说法,让人选择,有尊严,最少痛苦的死去方式,并让他们与家人和朋友做'以后的告别,这也是现代社会应当赋予一种自由的人权。既然政府能够允许错乱人伦的同性恋,为什么不允许安乐死?

  • 举报 亿忆网友129.94.8 2017-12-16 08:27:19

    赞同王议员的观点!

  • 举报 亿忆网友110.20.34 2017-11-25 10:56:57

    赞同 Paul Keating 的观点,“安乐死是不应越过的红线,是个根本性的原则。如果垂死的病人可以杀,那么天生的畸婴呢?完全不能自主生活的残疾人呢?活得不耐烦想死的呢。。。

  • 举报 亿忆网友49.185.254 2017-11-25 14:01:59

    这次是投对了

  • 举报 亿忆网友120.17.187 2017-11-25 15:08:23

    从人权看,自愿放弃没有生活质量的生命,难道就不是人的基本权力?从经济角度看,把有限的医疗资源充分利用,也是一种对社会的负责。您这水平当的议员,真是。。。

加载更多

下载APP

手机亿忆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web analytics shopify traffic stats web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