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亿忆网

 找回密码
电话登录/注册
楼主: Jennifer_Yang

[全澳] 出国读书,怎么找个能学英语和省房租的local男朋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饭票 发表于 2017-10-5 12:23
$ E$ C. Q, P' {6 m, C1 ]大伙都散了吧,你们以为楼主看得上免那点房租?人家是要拿PR

$ r7 {4 q9 U+ T0 O+ s: b# w也要饭票,小心你被盯上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各有志也没啥好说的
; O/ H1 Y3 }* T  q, M/ r( Q回答楼主的问题
4 b4 n4 J8 I7 w0 L你可以找一个本地人读的比较多的专业,然后把胸垫高点去上课
5 L" H! _( a3 V# F# p至于什么专业本地人读的多,你就找非移民专业就对了
' H4 p4 @0 K; u. p* \! A3 o0 i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楼主| 发表于 2017-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的键盘选手和圣母婊,好像你们都从来没走过捷径一样。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不要闹好不好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867870570 于 2017-10-6 11:18 编辑 8 @- A) b  S( E( ?  K% G8 J" J4 q

5 O) u& h" X% p1 v0 m这是我最近看到的一篇文章,给你分享一下。2 {& r- V2 c+ |. C- {7 W! p
对男朋友发火后,他送我进了精神病院0 o6 A+ R  C: p4 j
“中国女孩对付男朋友的那一套,在美国行不通了”( }$ L/ ?$ c5 \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几个大汉把我绑在病床上,我拼命挣扎、嘴里不断喊着“我没病”。* o9 c9 v! q* K# A1 q

7 ?& S0 Y' y+ ?; n* k) G- ~2 w, D; n4 Q0 k, r8 e6 Z

6 k0 F- ?. r& n$ O9 @& |' n" b两年前,我定居美国洛杉矶,还交了一个地道的美国男朋友,叫杰克。交往半年过后,我们同居了。8 `6 H; e& {3 U

! [: ]3 O6 b7 h' F; G. T" r我和杰克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热恋期过后,两个人身上的文化差异日益显现,有时会闹矛盾。和杰克意见不合时,我说话稍大点声,他就会说:“Oh my god(我的天啊)!”只有用极其冷静的语气,他才能与我好好交谈。
4 j  q8 `& ~0 D/ [) G" K% h
5 P9 t' I& B+ @0 u/ j" k, X在美国生活多年的表姐告诉我:“咱们中国小情侣闹个情绪什么的很正常,但是美国人不吃那一套,你一激动,他们就会认为你情绪有问题。”3 L1 B! X7 ?8 A4 \! V" b

& h, J3 E* K: w& ~去年5月的一天,杰克沉迷游戏,改变了我们原先的出行计划,我很不高兴,大声责备了他几句。他还是老样子,不跟我谈。
, x# p9 M% }  L' K$ Z' B  q8 _- ~% R/ e/ K8 R# `
“明明就是你的错,我还不能发火?”我很气。6 e+ E) w1 C  w$ K) ]* @

5 c  o+ v0 l  C0 Q9 R% k" P8 Y“你这样激动让人害怕,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沟通。”他耸耸肩说,然后继续打游戏,把我当空气。+ C, r+ H8 q0 f+ Z+ w: S& b9 y
/ O/ N4 d8 U5 J3 D
我听到这话更加生气,一直以来的压抑情绪爆发了出来,随手摔了一个杯子。" E6 I+ q9 j! S3 z3 `

/ F& P% }% `0 H' s/ O' i$ y% G* J“You are crazy(你疯了)!”他说。美国人说出crazy这个词的话,就表示性质很严重。' E2 B( G2 F6 X- ~; C% Y
  k' b5 N" ?/ [: n( F3 s3 P
接着,我神使鬼差地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捡起杯子的碎片,往手臂上狠狠地划了几下,试图引起他的关注。6 a; k' X* S( Z9 u9 Q! }% \

( L& ~( k8 |( ~伤口立刻涌出鲜血,但当时我情绪激动,竟感觉不到疼痛。我坐在床沿上,鲜血染红了床单。- Q! X  k9 J  B: r

% a4 {% v/ n" z) z% E$ f' Q; N: `& w/ J出乎意料的是,杰克直接打了美国911报警电话,说有人割伤了自己。我愣在原地,他不关心我的伤情,还去打电话报警,这关警察什么事? ) U) T6 T. i  V/ D; h' b

% o  h1 Q: ^( R" n! l
3 R/ f4 R  ]7 T1 O: _1 r) ]+ |
不到五分钟,警笛声渐渐靠近,这期间,杰克刻意不和我产生身体接触,只在旁边冷冷地盯着我,像看怪物一样。( x* \; ]. ^! q
) b; R: e$ L' U8 m: \
一名高大的警察走进卧室,在我面前蹲下来,问我:“你手臂是怎么受伤的?”
3 }1 g3 Z3 L2 S, u) D
6 y2 F( T3 L0 K, G2 g8 M5 a" e我当时心里既伤心又窝火,想说不小心弄的,但听说在美国对警察撒谎后果很严重,我只好老实回答:“我自己故意弄的。”7 A- Y' E: v1 n
9 E+ z$ H" ^- y
他对我说了句“OK”,而后用对讲机说:“情况已确认,医务人员上来二楼。”9 O+ k! T: H+ ^$ K0 w

! x- V* U( t" T$ `9 S0 W楼梯传来一片咚咚咚的脚步声,上来一名警察和一名女护士。护士半跪在我面前检查了一下伤口,说:“需要到医院急诊部去处理。”* X9 j& q4 \4 M* f8 V' K

% N0 e- r3 n  e& a( U5 `这时,警察非常严肃地跟我说:“他们会带你去最近的医院急诊部,你将在那里等待移送通知。”9 j" y: H$ h* y
6 ^/ z0 R3 C# M
我听闻医院的费用很高,尤其是看急诊的费用,于是赶紧说:“我自己可以处理,不用去医院了。”
& S) X) b) w0 U5 _. ~; D4 z3 t  l& v  r) \: W. T" ~8 ~( n
“你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你必须去,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手段。”警察说。此时另外一名警察向我靠近了几步,我瞬间懵圈了,只好乖乖跟他们下楼。
, Z4 r/ V: _$ C- b
% y, U1 L2 m. u& c下楼后我看见一辆警车和一辆迷你救护车停在正门口,美国救护车的费用堪称天价,三千美金起步,我慌忙说:“真的不要了,我付不起这个钱!”; \8 N+ l+ y  P1 M8 X

& J" u- Z1 X+ J$ z“费用的事情再议,你目前只能服从安排,别让我们采取强制手段,我不想说第三遍。”警察说,眼前这几名警察个个高大威猛,腰上还别着武器,双手一叉,甚是吓人。3 `" V4 S: U7 o; [! B7 M$ D
, [' r2 `: x# U3 E% s# y
这时,救护车司机从车上推下来一辆担架车,我伤的是手臂,哪里需要上担架。他们不由分说,让我躺在担架上,把我抬上救护车,护士和一名警察紧跟在后面。
1 F8 k2 j# e# V% e, I* O) |( O& `+ o  Y9 f) W
他俩缩着身子坐在我身旁,一人掏出一个写字板,轮番询问我。警察问我证件号,生日,有无吸毒史、酗酒史,是否看过心理医生,之前是否有过自杀行为。女护士则问我有没有心脏病、高血压、过敏史,是否打过破伤风针等等。 " Q5 [; j8 X  W. ?- i
( w! F$ q4 ^1 o- Q
: ?  Q* B9 @1 g, F- v) B: P
9 f6 S, `' a4 R, }8 d4 R
几分钟后,救护车抵达医院。两名墨西哥裔保安推开急救室的双开门让我们进去,而后护士把我安置到靠墙的临时病床上。
: a7 r2 A( W# |- l1 I( ^+ v0 a0 g
. K3 _1 T3 e. f3 h. h" O* e警察递给我一张单子让我签字,并向我宣布:“因为你有自杀行为,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接受72小时的监控和精神评估。在这里处理完伤口之后,会有专员把你接到精神病院。”- a# s$ w. C, T9 f* e1 d8 K$ c+ v

  B. ~- A' O, m" q5 N1 a我立马炸毛了:“什么?我根本不是要自杀啊!”+ l6 D6 S$ \: [9 P- @$ B# Z

) M' _1 \) y& D/ B2 u5 \+ T( h“我们是根据你的行为作出的判断,你的手腕上有划痕。你可以和面谈官沟通。”
2 s  _  S$ r8 z3 y4 S8 n* R
5 a/ s0 e8 d  \“可是我不想去!”
3 }  H( Q+ q# K+ q+ Q: f1 C; q; ]
他盯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女士,这是法律规定,你最好是采取配合的态度,否则,评估时间可能不止72小时。”
: I( |7 T: W7 L, k! L3 T  X4 q2 R# }. E4 M: J  P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几个大汉把我绑在病床上,我拼命挣扎、嘴里喊着“我没病”……我打了个冷战,默默地在单子上签字递还警察。
6 ~. }( V- |. [, _+ v  J- M7 N: a" h9 N
他褪去一脸警惕的神色,满意地说:“谢谢你的配合,祝你好运。”说完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随后,一名年轻的黑人女护士端来一盘瓶瓶罐罐和注射器,说:“我来照顾你”。
" E+ e8 T' h9 J9 _
7 @# k/ U8 a/ G4 ?. t此时的我已经冷静下来,这才感觉到右臂伤口的阵阵疼痛。我鼓起勇气看了一下自己的右臂,有些几道划痕,其中三道伤口比较深,鲜红色的肌肉以切割线为中心,向两边翻卷开来。看着这些伤口,我肠子都悔青了。) e# ^5 O% }7 ^5 U: l4 M
8 f6 F* m2 N! X; I' V8 `1 H
作者图|划痕的伤疤' R* W- j* v* P- @0 K
4 d0 }0 a/ O! b- X+ \, v  }% i
“要缝针吗?会疼吗?”我问那名护士。, t! `- D$ m; E) u$ ^% T! H
$ x3 m9 f, c- z2 g$ m
“不用缝针,也不会比你给自己造成的伤害更疼。”说着护士往我伤口上涂一种蓝色的“胶水”,然后用手把轻轻肌肉合拢,晾干后再上了药。此外她还给我打了一针破伤风,说可以管五年。
6 a  R1 m6 U$ C" K) M) W0 V7 ?5 R  L' y" b
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位40多岁模样、表情严苛的白人女医生,她说:“从现在开始,你最好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不要再有任何过激行为,更不要试图离开,那将是严重违法行为。我们会把你的表现都记录下来,交给带你去精神病院的人。我们的报告会直接影响你呆在那里的时间长短。”
& M- y& X7 F$ b: K4 G* S
2 u9 @1 R1 F/ j# U/ ]" K接着她问我:“你带了什么尖锐物品吗?”我说没有,我很反感她,但这时只能认怂。
) x4 i! ~! p! H  D: k2 n
# O1 O: k# s! R: |2 {; R8 A她回过头对保安说:“确保她在你们的视线范围之内。”' \5 Z) ~, H! Z. r6 T$ s, s, C2 ^

! ^! m4 x$ A/ ^$ y( y) t+ W+ M& |保安把我看得很紧,我说想去上厕所,其中一名保安走过来带我去。到了厕所门口,他说:“不能反锁门,尽快解决!”这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囚犯。
& b4 K( H; a3 T# @& p! M' E4 o2 h* ^2 I6 W& H. L
一个小时过后,给我处理伤口的的黑人护士过来问我感觉怎么样,并抱歉地对我说:“他们暂时还无法过来接你。”
) h5 p  `4 U) M. K) x- I4 ^6 D# e+ J: a/ u: g4 U
“接我去干嘛呢?”' c+ P- C5 f6 O5 d, Z2 ^6 J. F

/ @6 w8 v2 c4 d& M8 @, z“先面谈,然后由面谈官决定处理办法。目前那边安排比较满,所以你要留在这里等通知。”她说。我心想,美国精神病人还挺多啊。
( u) }# f' M  ~& z" r: f: g
. O' B$ f- f3 ]/ G0 i( _6 a# u时值夏季,那所医院的冷气开得很足,我边裹紧自己的被子,边等待着。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夜。
% ^$ i+ d9 \" l) l! R
$ `+ Y) t' Z( T) n3 H/ T5 z8 }我的病床正对着急诊室的双开门,每隔10到15分钟,就会有人躺在担架上被送进来。隔壁病床的一个中年老美,头上缠着厚厚纱布,一直在疯狂打电话,情绪相当激动。他跟我情况一样,也要转到精神病院,但他不满医院这样把他丢在急诊室,要求住进病房,并谴责院方违反人道主义精神。. z. X. Q. ?7 |3 g2 j6 l3 Y
, R2 \, u2 ~( v+ n1 T/ d; n
整整两小时过后,他终于挂掉电话,护士们把他转移走了。而老实的我在这又冷又嘈杂、人进人出的公共场所躺了整晚,彻夜难眠。2 u& R# D" R* b5 h% ~- o3 d

1 x! s$ |" Z8 L4 ]  I
  x, M$ Y8 u- x
7 y% ]$ `6 Q+ J  h. g2 n9 Q" I0 Q第二天中午,两个小伙子匆匆忙忙赶到急诊室,他们和医院交接了文件,要带我去下一站。
! t$ `5 A* P% V' \; W6 g) k( R$ P# }; ^! W3 K' g
其中一个亚裔小帅哥拿出白色的塑料手铐,客气地说:“抱歉,我必须要用这个,可以吗?”/ x/ j5 p4 H# U7 @. }
: b5 H; K3 Q& Y+ o" n' d
难道我能说不吗?我悻悻地把手腕伸过去,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把我两个手腕扎紧。我偷偷试了试,挣脱不开。
8 p9 ]/ j. U$ n: T2 [3 L  a: ^; _  j5 E4 _& [, O, c" [1 a. c1 o
随后他们用约束带把我固定在担架车上,推进一辆绿色运输车,小帅哥在身边陪着我。我在途中得知他来自韩国人,是名义工,只负责把我这样的病人送到精神病院。
& A% a( i5 c, ?$ t* d* |  d3 D7 D% |* |8 O: k$ B
“我看了医生的反馈情况,你在医院里表现不错。”他安慰我说。5 Y' T" |' m( A+ u$ S: i! I
# }% _4 h0 b4 `% `# Z+ M5 Q. j
“那他们会直接让我回家吗?”8 ?7 f5 ~. i, s' v& t! l* ~1 O
! z8 D3 Y2 d, O+ H
他从文件里找出我给警察签的那份单子的复印件,说:“你看,这是被强制执行72小时监控的同意书,目前还剩48小时。”
) K3 j' B+ F, t) ]5 _4 C9 z
: p, B% u  i3 x. ~& r- F! y作者图|警察把我移交给护士的确认单
* d  z, ?, [2 o9 `+ v6 c. _6 r+ g4 H( K) u9 E- p
不久,车子到了精神病院的黑色铁门前。这所精神病院座落于闹市中,却毫不起眼,甚至没有标志。门上方有摄像头,侧面有对讲器。
: y: M5 ?; J3 G; o" L2 a$ T% Z$ f( @+ s, z# k  H: N- m
和我们同时抵达这里的人有不少,得排队进入。我前面是个瘦小的亚裔女子,双手被金属手铐反铐在身后。两名女警压着她的双肩走到铁门前,女警脸朝摄像头,门就自动打开了,人一进去门就立即关闭。6 ~" r6 N9 }  ~, _

- a, u. K3 A" ]# O* M, ]( n3 z进门后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到达一个类似警察局接待处的地方。一名身材高大的黑人女警,解除我的手铐,对义工说:“我接手了。”
5 b6 y$ i4 g3 Y; B" r9 ~% U1 I, _3 B7 N1 |5 y% k
女警用探测器扫描我全身,没收了我的手机和鞋带,让我进入面谈室。里面有个宽敞的大厅,角落处呈阶梯状排列着三张“审讯台”,后面坐着三位不苟言笑的面谈官,其中一人长得像奥巴马,五六十岁的样子。
: j, M9 N' G2 x9 S% x  p" U
0 s$ i7 v  o/ C1 j+ L审讯台对面摆放着四个白色的单人沙发,沙发之间有一到两米的距离,我在一个空沙发上坐下,发现其他三个等待面谈的人都是男的。沙发旁边站着一名黑人保安,死死地盯住沙发上的“危险人物”们。
0 P+ _3 U( C- N% d7 f2 }( w
  R1 x& ^: ]6 D" ]  t% \/ y- }% ^一个带墨西哥口音的老人第一个上去面谈,“奥巴马”面谈官坐在最高的台子后面,向他提问。不管问什么,老人始终一言不发。最后面谈官说:“回你的座位去。”他便转身回来了。
, T6 m9 J" q- c" T5 z3 m2 F! }$ }3 S$ k% E; b& ~+ l
其次是一个小个子年轻人,棕色皮肤。( |$ F+ K* V0 z" i. n6 s$ K

+ L) g8 p8 C  o- _/ c" i: V. W“奥巴马”问他:“你在家里打了你妈,是吗?”
8 }& A4 [* [0 @
4 Y  t2 p; A% K2 a& [4 a“她不是我妈,是后妈!”他说。
# U4 j5 b3 j2 j# c) f2 S+ o
# T& V* N8 n9 c“她就是你妈。你为什么打她?”, X+ z' j$ z% _0 q5 M- F

3 @* ]" Y4 b7 Q“她管我管得太多了,连我不换内裤都管!”; t- f9 Y5 p) k; Q4 W

7 N9 l$ V6 v* `“首先,你需要打个电话向她道歉。”
  R8 A7 A& [( [0 x" v! [% u) f& M
年轻人不屑道:“我不认为我需要道歉。”- H8 W# }" U) `! E0 ^8 t4 V
0 b1 ]" h9 b1 x9 E& A0 w
随后,面谈官请他回到座位上。看到这里,我特别想笑,可这是精神病院,还是谨慎一点好,我只好忍着。6 \/ L8 t5 _1 ~; ^; \3 ]

, C# k  p9 w4 K. f0 d3 ?; ^+ b4 V接下来是第三个“病人”上去面谈,这回是个瘦高、留着长发的白人男子。% x8 u9 s( _5 D* {+ p6 G
8 N7 t$ \  h/ W  A. a
面谈官问:“知道你来这里的原因吗?”; u, N0 Q4 N5 N  s
" F1 V" {. P+ W0 q
男子理直气壮地回答:“知道,我在街上打了人。”( |* C# s/ C/ p
, |$ S4 T" u5 S+ p% M% _( A1 U
“你认识那个人吗?”
- J6 \9 F3 q6 {1 t0 l- S3 L+ i2 T; T' D) ~1 w& e, w
“不认识,可他一直盯着我,如果我不出手,他就会上来打我,所以我只好先下手为强!”说着他伸出右拳挥了三下,嘴里还叫着,“砰砰砰!”
) @1 m4 }- j4 u1 {, u# b' `' h2 A4 m% z& @- r
面谈官似乎见怪不怪,继续问:“这是你第几次在街上殴打陌生人?”; S. G$ Q1 U  ]( N# H

' h3 ~' S( n6 @' [: `“数不清了,”他自言自语道,“他们看我的眼神满怀敌意,该死!我必须要教训他们,不然,不然……”
$ s: n  j) O9 u0 H
" N' m- I. |; e“保安,把他带去第二区!”1 e$ s3 L) w! b, g& H

  A& z  ~% }; X% f, u男子被保安拖走的时候,嘴里还在碎碎念,最后,他们消失在了一扇通往别处的铁门背后。
/ {2 U+ n+ I0 ~7 X% _7 E8 M& C
$ B/ P( ^% ^/ B  {
4 K+ y) v5 {; Z: J( C' t* }8 k6 b
0 \7 q7 f4 v" K$ G我在心里笑了,糊弄一下他们真有这么难吗,之后就走上去坐在面谈官的对面。  \8 p- F/ Z5 P' M, Z: e

6 |% |$ F0 v. j" [“奥巴马”问我:“你为什么会想要自杀?”
/ Z5 ?' f  C; v) F0 U* w, h! k8 k
2 N$ t* Y9 L1 p5 z" ?我不敢否认,怕否认会被认为撒谎,引起反效果,只好顺着他的话说:“跟男朋友吵架,心情不好。”
# J3 c+ L1 v' U& _4 v$ M3 q; H2 R- {+ ^! o. }6 l
“你现在还有自杀的想法吗?”
0 K8 T9 F0 |6 u  {6 S+ `4 n5 v
3 @( K; q. A$ i) q! b" n0 F“绝对没有。”
" D- ]4 I8 b. W% w  b  l7 _. m3 u
没说几句话,“奥巴马”就让我过关了,并将手中的表格交给一位和蔼可亲的白人老太太,她面前的台子要低矮一些。我想这应该是按“安全等级”划分的,如果我能到台子最矮的面谈官那儿报道,说不定就能离开这里。
5 D9 x2 X+ b* D/ [5 C$ l' {5 |  G; y8 ^5 a
老太太问我:“出去以后,你会好好跟你男友交流吗?”# H) a) m. N9 ~( n' w8 Z
/ g0 x0 O& A! y- o
我心想,一定叫他滚犊子。但我不敢节外生枝,便说了几句违心话:“会的,我们之间有一些文化差异,这一次我太冲动了,很后悔,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J8 E" P4 B+ `' f- G
4 w2 w, R% y: K. d
老太太对我的回答非常满意,但转眼就给我出了一道难题:“你现在打电话给他,问他愿不愿接你出院。”她推给我一部座机,按了免提,骑虎难下,我只好硬着头皮拨了杰克的电话。
: u8 [" _  Q* E# }& Y9 e3 G! J9 V+ B; X  @) ^9 n0 Q+ v
电话里杰克问我在哪儿,我说:“我在一家机构进行面谈,他们希望你过来接我。”
7 z- T; j$ o: A- }) i
: f/ n* v- x) P! c* l他一下警觉起来,问:“机构?你不会是在精神病院吧?”
, V5 G1 w3 ~  I8 |! O# v, {. p  b) C3 N3 ?: X  }  ?+ D4 [$ ?
我咬着牙坦白道:“是的,如果你能来接我,我就可以出院了。那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X. A/ k& E; }( N  F& d2 m( P3 y3 _
( k% `( w, j* _$ z; V+ K“你知道吗?你把我吓到了,我建议你还是在那呆到明天吧,我现在在上班,明天去接你。”他说。我强压住火气,百般撒娇,求他接我回去。
1 F, K. n( T) ?8 I' e2 {1 z. N7 ~; D5 X
可他并不吃这一套,还说:“你应该借此机会学习一下如何控制情绪,明天会去接你,我承诺。”美国人就是这样一根筋,好说歹说,他们还是固执己见。挂了电话,我不甘心地对老太太说:“我可以叫我表姐来接我吗?”9 j. Q1 o; d+ c2 A- a# ~& \& y
. b: B# i- B$ q7 o: u2 D5 a
老太太摇了摇头,说:“我希望你采取解决问题的态度,而不是选择逃避。如果明天他来接你,你就可以出院了。”这实在太不公平了,他不过是我男朋友,又不是我的老公或直系亲属,凭什么由他来决定我离开还是留下。! c. ~" ]- Q$ m% X; Q9 T- F

" F: ?' y9 y- w3 v我正要抗议,老太太先开了口:“我已经尝试对你网开一面了,所有有自杀行为的人都要被监控至少72小时。”听到“至少”两个字,我把抗议的话咽了回去。
1 p8 |$ w) {3 _" R2 z# f
- P3 n7 `3 M: z1 p' {3 Y
  b4 @" b6 B% A& Q! ]9 m; q
3 F; L# M5 n- g1 {0 y工作人员给我找了个卫生间大小的“单人病房”,里面只有一张简易的单人床和一个饮水机,天花板上装着摄像头。1 u3 m5 C6 n- @3 U, y

& n) W7 f) q. o我问他们,上厕所怎么办。保安指着门边一按钮说:“按铃。晚饭以后最好不要喝水,从夜间11点到早上6点不一定有人应答,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说着他扫了一眼饮水机上的纸杯……* o' c, ]4 w2 D0 u  l
6 h9 h! P4 ~# d# \0 D, n. o7 g' v+ H
房里冷气不像急诊室那么夸张,并且我很疲劳,晚上6点吃过外面递进来的晚餐,躺下就睡着了。次日早上7点,外面的人又送来和前夜一样的食物:薄薄的三明治、饼干,和一小盒牛奶。# s/ l, B/ p# s: u' C& \

5 r- I8 J: ~$ i9 U* J3 l$ ~3 J" b早上10点多,最后一位面谈官约谈我,他说话很逗。“我这辈子都不希望再见到你,因为那意味着你将会有很大的麻烦,你也不想进去那里吧。”他指着昨天那名白人男子被带走时经过的铁门说,“我跟杰克确认过了,他中午来接你,我现在先给你办手续。”
; Y0 b  {( [6 N$ e4 w/ Z  s8 `$ V, W+ c# x% R" F7 y
我像小鸡啄米一样频频点头。他拿出一堆文件让我签字,其中一份是要求我五年内不得使用包括枪械在内的攻击性武器,还有一份是要我同意接受社工的监督,社工会不定期打电话给我和我的联系人询问“病情”,联系人也可以向社工报告异常状况。令我难以接受的是,联系人那一栏是杰克的名字。
  S9 s+ J2 _" @$ \/ l$ z8 L
  k- {/ n  W6 F# a$ `) c后来杰克来接我回家,可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不知是怕我质问他为什么报警,还是对我另有看法。这些都不重要了,我拿回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给表姐,让她和姐夫去我家集合。我和杰克住的房子是姐夫的,杰克没有租约、一分钱房租也没交过,这天我就请他卷铺盖走人,没必要跟没人情味的家伙浪费口水。
: Y( ^3 Q# R: V
3 }' N. _+ @9 n0 O  h/ @这段四十八小时的经历让我明白到两件事情。第一,无论如何也不要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又蠢又疼。其次就是,安心找个中国男朋友,两个人吵吵闹闹地过日子,要比所谓“理智冷静”地生闷气强得多。( {6 ?; k. V  B' n' a# ~7 k: ]
$ @$ A& w1 B' W; j; T* Y0 J8 v
一个月后,我收到了医院的账单,4897美金,折合人民币接近33000元。
6 W6 C( V- c2 i
) l0 K0 W2 T/ \$ N" J
& W  j% [" ]: m4 q  n" s- N( }1 v* L8 `, R# s
作者张火麟,现为洛杉矶小白领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做婊子还发贴,你爹妈也是垃圾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5 | 显示全部楼层
very cheaper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6 | 显示全部楼层
Chzay 发表于 2017-10-06 11:02:54. y7 q% d8 n6 [) K& v; O
想做婊子还发贴,你爹妈也是垃圾

: c7 T4 C( P: d2 }% U& s骂他人者素质不会很低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6 | 显示全部楼层
lz上个本人卸妆照吧。只要顺眼pr算啥。local哪有坛子里的富二代官二代有钱和大方。就算没pr 回国当少奶也不比在这强百倍。关键是长的如何?其他都不是问题+ r+ T% A9 I9 R8 g; r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未来有一天出门会街上看见一个男的老外在街边嚎啕大哭,边哭边撕心裂肺的喊:你根本不爱我,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练英语!!!!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配图 phpCTDUgp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推荐一个app软件 Tinder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QCleaning 于 2017-10-13 21:10 编辑
7 T  H& x$ o" j7 l1 @7 O. l) M; K' U6 b+ t! L
想就找吧,一举多得,不过鬼佬文化很难融入啊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CQCleaning 发表于 2017-10-10 20:25, N/ A2 N+ N. X
想尝试鬼佬的丁丁,就说的直白点咯。
7 \  S# z" O$ J
不是所有人都是你想的那么下流好吗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发表于 2017-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renxiaomei 发表于 2017-10-5 22:50
6 I! W8 W% Q7 r/ n; B# ~% nvery cheaper

  \6 q/ U1 Z0 j/ every cheap,谢谢,英语一般就发中文
一个有态度的亿忆网友
留学移民培训类赞助商

时尚服装美容类赞助商


生活服务类赞助商

快递代购类赞助商

其它类赞助商

下载APP

亿忆澳洲

亿忆澳洲

返回顶部

返回板块返回板块

快速评论